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妾本庶出 菡笑

正文 妾本庶出 菡笑第77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的位置,她们也只好答应了,还抢着要当赫云曜的侍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赫云曜有点嫌弃地看着她俩,眼睛倒是大大的,皮肤也够白,但是小女孩儿还没张开,胖胖的小脸挤成一团,他嘟囔道:“我不要这么丑的侍卫,我要我弟弟当我侍卫。”

    不当侍卫是可以的,但是被说成比他弟弟还要丑,那可就是奇耻大辱了。明媚和明娇气呼呼地回头一瞧,只见两岁多的赫云纭粉妆玉琢的,眼睛乌溜溜的,确实十分漂亮。明媚和明娇泄了气,只得当成了普通士兵。

    可是分配人手的时候,却又有了新麻烦,女孩儿都想跟赫云曜一边,但匪徒那边不能没有人呐,于是赫云曜充分发挥自己的魅力,表示谁愿意当贼,一会儿开宴后,谁就能与他共坐一桌,于是,终于均匀地分配了人手。

    众女将男将在大将军赫云曜的带领下,与锦儿的长子安佑为首的土匪,展开了形报给主子们听。

    女宾客们都笑得前仰后合,郁心兰愁得不行,曜儿这家伙真不知是跟谁学的,小小年纪就一副花花公子的腔调了,偏又得女孩缘,像这样子下去,只怕将来会被女孩子惯坏掉。

    郁玫要笑不笑地道:“多几个媳妇服侍你不好吗有人帮衬着,也不怕管不好内宅了。”

    居然敢叫我的女儿当妾室,真是岂有此理郁玫咒骂了一句,心里又恨,媚丫头怎么这么没出息,堂堂的郡主,竟自愿当小妾,而且还是抢着当。

    另一位夫人笑着插嘴道:“小孩子就是可爱,不过话说回来,府中的人丁还是单薄了一点,人人都说郡王妃您贤惠,怎么不见您帮郡王爷安排几个通房”

    此人的丈夫素与赫云连城政见不合,所以才敢当众呛声。

    郁心兰云淡风轻地道:“男人在外面不容易,我们在府里就是要好好操持中馈,相夫教子,这样才能让家宅安宁。至于如果才叫安宁,那就是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了。我之美味、彼之砒霜,并非夫人做得好的地方,我家王爷便会欣赏。”

    自己做的事,要个外男欣赏,也算是一个巴掌扇在了脸上,那位夫人不由得讪讪的,却又不甘,还想拿女诫之类的堵一堵郁心兰。郁心兰却又笑道:“夫人若是想为自家老爷寻几个美貌的通房,一会儿我跟王爷说道一声便是。”

    京城里谁都知道,许多官员给赫云连城送过美貌的姬妾,他虽是收下,却转手便又送人了。跟赫云连城说一声,那她家老爷以后就有享不完的美人福了。那位夫人心里一颤,终于安静了。

    珍馐美味,靓丽歌舞,宴会一直持续着,宾客们兴致高昂,唐羽却是在看见明子期笑容满面地来给表嫂请安后,就一直郁郁寡欢。

    她拣了一条小径,往没点灯笼的黑处走去,走至一处凉亭那儿,正听到明子恒与人把酒言欢。已经撞上了,唐羽自是要上千行个礼。明子恒见是她,便笑道:“弟妹是来寻十四弟的吗我见他抱着曜儿和悦儿去南边玩了。”

    别人的孩子抱得这么起劲,却一点也不愿自己为他生孩子。唐羽的心中顿时就溢出苦水,眼眶儿便红了。明子期见状不妙,手一挥,那名知客便退出了凉亭。他轻柔地问:“弟妹有什么委屈,只管跟我说,你是宁儿的妹妹,子期又是我的弟弟,若是他有做得不对之处,我便去骂他。”

    很多话,唐羽是压抑得太久了,原想对大姐说,可是往往只开了个头,就被唐宁给呵斥住,现下姐夫愿听她说,她便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将自己怎么怀疑王爷中意郁心兰,怎么对自己看着温柔,实则冷淡的种种,都宣泄了出来。

    说完她才想到,好像姐夫也是喜欢郁心兰的,她是不是找错了倾诉对象

    明子恒却是由头至尾认真地听,听完后还当和事老劝道:“子期玩心重,心兰弟妹也是个爱玩的,或许,他们只是玩得来而已。”

