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怜怜 狂野的夜

正文 第七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不管是阳光普照的天气

    还是绵绵细雨的时节

    对你的思念 都泛滥得无边无际

    第七章

    蓝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司徒单爱怜的眼神。

    她想到他们刚才在浴室里的欢爱

    好羞人喔居然在浴室里蓝岚越来越为自己的大胆感到惊讶。

    累了吗司徒单温柔地问。

    蓝岚不语,娇羞地拍下司徒单一下,满脸通红。

    还是要再来一次司徒单看她如此娇羞,忍不住就想逗弄她。

    讨厌蓝岚把头别过去,假装没听到。

    真的很讨厌司徒单恶作剧地伸手搔蓝岚的痒。

    哈哈蓝岚忍不住笑了起来,整个人因为抵挡不住司徒单的呵痒而扭来扭去,最后且接扑到司徒单的怀里。

    不一会儿,两人就扭成一团,互相呵对方的痒,狂笑到不行。

    你好坏蓝岚扑向司徒单,完全忘了两人日前是浑身赤裸的状态

    别躲你躲不掉的

    啊──讨厌

    哈

    两人兴高采烈地玩了好一会儿,突然司徒单安静了下来。

    怎么了蓝岚关心地凑上去问。

    没什么。司徒单笑着摇头,眼睛却一直盯着蓝岚。你好美。

    蓝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怎么啦司徒单柔情似水地问。

    蓝岚摇摇头,你突然夸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响应了。

    那你就该吻我一下。趁机吃豆腐,司徒单笑得可乐了。

    你娇嗔的话语未落,蓝岚已经被吻住了。

    蓝岚张口想抗议,他灵动的舌趁势钻入她的口,缠绵而猛烈地翻搅她的香舌。

    对这未曾预期的吻,蓝岚故意扭动身子,试图夺回主控权。

    依恋着她的柔美、娇软,司徒单无法克制自己,用手按住她挣扎的双手,采撷着佳人唇瓣的甜蜜,绵密而狂烈地噬吻着她

    他充满魔力的手指同时轻巧地爱抚两只白嫩的雪峰,令她全身轻颤不已。

    啊啊蓝岚婉缚娇啼,满脸潮红地扭动身体,但只是更加深男人对她的钳制。

    见到蓝岚意乱情迷、沉溺于情欲的模样,司徒单两手继而捧高她两只丰盈,修长的手指夹住尖,不停揉捏、压挤,直到那粉红色的花蕾变凸变硬。

    唔她再次逸出连自已也没察觉的低吟声。

    男人的手指探向佳人敏感的花核,用力捏揉。见手中的花蕾迅速充血,他越发满意地搓揉,让蓝岚躲避不了,只能承受异样的快感,直达激情的顶端。

    嗯她不由自主地摆款腰肢。

    很好,就是这样。他指尖加重力道,诱引她的花径收缩、再收缩

    一阵强过一阵的快感不断侵蚀蓝岚的四肢百骸,她只有不断发出喘息,藉以抒发心中的激动。啊

    你可以再喊大声一点,我爱听。他嘴边挂着邪佞的微笑。

    人家快受不了了她不断地尖叫,晶莹的泪水也缓缓落下。

    是吗他以着快慢不等的抽频率侵蚀她的敏感地带,但就是不填满她体内的虚空。他要她全面投降

    得不到满足的失落感焚烧着她的理智,蓝岚本能地弓起身体,呜咽地响应,再快一点

    哪里要再快一点男人的手像是带着电流似的,引发她体内阵阵不由自己的麻痒,他的狂野与放纵无声地引诱着她。

