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村里有个姑娘

正文 村里有个姑娘第58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元畅的味道在鼻间流转,6元畅的双手在身上抚动,唯一的一丝清明,便是担忧肚子里的孩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阿元,轻些,小心孩儿。”透着情、欲的沙哑声音,自那精致的红唇中流出。

    屋中渐热,娇声响起,屋外的屏儿辗转反侧。如今她大了,或者说老了,女子到了二十尚未成婚,只是极少数,只不过这些年6家太乱,顾小芙没功夫为她操办婚事。

    但早已成熟的身子,在如此动人的声响之中,慢慢起了变化,屏儿有些艰难起身喝水,却看到正房门口有个小小人影。

    屏儿顿时吓了一跳,待得她靠近,更是吓得满脸苍白,那小小人影,正是她的大小姐屏儿赶紧将果儿抱离正屋,问道:“小姐,您不是睡下了么”

    “小兔子坏了,我找阿娘。”果儿抬起小胳膊,将一个针织的小兔子给屏儿看。

    “夫人睡下了,奴婢给您修可好”屏儿也不等果儿是否答应,便抱着果儿回了东厢。

    “屏儿姐姐,阿爹阿娘在做游戏是么”果儿很执着,相当执着。

    屏儿闻言,吓得手一歪,针便刺到了手指上,吮去血滴,屏儿结巴地说道:“是罢。”

    “好玩么”

    “奴婢不知。”

    “那咱们来玩可好”

    一句话,把屏儿轰得五雷轰顶,她艰难地答道:“这个游戏,夫妻才能玩。”

    “原来如此。”果儿终于得到了所谓的答案,抱着小兔子安心睡了。

    正房之内,已经战罢,到底顾小芙身子受不住,6元畅不敢使劲折腾,只浅尝而已。

    顾小芙慵懒地挨在6元畅怀中,说道:“阿元,我打算把北境的产业拓展至京师关中,再慢慢移向南方西部,你到了西境扩军,不必担心粮草辎重。”

    “辛苦了,只是务必要保密。”6元畅点头道,这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放心,我已物色到了适合出面之人。”顾小芙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她打着太平侯夫人的签章,自然不宜出面。

    “如此甚好,回头我给你两份名单,一份是咱们在北境结交的,外头人大约都知晓,另一份则是我进京后经营的人脉,这些人,你若有需要,便去寻他们。”眼下的顾小芙已是商界大亨,6元畅并不担心,这个名单,不过是保底的万全之法。

    两人细细合谋了细节,相拥而睡,很快很快,她们便要再次分开,而这一次,或许会很久。

    第155章 里应外合

    欢乐的日子如流水,无声无息滑过。

    正月二十,镇北军于京师西门集结,带着肃杀的威武之气,跟随他们永胜的大将军,准备踏上保家卫国的征途。

    阳光极其灿烂,6元畅一身戎装,在点将台上,接受正朔帝的虎符。

    “征西大将军,我大周的边疆,拜托你了。”正朔帝镇重地将虎符递到6元畅高举的双手中。

    “末将定当舍生忘死,不负皇上信任”6元畅高声答道。

    “起程罢,一切保重”此时的正朔帝,既有皇帝的威仪,又有亲人的关怀,在民众面前,表现的极为得人心。

    6元畅翻身上马,带着她的百战之师,开赴疆场。

    在拥挤的人群中,6府奴仆簇拥着顾小芙与果儿,静静为6元畅送行。6元畅在行至她们面前之时,没有表现出儿女情长,所要说的,所要做的,前几日都已安置妥当,她走的很安心,因为她的身后,有顾小芙支持着。

    “阿娘,阿爹威武。”果儿在顾小芙耳边轻轻说道。

    顾小芙看着满脸崇拜的闺女,不禁淡笑,玉手捏着果儿的小手,向6元畅挥动,红唇无声地说道:“保重。”