    唐羽咬着唇不说话,明子恒又继续道:“这样吧,你若是怀疑,就想办法让他俩单独在一间屋内呆上一阵子,就能看出来了。”

    唐羽一怔:“这不好吧”

    明子恒展了展宽袖,轻轻一笑:“我不过是这么一说,你可别当真,虽然连城很信任子期,可男人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妻子,与旁的男人独处一室的。”

    说完,他便潇洒地走了。

    身影一没入黑暗处,明骏便迎了出来,轻笑道:“王爷终于拿定主意了。您放心,别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明子恒点了点头,随即又轻叹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叹息什么。自几日前传来父皇母后都重病的消息,谋士们便同他说,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是的,他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了。行宫离京城有二十日左右的路程,他一直派了人在行宫打探,知道父皇和母后重病的消息是真的。若是他能借此时机铲除了十四弟,将朝政牢牢抓在手里,那么即使没有册立太子的诏书,也没有关系了。到那时,自有人恭请他登基,尊远在行宫的父皇为太上皇。

    要铲除十四弟,并不一定要他死,只要让他身败名裂即可。

    而郁心兰就是根最好的引线。

    只要唐羽将子期和郁心兰二人引到一处,他自有办法让子期中上媚药,强行要了郁心兰。这一幕再让连城撞见,连城一定会疯狂的吧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知道看似极度冷静的连城,其实有着非常冲动的一面。

    自己在意的人和事受到了伤害,连城是非常非常冲动的。这一点,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领教过了。

    虽然唐羽没有答应,可是他看清了她的眼神,他知道唐羽一定会尽力安排的。

    只不过,这样的话,郁心兰会不会被连城给杀了明子恒胸口一滞,两手在宽袖中紧握成拳。他曾经梦到过郁心兰成了他的妃子,他知道,只有郁心兰那样聪慧又敏锐的女子,才配站在帝王的身边,与他一同指点江山,帮他管好后宫,让他安心无忧。

    甚至在大白天的时候,他也曾这样幻想过:若他登基称帝,干脆寻个机会强抢了郁心兰,封她为贵妃,替唐宁管理后宫。只要给她换个身份,不让她出现在世人面前,谁会知道他的后宫之中的贵妃娘娘,到底是什么人

    只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郁心兰却只怕会芳魂消散了。

    明骏凑近一点,小声问道:“应该没问题吧”

    其实,就算今日的计谋不成功,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将他二人叫到一起的,是唐羽,而不是他,被人发觉了,也是唐羽的事。

    明子恒看着天边的高月,黯然了片刻,遂又抬步往外走:“大庆国太子今日喝高了吧。”

    再说那厢,唐羽听了明子恒的话后,却是眼前一亮,对啊,哪个男人会容忍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独处一室这样一来能看出王爷是否对郁心兰有心,二来,也可以让赫云连城猜忌上郁心兰,最好是打上郁心兰几板子,打死了更好。

    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唐羽拿定了主意,步履欢快地回到宴席间。正想先寻着丫头将贤王爷请到这边来,却听得席中众人议论道:“大庆国太子殿下在诚郡王府小住,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啊。”

    唐羽忙问是怎么回事,便有相熟的夫人告诉她:“太子殿下见诚郡王府美轮美奂,便想在这小住几日,诚郡王爷自是应允,还请了几位相陪,你家王爷和你也会在此小住几日。”

    唐羽听得此话,心中一动,眸光闪了几闪。

    作为主人的郁心兰和赫云连城忙个不停,宴会即将结束之前,总算是寻着了一个机会,到正房里商量如何安置这些尊贵的客人。

    佟孝当了几年的外院总管之后,行事愈发有章法,当下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风荷觉得十分合适,便道:“那你立即着人去安排吧,今晚客人们便会留下了。”

    佟孝领命离去,赫云连城看向郁心兰,握着她的小手道:“累不累今日辛苦你了。”

    郁心兰轻轻一笑:“比王爷处理朝政还是轻松多了。”

    居然敢打趣他,赫云连城作势要捏她的小鼻子,郁心兰咯咯笑着往旁边一躲,却被赫云连城牢牢困在怀里,用力亲了好几下。

    笑闹完了,郁心兰便说正经事:“今日大姐姐没来,说是身体不适。”

    “我知道,骏姐夫也跟我说了。改明儿有空,你带些礼品去探望大姐吧。”