    6元畅轻轻点头,带着对妻女的愧疚,带着无尽的感慨,以及再也不想隐藏的雄心,绝尘而去。

    是的,一直被命运推着向前的她,已经厌倦了这样的被动,这一次,她不再懦弱,不再躲闪,她不想再对人卑躬屈膝,亦不想自己的家人受到生命的威胁,她要挣脱困境,她要活得潇洒自在。

    因着军情紧急,6元畅行军极快,沿途州府全力配合粮草辎重供给,每当镇北军经过城市,城中百姓无不欢迎,在中州,在云湘,在甘州,镇北军的威名极为响亮,而镇北军严谨的军纪则是百姓更为看中的。

    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这些地区的百姓,只知6元畅,不知正朔帝,这是6元畅收复失地,极力安民的显耀功绩,亦是她的资本。在京师,拥立新君的功劳是大伙儿一块儿分的,那么在这些地区,6元畅的军功则无人能及。

    当6元畅过了云州,进入甘州之时,京师内举行了盛大的皇后册封大典,比之过年更为奢华。

    从武威郡王府邸至皇宫,驰道全由红毯铺路,路之两旁,每隔两丈便有一名禁军戒严,每隔五丈便有一盏宫灯。华丽的彩带,一路将民众隔开,可民众在远处,亦是能清晰地看到由三十二名华衣宫人抬着皇后的舆轿,外面由黄金喷制,轿体镶嵌着各色宝石,特别是轿顶那个硕大的夜明珠,散发着淡淡的华光,将周围所有的光彩都压了下去。

    长长的迎亲队伍,走了整整一个时辰才至正阳门下,乐师齐奏祝乐,由王超及几个兄弟一起,将王敏送进正阳门内侧,送到宗亲手中,王敏由宗亲带领,缓缓行至正德大殿。

    正朔帝在大殿门口早已等候多时,见到王敏终是来了,正朔帝走下丹壁,亲自将王敏迎至大殿之内。

    乐曲更换,册封皇后之乐响起,礼部尚,正朔帝亲手为王敏带上皇后的象征,凤冠两人携首,同坐于宝座之上,接受群臣的跪拜。

    正朔帝那丑陋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令得脸上的伤疤更为恐怖。于他而言,娶王敏是为了笼络王家,以此抗衡宋家与6家,就算王敏以前声名狼藉,他都无所谓。

    而王敏,亦是端庄地笑着,而且笑得特别风情。因为她入宫,并不是为了皇后宝座,家族荣耀,所有人都暗示她,三公主已回到后宫,她入宫后,便能与三公主厮守在一起,永不分离。

    如此,同床异梦的两人,结成了这个世上最尊贵的夫妻。

    无尽的礼仪很是累人,但顾小芙一直坚持着,作为高爵位的命妇,作为王敏的表妹,顾小芙无疑是陪伴王敏的最佳人选。顾小芙此次一反常态,不再如往常那般清高,而是尽力帮助王敏周旋于命妇之中,以此缓和与王敏的关系。

    所有的一切,仅是为了6元畅,只是为了6元畅,以及她们这个家。

    而王敏,在经历了如此之多的坎坷以后,终是懂事了。在王超以及武威郡王妃不断地劝说之下,她深深明白来自6家的力量是极为强大的。只有她皇后的宝座稳当,她才能与三公主在宫中长相厮守,而保住皇后宝座,除了需要王家这个强力的后盾,也需要6家这般的军中代表。故而,王敏待顾小芙礼遇有加,对于果儿的赏赐,更是独一份儿。

    华丽的庆宴持续七日,才得以终了,而这时,顾小芙在万分不舍之下,命6五亲自护送果儿回洛溪村,到了此时,顾小芙也明白了6元畅的苦心,果儿身在洛溪村,由老郎中看着,才是最安全的。就算她与6元畅失败了,正朔帝也寻不到果儿头上。

    果儿走的时候,极委屈,平时稳重的小姑娘,此时却哭成了泪人,嘴中一直说着爹娘不要自己。顾小芙的心都碎了,送了再送,直到出城三十里,这才在宋文季等人的劝说下打道回府,而顾小芙一回府中,便病倒了。

    这可愁坏了6二,也愁坏了宋家所有人,所有人都指着顾小芙肚子里的孩子,若是有个万一,谁向6元畅交待

    王敏知晓之后,派太医入住太平侯府,每日悉心照料,直到春暖花开,顾小芙才缓过气来,入宫谢恩,来去几次,到与王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只是王敏一直在宫中暗暗寻找,都未发现三公主的踪影,在一些隐晦之语中,顾小芙得知了这个消息,但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细语宽慰王敏。

    6元畅于三月中旬到得西境重城烈风城,但相比于她行军的急促,进城之后的6元畅并未马上派兵歼敌,而是让将士安心休养,若有敌军来袭,只以弓箭退敌,严禁出城应战。如此回,西夏到是折了好些人马。

    烈风城城墙极为高大,是郭达明当年悉心打造的军事重城,易守难攻。西夏若要进入大周境内,非破烈风城不可。西夏王在得知6元畅的镇北军到后,自知6元畅狡诈,镇北军骁勇,于是增兵十万,令得边境气氛越发的紧张。

    “大将军,我镇北军才四万余,加上此地驻军也不过七万,西夏陈兵近二十万,这仗怕是不好打啊”冯怀打探得军情,对兵力悬殊的现状很是担忧。

    “谁说咱们要与西夏打了,挂免战牌,他二十万大军在边境,粮草辎重供应困难,拖上月,他自各儿便会撤军。”6元畅满不在乎地说道。

    “可皇上连连催促进军破敌,咱们也拖不起啊”冯怀很纠结,他自然明白不能硬碰,可是皇命不可违。

    “将在外,君命不授,不然,咱们解甲,让皇上自己去打呗。”6元畅甩手,命梁保安排好防务,自己到是约见西境贵族喝酒去了。

    要说西境,贵族们早被郭达明撩拨出强烈的反意,只是他们没想到郭达明入了京也会失败,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自打正朔帝登基,西境因着郭达明的关系,日子相当不好过,贵族被朝廷肆意盘剥,就是民众的赋税也比其他地区高上不少。西境有势力的贵族对正朔帝那是恨的牙痒痒,可是他们如今势单力薄,只能忍气吞声。

    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6元畅这个朝廷红人,造反派胜利者,大周最强势的大将军来了,可把西境贵族乐疯了。看看人家北境贵族,跟着6元畅吃香的喝辣的,爵位升了,土地多了,权势大了,他们太眼红了。而6元畅的为人,西境贵族早打听得一清二楚,厚道,仗义,只要跟着她,她就为你挡风遮雨,他们身上造反派的烙印,只需6元畅的一句话便能消除,不跟她跟谁。

    郭达明兵败,归究于6元畅的勇猛,但眼下西境贵族却是不在乎这个旧仇,他们只恨正朔帝,谁让正朔帝登位自动当箭靶子呢。

    6元畅到烈风城之后,除了加紧防务,其他时间都在笼络西境贵族,如此两厢一拍即合,短短两月,6元畅便拉拢了不少人,正所谓蛟龙入海,不翻腾出大浪誓不罢休。

    不过,6元畅不出兵,但也不能得罪了正朔帝。塘报时时呈上,今日小战,歼敌五千,自损三千,小胜,另日小战,歼敌三千,自损一千。这样的塘报不停地传至朝廷,间或要粮要晌,正朔帝一合算,6元畅至烈风城之后,镇北军损了近万余,西夏损兵两三万,算是不错了。正朔帝如何能想到,这些军报皆子虚乌有,西夏因6元畅不出战,已快气疯了。