    郁心兰道:“这个我自是知道的,我是想说,这事儿有些怪。”

    赫云连城挑了挑眉道:“怎么怪”

    郁心兰慢慢说与他听:“大姐姐前几日还天天到府中来,帮我看采买单子,安排各处的人手,唯恐宴会没办好,你我受罚事小,丢了国体事大。今日怎的突然就病了之前一点儿风声都没听过的。骏姐夫又说只是小风寒,大姐比我还着紧这个宴会,若只是小风寒,必定会来帮衬我的。”

    听她这般一说,到好像真是有什么事了。

    赫云连城蹙眉道:“这样吧,你速备一份礼品,我立即派人去平王府问一问,就说是来探病的。另外,府中的侍卫也要问一问,看今日的宾客中,有谁的举止古怪。”

    郁心兰点了点头道:“好啊,啊,还有,大庆国太子怎么忽然想在咱们府中小住了”

    赫云连城蹙了蹙眉道:“他今日喝高了,便随口说出来,我总不能拒绝。”

    友邦的太子想来府中小住,说起来是荣幸,但也怕旁人猜忌,说他与大庆国太子密谋什么,所以他才立时也请了仁王、贤王、庄郡王等几位王爷陪着住几日,免得不小心弄出个通敌叛国之类的麻烦事出来。

    郁心兰寻思着:“那个大庆国太子,可不像是不通人情世故的人,住在咱们王府中,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麻烦,他必定清楚,却还要这样做,会不会是受了谁的鼓动”

    赫云连城挑眉问道:“你觉得会是谁”

    郁心兰一想就想到了郁琳,明华公主应当不会帮着大庆国人来害连城吧,可是郁琳就难说了,那丫头脑子不是太灵光,为了帮自己三姐,或许什么事都会干:“或许,是仁王不甘心失去继承的资格,想来个一箭双雕什么的方才请仁王陪住,他是怎么说的”

    赫云连城想了想道:“迟疑了一下,才应的。”

    郁心兰拊掌:“那就是了,多派些人监视着仁王住的院子。”

    赫云连城点了点头,刮了她的小鼻子一下:“你真是可惜了,若是个男人”

    郁心兰笑话他:“若我是个男人,你就是断袖了。”

    两人说完了话,又回到宴会之中。

    直到戌时正,宴会才结束,宾客散去,大庆国太子和几位王爷,被分别安排到了几处单独的院里。

    唐羽在正厅里候着明子期,见他摇摇晃晃地进来,忙上前扶住他的胳膊,轻声道:“王爷,臣妾扶您进去休息。”

    明子期忙站稳身子,笑道:“我吃得肚子撑住了,想去园子里散散步,消消食。”

    唐羽只得勉强笑道:“好的,白天王爷没怎么进园子,恐是不知有多美丽。听松阁,观雨阁都是”话未说完,一旁的小丫头拼命打眼色,唐羽便笑了笑,停了嘴。

    明子期无可无不可地笑笑,关心道:“时辰不早,你先歇着吧,不必等我了。”说完背负双手往外走。

    耳朵里听到那个小丫头小声跟唐羽道:“主子,郡王妃就在观雨阁呢,您怎么告诉王爷那里风景好呀。”

    明子期一怔,随即加快了脚步。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唐羽咬牙问道:“是不是都安排好了”

    小丫头忙道:“是的,已经着人去请了诚郡王妃,她必定会去的。”

    此时,郁心兰正看着眼前来传话的人,轻笑道:“好了,我知道了,我换身衣裳就去,你下去吧。”使了个眼色给千雪,千雪忙拿了个荷包,塞进那个丫头的手里。

    待那个丫头走后,郁心兰摇头失笑,这个唐羽,一点脑子也没有,以为说得这么低声下气,说什么请教观雨阁的设计,自己就一定会巴巴地跑去跟她讲解吗虽然这几年来,与她的关系并不算僵,却也不好,深夜里突然来邀请,我哪可能一点疑心都不起的。

    她想了想道:“让贺尘去吧,换女装去,拿套我不要的衣裳给他。黄奇去前院禀报王爷一声。”

    见千雪等人神色古怪地看着自己,郁心兰正色道:“贺尘前几天跟人感叹说没有儿子不好向父母交待,让紫菱伤心了,让他男扮女装去,当是给紫菱出出气。”

    您确定您不是自己想看好戏

    千雪等人的脸上写满了不信。

    千荷忙着下去传话,不一会儿,连城便使黄奇来回话道,已经查到一点小事了,要她不用担心,他已经应对之策。

    因大庆国太子殿下兴致不减,仁王、庄郡王和连城,不得不坐陪,一同在天井里的石桌上坐下闲聊,只有明子期以醉酒为借口,先行离去。正谈到高兴处,庄郡王的贴身太监小意儿地打了个千,“杂家要盘整一下”

    庄郡王觉得丢脸,斥道:“去去去。”

    大庆国太子笑道:“一点小事,何必动怒,不如我们来个夜间射箭比赛吧。三箭一比,输的就喝一坛酒。”

    玥国和大庆国都是尚武的国度,在座的又都是男人,自不可能不应战,连城当即引人来到后院的广场之中,使人多烧几支火把,多点几盏灯笼,架起了箭靶,众人加上随行的侍卫,便在广场之中开始赛箭术。

    赫云连城等人都专心射箭,只有那大庆国的太子殿下,左走几步、右走几步,好似在从各个方向看众人射箭的手法,其实一双眼睛时不时地瞄一下四周。

    到了月下中天,不少人都喝得醉了,可赫云连城却一滴酒都没沾,自始至终,都是他赢。

    太子不得不佩服地笑道:“赫云兄真乃高人也。”

    赫云连城抱拳拱手道:“殿下谬赞。”

    虽然明日休沐,但是时辰已然不早,大庆国太子也尽了兴,众人便各自散去。

    赫云连城大步往正屋而去,刚走出没几步,便有一名侍卫装扮的人上前来,附耳低语几句,忽见赫云连城神色大变,身侧的大手紧握成拳,腾地一下便冲了出去。

    明子恒走在后面,见到此情形,眸光一闪,上前同步问道:“府中出了何事可要我帮忙”

    赫云连城连话都来不及回答,身影就淹没在夜色之中。

    明子恒之前就已经收到贴身太监带回的消息,说道唐羽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也立即调动了自己收买的人手,务必要一举成功。

    现在,成功应当就在眼前了吧,连城若是冲动之下杀了十四弟,他就没有对手了,若是没冲动到这个地步,子期的名声也毁了。虽然连城可能还会在,但一个头上戴了绿帽子的男人,大抵是不好意思继续为官的,这个障碍也就没了。

    可是,郁心兰呢明子恒忽然被这三个字给击了一下,怔了一怔,那个妩媚到了骨头里的郁心兰怎么办若若她没有死,他就不嫌她失过身,收在身边吧。

    贴身太监见王爷愣愣的不知在想些什么,忙轻咳了一声:“王爷,您要跟去看看吗”

    明子恒这才回过神来,忙提醒自己,我是要办大事的人,不能这样儿女情长。总之,郁心兰若未死,若她被连城休弃,他就好心收了她,一定一定宠着她。若是她那他也只能在心底里怀念她,永远怀念。

    想到此处,明子恒深吸一口气,把那似乎要永远见不到郁心兰的痛楚压下去,飞身去追赫云连城。

    追到观雨阁的时候,只听得里面传出一阵尖叫和喧哗声。

    明子恒的眸光一闪,忙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冲了进去:“怎么了,怎么了”

    一进观雨阁的偏厅,只见郁心兰裹着一大块布幔,坐在矮榻上,掩着面痛声哭泣,而明子期身上缠着一大块布,仰面倒在郁心兰身旁的血泊之中,脚上没有鞋子,身上的衣裳也是乱的,显然布单下的更乱。而赫云连城却是睁大一双星目,眨也不眨地瞪着郁心兰,那神情,似乎要将她吞下肚去。

    明子恒眸光一缩,真的杀了

    当想象中的成功就在眼前之时,明子恒却有了一丝不确定,不,应该说是非常不确定。这会是真的吗连城真的会冲动得连子期都杀吗

    他快步走到榻边,伸手去掀子期身上的布幔,可是布幔太大,又裹了几层,一时无法掀下来,一旁的贺尘急道:“请王爷住手。”

    这时,明子恒正好看到一点明子期胸前的衣服,是盖上去的,也就是说,明子期是没穿衣的。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眸光闪动,转头问赫云连城道:“连城,这是怎么回事”