    不知不觉,京师入夏,顾小芙穿着轻薄罗裙,在廊下看6元畅的家书,脸上时不时泛起甜甜的笑容。

    “吾妻亲启,6知行拜上。京师夏意甚浓,烈火亦是燥热,知行在军中,常念爱妻与幼儿,不知孩儿可还乖巧西境之事已入佳境,上下一体,皆为我号令。吾拓军十万,时时操练,年后可堪大用。妻遣派之使,吾已收纳,此人善经营,已收西境万余亩地,十万大军粮草富余,贤妻勿忧。听闻王超表哥收纳五万精兵,皇上有意收归自用,不知详情如何又闻皇上全国征兵,新兵之数达二十余万,不知详情如何吾在边境之地,常念妻于怀,众人相邀酒宴,吾只饮酒赏曲,未有奴婢相伴,此地以传吾畏妻之风,吾每每听闻,都与有荣焉。。。”

    顾小芙看着看着,便笑着流泪,手轻抚着半圆的肚子,温柔地说道:“阿爹记挂着咱们,她日子过得好不惨呢。”

    “夫人,起风了,咱们进屋罢。”已是妇人的屏儿,因着6元畅不在,破例留在顾小芙身边伺候。

    顾小芙由屏儿扶起身,慢悠悠地进屋,思量着说道:“屏儿,让6二递牌子,我要见皇后。”

    “夫人,您身子重。。。”

    “不必担忧,我身子好着呢,这孩子与他姐姐一般乖,不吵不闹。”顾小芙打断屏儿的劝诫,执意要进宫,6元畅的甜言蜜语她看到了,6元畅所忧之事她更是看到了,皇上手中有多少兵马,她必须查清。

    顾小芙让屏儿点上火,亲自烧了6元畅的家书,虽然她们用密语沟通,可是为了安全,不得不销毁。

    顾小芙一边由屏儿更衣,一边暗自盘算。6元畅眼下凭借的便是手中的精兵,可是由于6元畅消极应战,正朔帝对此已是不满。若正朔帝自己掌兵,那6元畅的优势便荡然无存,而顾小芙最怕的,便是正朔帝调令6元畅回京,遣派他人入西应战,那么她与6元畅先前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795373o845o249522774

    第156章 锦衣夜行

    王敏接到了顾小芙求见的消息,特意安排顾小芙在第二日巳时入宫,单独接见。

    王敏入宫也有几月了,这段日子她过得并不好,虽然正朔帝对待王敏相当不错,将后宫的大权基本都交给了她,时时会去她宫里坐坐,可是于王敏而言,这样似是被圈禁的日子极为难熬,特别是她久寻三公主不得,令得她很是焦燥。

    王敏渐渐意识到,也许三公主并不在宫中,不然以她在宫中的权势人脉,怎会寻不到如此重要之人,而正朔帝平日在后宫之中,也没有奇异的表现。

    毋庸置疑,王敏长得极好看,举手投足间散发的无限风情是顾小芙所不具备的,正朔帝很喜欢王敏,但正朔帝只在王敏宫中住了没几日,便被王敏以子嗣为重委婉地赶了出去。王敏不断挑选贵女充入后宫,将正朔帝推到别人那里。

    这样的做派,前朝大臣很是赞扬,觉得王敏还是有可取之处。正朔帝即将而立之年,膝下空虚,别说是儿子,就是闺女都没一个,王敏此举无疑为自己增加了不少支持力量,可是事与愿违,正朔帝登基即将一年,后宫却是半点消息都没有,所有人都急,没有储君的皇权太不稳定。

    不经意间,正朔帝不能生育的传闻开始在朝廷中流传,宗室蠢蠢欲动,更有方外人士叩门献策,正朔帝一边安抚朝臣,一边却是将方外人士收纳宫中,为其炼丹健体,早日生下皇子。

    看似平静的大周,暗流涌动,端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皇后,太平侯夫人求见。”宫女回禀道。