    他这句话像是解定咒一般,一直傻在墙角的唐羽忽地就冲动了,就暴怒了,直扑上去撕咬赫云连城:“是他,姐夫,是他杀了王爷,他杀了王爷,我亲眼看到的,我看到了”

    赫云连城手一抖,唐羽就被甩得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却仍是哭。

    赫云连城如凶神一般瞪着唐羽,咬牙切齿道:“你既然早就来了,为何不阻止为何”

    唐羽顿时就呆住了,她为何不阻止,她想的,她恨的,可她怕,怕她出面阻止之后,就让人知道了王爷与郁心兰有染,那么,赫云连城肯定会休妻,而王爷,必定会纳了郁心兰。就算郁心兰没名没分的跟着王爷,她也再不可能被王爷看上一眼。

    所以她怕了,只想着恨,只想着他们能早点结束,不让人发觉。

    哪知道,赫云连城就这样提着剑旋风一般地冲了进去,随即她就听到王爷的惨叫声,和郁心兰的惊叫声

    唐羽又抬起头来,扑到明子恒的脚边,抓住明子恒的袍角道:“王爷,我愿意作证,我要诚郡王爷赔命”

    听了唐羽的供词,明子恒的一颗心才真正落了肚,失望又痛苦地看向赫云连城:“连城,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他用手指着十四弟道:“你怎么能杀了十四弟你不知道杀人是要赔命的吗”

    赫云连城似乎终于醒过神来了,喃喃地道:“不对,这是个圈套,是个圈套”

    明子恒的眸光一闪,冷声道:“是不是圈套,我会查清的,你先去天牢里呆着吧。”说罢手一挥,自有几名侍卫上前两步,押了赫云连城出去。

    “不不”郁心兰凌厉地哭叫起来。

    明子恒虚扶了她一把,柔声安慰道:“兰儿,你别担心,若你不曾参与谋杀贤王,本王自会给你一个公道。”

    连称呼都变了吗

    郁心兰呆呆的,任由他指挥王府的丫头们将自己带回屋休息。

    次日清晨,明子恒便来到正堂里,要见郁心兰。

    郁心兰挽了一个极简单的双交髻,只插了一只白玉簪子,却更衬得白肤赛雪,乌发如云。明子恒欣赏地看着她,一步一个风情地缓缓走近,示意她坐下后,才温言道:“我近日来,便是问你,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郁心兰脸儿一红,看得明子恒的眸光一暗。几番扭捏之下,她才吐出了真言,明子恒遗憾地道:“可惜了,连城本是国家栋梁啊。”又温言安慰道:“你放心,此事与你无关,我会同主审的大人说清楚的,只是,可能要委屈你几日。”

    郁心兰却忽地抬起头来,一字一顿地道:“此事与小女子无关,可是,与王爷有没有关系呢昨日我有人看到王爷与唐羽二人在四风亭密谈,谈些什么呢我是不是应该问一问唐羽”

    她在威胁我明子恒的眸光瞬间暗了:“你是嫌犯之一,你有什么资格问话”

    郁心兰却轻笑:“可是,我昨日却问了呢,而且贤王的样子,并不像是喝醉了,反倒像是中了什么壮阳之药,只要请来吴为一验必知。王爷,您百密一疏呢。”她的笑容忽地一敛,紧张地站了起来:“啊,我忘了,您那有种药,过得一段时间,就会验查不出来了。”

    此时既已说开,明子恒也懒怠瞒她了,反正她很聪明,只要有一点线索,总会猜得到,于是便许以利诱:“跟着连城有什么好他不过是个身份不明的王爷,哪一天皇帝想削爵就削爵。反正事已至此,你为何不就此跟了我”

    “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记得以前连城很排斥在没有雪冤之前就成亲,可是与你成亲后,却总是同我说你如何如何,虽然没有夸你可爱,没有夸你灵动,可是那眼神却是难得一见的温柔,那时我就对你十分好奇,我想知道你除了美貌之外,还有哪些优点,可以这样吸引他。”

    “还真是被我给找到了,你真的很聪明,我几次示弱,想,简直就是不识抬举

    他冷笑一声道:“兄弟你知不知道父皇小时候有多喜欢他伴读都是皇子自己来挑,别的皇子都是如此,待到我挑选的时候,他却高高在上地对父皇说,我要跟子恒一起读书,此后,我就成了他的伴读。这件事,一直就被我视为奇耻大辱”

    “所以,你从来就没有拿我当过兄弟”

    赫云连城的声音突然从屋外传了进来,明子恒一怔,还未及反应,赫云连城已经进到屋内,迅速将兰儿揽入自己怀中,保护起来。他看向明子恒道:“原来你竟是这样认为的。”

    明子恒关注的却是另一件事情:“你怎么出来的”

    建安帝威严的声音传了进来:“是朕放他出来的。”

    明子恒顿时便慌了,难道,是他中计了确切地说,别人将计就计,让他中计了那么,明子期也一定没有死可恨

    建安帝在几名剑龙卫的保护之下,昂首阔步走了进来,在主位上坐好后,一拍掌,只见江南押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也不用明子恒发问,江南便笑嘻嘻地一揖到地:“给王爷请安。王爷安好微臣是奉了皇上之命接近王爷的,为的就是查这个人,嘻嘻,王爷您一定是认识他的。”

    郁心兰虽然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却不知还有这么一茬,忙看过去,只见那人唇红齿白,生得十分俊俏,看着也很面熟。她以前是人事科的,识人算是十分厉害了,可这人却是不能肯定,像某人,却又不完全一样,脸形和眼睛不同,她试探地道:“红渠”

    那人抬眸看了她一眼,江南立即拍掌道:“弟妹真是聪明,的确是红渠,不过以前,他都是化了妆的。”

    真是谨亲王世子豢养的那个男宠红渠。

    江南偷瞄一眼皇上,见皇上神色淡淡,便笑嘻嘻地解释道:“此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还曾经是御林军都督,官职不小呢,当年童普制的那些个爆破的药粉,就是此人放行,才搬入秋山的。”

    明子恒的脸色已经苍白一片,哆嗦着向皇上跪下:“父皇,儿臣不认识此人,不知是谁要陷害儿臣”

    江南叹了口气,不言语了。到了这个地步还不承认,不会是想试试刑具的滋味是什么吧

    赫云连城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是否是诬陷,皇上自会查明,还请王爷到天牢之中委屈几日吧。”

    昨晚的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郁心兰暗暗咋舌,原来连城也挺小心眼的嘛。

    建安帝似乎是累了,摆了摆手,站起身来,朝赫云连城道:“你府中的事,你快些料理好,到宫中来回话。”说罢大步走了出去,江南和剑龙卫们押着满面惊惶,却又满眼怨毒的明子恒走了。

    郁心兰和赫云连城蹲身恭送御驾。

    待人都走远了之后,郁心兰不满地轻哼一声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赫云连城无奈地笑道:“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十年前的秋山之案,以及安亲王的谋乱案,都有一些小疑点无法解释,皇上其实一直都没放弃调查,这些,我都是不知道的。像江南,是皇上派到明子恒身边的,而子期和子信的身边,他都派了人,只不过,只在子恒的身边找到了红渠。别的,还得等审完了子恒,才会知道。”

    过得两日,明子期就带回了审讯得来的确切消息。

    原来,那个红渠,若干年前是安亲王手下的人,在御林军中任高职,谋划了秋山一案,只不过,当时搬运药粉后,却被明子恒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正巧那日长公主身体不适,连城守着照顾母亲,他便一人顺着线索查下去,发现了那个惊天内幕。

    他当时就决定将计就计,想趁机除掉几个兄弟,一人独大。他连夜去踩了地形,早就预演好“跌”下山崖的路线,必定能挂在一株极小的崖树之上,成为唯一活着的皇子。可是没曾想,赫云连城竟会不顾自身安危地来救他,无论他怎么说“放开我,你自己逃生去吧”,连城都不曾放开他的手,任山石在自己的俊脸上划下丑陋的伤痕,生生地将他救了出来,却也将他带入了父皇的猜忌之中。

    之后,安亲王怕事情败露,要杀了所有知情人灭口,他却悄悄地将红渠救了下来,送给喜好男风的欢世子。

    对赫云连城,明子恒自幼就有一种近乎于恨的嫉妒。因为他二人只相差了三个月,可是皇上对他的关怀,远不及对连城的,就像他说的那样,连城想与他一起读书,成了他的伴读,他却认为是连城挑了自己当伴读,失了皇子的尊严。

    明子期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九哥怎么会这么想。而且,那晚的事,不过是他的一计罢了,他还有后招,若是被我察觉了,要对他不利的话,他就在行宫刺杀父皇,再假传圣旨,先夺了皇位再说。”