    “快快请太平侯夫人进来。”王敏有些烦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臣妾叩见皇后。”顾小芙恭敬地行礼。

    “好了好了,大着肚子还顾那些虚礼作甚,屏儿,还不快扶你家夫人起身,赐座。”王敏见顾小芙穿得很正式,觉得无奈之极,她与顾小芙如今关系极好,早言明不必拘礼,可是顾小芙呢,嘴里虚应着,自个儿还是做自个儿的。

    “臣妾谢皇后。”

    王敏待宫女将一应茶点果品上齐,便命人都下去了,连屏儿及自己娘家带来的贴身丫头都没留下来。

    王敏虽掌着中宫,但对外界的消息并不太灵通,正朔帝有意为之之下,王敏只得从自家女眷或顾小芙那里听得一些重要的消息,不过她在正朔帝身边,有些消息亦是外界不能得知的。

    “天气那么热,你身子又重,好好地进宫做甚”王敏嘴上这般说道,但心里却想着怕是外头出了大事,不然顾小芙也不会巴巴跑来。

    “听姨母说,皇后近来心绪不佳,臣妾一个人在家中也是闷得慌,便想着与皇后说说话。”顾小芙并不急着说事,因为王敏比她更急。

    两个妇人,家长里短地说了一些琐事,这才慢慢转到正题上。

    “侯爷前日来家书,说西夏兵强马壮,极不易对付,给皇上上了不少折子请求增兵,但都被皇上驳回,侯爷手里的兵越打越少,怕是再过不久便撑不下去了。”顾小芙含蓄地说道。

    “这事也怪难的,皇上手里哪有兵可调,前日还问我哥哥要兵呢。”王敏叹气道,别看江山是打下来了,可守江山更难。

    “听闻皇上一月前已下诏全国征兵,如今怎会向世子要兵”顾小芙不解地问道,当然她是装的。

    “哎,能征多少,国库空虚,缺粮缺饷,各部都在向皇上哭穷。本宫听皇上说才征了五万兵,一时也不能派去前线,不操练上一年半载,去了就是白白送死。如今本宫正思寻着,裁减宫中用度,替皇上挨过这个难关,待得夏税收上来,才能缓口气。”王敏对顾小芙极信任,也不多隐瞒,眼不眨地便将正朔帝卖了。

    顾小芙闻言,两相一对,便明白6元畅所言非虚,得了王超的五万精兵,再有五万精兵,可不就是十万么,这十万兵万万不能被正朔帝掌控,如若不然,正朔帝便有了底气。

    又闲聊了一会儿,王敏留顾小芙用了午饭,顾小芙便回府了。

    “屏儿,去传6二6五等人进来。”顾小芙回到府中,立即开始行动。

    过了半月,朝堂上发生了一件大事。6元畅塘报到京,镇北军吃了大败仗,究其根源便是兵力不足,被西夏十几万大军所围,若非她指挥得当,镇北军非全军覆灭不可。

    西境兵力不足乃是实情,6元畅吃败仗当罚,但罪不在她。正朔帝有意更换主将,毕竟战事已近四个月,6元畅无法退敌让正朔帝产生厌倦,可是群臣不答应,毕竟如今最能打的便是6元畅,朝中无人能顶替她,一旦6元畅不在,西境怕是守都守不住。

    王超见两厢争论,便请求带兵去烈风城援助6元畅,正朔帝想也没想便驳回了。

    王超深知6元畅的能耐,若非情势紧急,怎会吃大败仗,这一役,塘报所言镇北军损兵近万,受伤无数,6元畅手里的兵眼下能战的不过两万余,不增兵救援怕是支持不了多久。王超重情重意,一再请求,正朔帝气极之下罚王超闭门思过,如此,武威郡王府被打脸了。

    当初正朔帝征兵之后让他练兵,王超欣然答应,因为正朔帝对他说的,便是练得新兵增援西境,眼下虽然新兵未成,但他手中收拢的五万兵马也是能顶事,可缓一时之急。可正朔帝出尔反尔,把直肠子的王超给惹怒了。