    明子恒可能以为,坐上了龙椅,群臣们就会归附了,却不知道,若他的龙椅还未坐稳,就被人拆穿了,可是会被掀下来的。

    郁心兰摇头叹息了一声,又问连城道:“那皇上说的,我们府中的事,是什么事”

    明子期抿唇一笑:“这事儿跟大庆国的太子殿下有关。”

    这位太子殿下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得了玥国的助力成功击败诸位皇子当上太子之后,便开始琢磨着怎么再到玥国来捞好处。听说玥国皇帝病重,两位王爷执政之后,忙忙地带着两名玥国的妃子赶来。

    他之所以要求到诚郡王府小住,是因为他要放一点东西,到连城的书房内,这个东西,会让人认为连城是里通外国的卖国贼,为了不宣扬出去,就只能与他合作了。

    因为他也看得非常清楚,这两位执政的王爷手中都没有兵权,只要连城支持谁,谁的希望就大。所以他要先拿下连城,再分别与两位王爷谈交易。

    这样险恶的用心,建安帝自是不会容他,只是他是别国的太子,杀不得,只能将他逐出境。

    只不过,帮着大庆国太子来行事的仁王和仁王妃郁玫,却倒了大霉。明子期道:“已经将仁王府抄了,加上上回与王丞相合谋一事,父皇打算赐酒。”

    这个酒,肯定不是美酒了。

    听到这样的话,郁心兰不由得叹息道:“他们怎么一个个都想不明白呢,帮着外国人来害自己人,不就是叛国吗若是被百姓们知道,谁会容忍这样的皇帝”

    明子期看着她道:“若是人人都像表嫂这样明事理就好了。”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垂下眼眸。

    郁心兰也不好接话,那晚的事唐羽特参与了,虽然唐羽并不知情,但有了这样的举动,也只有被休一途了。

    明子期又坐了坐,便告辞回府了。郁心兰问赫云连城道:“现在只有他一个成年的皇子,皇上难道还不打算立储吗”

    赫云连城道:“立听说诏书明日就会下来了。所以今日子期的心情不佳,你没发现吗”

    郁心兰忙道:“我只关心你的心情好不好。”

    赫云连城亲昵地一笑,刮了刮她的小鼻子道:“小马屁精。”

    郁心兰撅起小嘴:“我不拍你马屁不行啊,你整天说我聪明,其实你自己什么事儿都已经理好了,根本不用我多事的。”

    赫云连城轻咳了一声,有些事的确是他早就在关注了,有些事,也确实是在她提醒之下才注意的。只不过,为了保持自己的高大形象,他决定不告诉她。

    转了话题,赫云连城叮嘱道:“明骏也落狱了,你有空去安慰一下大姐吧。”

    郁心兰忙点头应下,亲自提了礼品去看望赫云彤。哪知赫云彤分外想得开:“我早劝过他,若是不听,必会有今天。没什么,我自己能将孩子带大,会教他们如何做人,他们还有祖父祖母,不会少了亲情。”

    回到王府,定远侯和长公主也来了,坐在正堂里逗几个小家伙们玩。极难得的,这回侯爷抱着小悦儿不松手,一个劲地夸她乖巧可爱。

    长公主笑道:“柔儿连生了两个儿子,都皮得要命,现在侯爷喜欢孙女了。”说着殷切地看向郁心兰:“纭儿也有两岁了,可以自己走路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再生一个孙女给我们抱抱啊。”

    郁心兰小脸一白,连忙摆手,赫云连城却抢在她之前笑道:“请父亲和母亲放心,我们一定会多生几个孙儿,让他们承欢膝下的。”

    定远侯和长公主大乐,“这样才对嘛。”

    郁心兰欲哭无泪啊,我不要做生产工具行不行呐

    赫云连城悄声耳语:“不会呐,只是哄哄父母亲,我保证顺其自然,不会逼你的。”

    这还差不多。

    郁心兰娇羞地回望了丈夫一眼,轻声道:“人都道百年修得共枕眠,能嫁给你这么体贴的丈夫,我前世定然是在佛前求了五百年的。”

    赫云连城抿唇笑道:“我求了一千年。”

    完

    本作品由非凡论坛 “非凡手打团”整理收藏

    更多好书敬请登6:</br></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