    在王超眼中,正朔帝是他们扶上去的,还是自己的妹夫,凭他一个江山还未坐稳的皇帝能有什么震慑力,王超当晚便上折,推了练兵的差事,如此正中正朔帝下怀,收回五万新兵,连王超的五万人马也顺手牵羊拿了过来。

    情势急转而下,武威郡王被正朔帝训斥教子无方,免了朝议,回家待诏,宋定天冷眼旁观,不由悲从中来。宋定天预感到,很快,正朔帝的屠刀将对向宋家。

    就在宋定天勒令宋家子弟谨言慎行之时,顾小芙手下的掌柜们四散于大周各地。一月后,各地夏收。

    今年收成不错,不过因着前几年的天灾,夏收后百姓除了交纳赋税,剩余粮食并不出售,市面上粮价依然居高不下。而就在这种情况下,一股暗中势力大力收购粮食,待得他们将市面上的粮收购一空,谣言便起来了。

    皇粮被劫

    正朔帝指着这批夏税度过难关,在这之前已勒紧裤腰带了,连后宫的用度也着情减少,日子过得相当艰难。各地州府奉圣谕,收到夏粮便往京师运,可是夏粮每每到达中州,便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强盗所劫,正朔帝派遣御史及户部官员下中州调查,居然毫无线索。

    近半皇粮,就这么凭空消失哪样的盗贼有如此大的能耐

    正朔帝练兵,极需粮草,皇粮不足,只得由官府出面购粮,只是当官府下令粮商卖粮之时,却发现粮商手中存粮少得可怜,而百姓听闻这一系列的消息,更是捂紧自家粮食,拒不出售。

    正朔帝花高价购得的粮食,只是杯水车薪。

    6二将所得消息禀告给顾小芙,便垂手而立,等待指示。顾小芙如今肚子又大了好些,不过她丝毫没有孕妇的脆弱,在听闻“好”消息之后,竟笑靥如花。

    “这回你们事情办得不错,不过要注意保密,粮草化整为零,由咱们商行分批秘密运至西境。你与镇北军接头,让他们快速撤离,料想过不了多时,朝廷缓过来便要派兵下来。”顾小芙眼下的神情,到是与6元畅在军中颇为相似,运筹帷幄,端得是自信非常。

    屏儿见自家男人下去办事,便挨着顾小芙小心问道:“夫人,咱们为何不将粮食高价卖与朝廷”

    “此计我也曾想过,这样虽然得利甚多,但线索亦是暴露于人前,如今还不是时候。”在巨利面前,顾小芙忍住了,她必须得忍住。

    皇粮6续运往西境,如此大规模运粮,朝廷不可能毫不之情,但先前6元畅上折催饷,正朔帝无奈之下只得让西境与甘州就地供给,所以朝廷只是认为那是甘州的粮。

    大军无粮,新兵难练,正朔帝在极其郁闷之下,将五万新军打散,分入各地卫所,留在京师的,只有王超的那五万精兵。

    “侯爷,粮到了。”张成兴奋地说道。

    “派心腹运往代山,不许进城。”6元畅镇重吩咐,然后继续写家书。

    如今西境,夏意褪去,秋意泛起,6元畅算着日子,顾小芙快八个月了,再过不久,便要生产,而自己定然不能回京,这之中的愧疚,一日比一日浓。

    相持半年有余,西夏的锐气已被消磨殆尽,不再主动攻城,据探子来报,西夏大军6续撤军,眼下陈列在边境的,只有十万。

    反观镇北军这边,在西境贵族的支持下,镇北军增兵已至十五万,到得明年,二十万大军当是保守之数。

    6元畅想到此,深深吐了一口气,芙娘,很快,我便会携大军回京,到时,再也没有人胆敢威胁咱们</br></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