    他的手毫不迟疑地玩弄她的花,修长的手指蛮横地挑逗着如蜜的花瓣,或松或紧、或搔或掐

    唔又是一声无法抑止的羞人喘息。

    在男人技巧高超的手指拨弄下,蓝岚体内的每一神经都疯狂呐喊着解放的需求。

    她被深深埋入的手指顶了高下身,两腿大张地跨在男人肩胛,脚趾蜷缩,吟哦声不断,彷佛在欢迎男人的进犯。

    啊体内一阵骚动燥热,她觉得浑身充满了莫名的火热。

    还要更多吗他恶意地再加入一指,两指并进地掏弄着,贪看她泛着水泽的花瓣。

    好喜欢蓝岚全身气力尽失,此刻她所有的感官全集中在那来回戳弄的手指上。

    腿间密蕊荡她绽放,随着男人每一次撤出,紧紧吸附他的手指,柔软缠绕着,无言的诉说着本能不舍的需求。

    那说不出的虚空啊赶快满足她吧

    喜欢我这样对你吧他手指狎玩着地敏感的嫩芽,充满霸气地对待,蓄意在佳人体内留下无法抹灭的记忆。

    啊啊一声声艳丽娇吟逸出唇边。置身在强烈的快感中,她的身躯本能地往后仰。

    司徒单身子突然用力一挺,趁着蓝岚还在享受高潮的快感时,膨胀多时的刃毫不留情地入她湿润的口,鲁地贯穿她炙热的胴体,硕大的火热没入她亟待开发的禁地,长驱直入她温暧的蜜道,直抵炙热柔软的最深处。

    啊更大的快感迅速传遍蓝岚的身躯,她忍不住失声尖叫。

    看到蓝岚如此兴奋,司徒单一向自傲的自制力完全溃散,开始卖力地冲刺,感觉佳人狭窄的甬道收拢紧缩,燃烧的摩擦令他亟欲爆炸,他只有咬住牙,将挺入抽出的动作持久、持续且稳定。

    求求你,别别别停永无上境的高热折磨着蓝岚的神经,她语音破碎的哀求,没料到配合体的撞击与爱的交融,竟然显得如此荡、狂野。

    你这么紧、这么舒服,我怎么舍得停呢看到情人陶醉的小脸,他更加狂野地占有她,一次比一次更猛烈,让她尝到极乐的感觉。

    他像一头野兽,在她体内不断抽动,并不时触动她体内的小核。

    哦蓝岚感到体内升起一股莫名的欢偷,让她逐渐陷入不可自拔的情欲。

    感受到佳人如此热清的反应,司徒单无法抑止自己的欲望,随着蓝岚腰部的摆动,将他的欲望冲入她体内的更深处。

    啊禁不起男人再三的冲刺,蓝岚放声嘶叫。

    司徒单听闻,更加感到兴奋刺激,让本能领着他不断驰骋,进出她的小,让她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两人在漫无边际的欲海里翻滚,急遽的喘息声和放纵清欲的呐喊迥荡,在每一次交合中,将彼此都带到欢偷的巅峰──

    我不管我就是任啦蓝岚火气很大地吼着。

    电话那端不知道讲了什么,只听蓝岚火气更大地回嘴,我已经决定了,你少啰唆

    接着,就是摔电话的声音。

    司徒单静静地在一旁听着,其实已经满习惯蓝岚发脾气的样子了。

    只是他的宝贝蓝岚似乎忘了他们正在餐厅里用餐。

    他不想和她在家里用餐的,结果蓝岚太诱人,他光顾着吃她,不小心把菜烧焦了,只得出来吃馆子。

    蓝岚这么一吼,全餐厅的人都看向他们的方向。

    怎么了司徒单关切地问。

    蓝岚也发现自己的失熊,尴尬地低声说:是经纪人啦他要我这礼拜飞去瑞士谈一场演出,我不想嘛所以就

    我了解。司徒单带着笑回答。对这小女人的一切,他都愿意了解并纵容。

    蓝岚笑了,正打算回答时,却被一个很甜腻的女声打断。

    司徒

    对方是个身材高姚、很火辣的感尤物。

    一头长发染烫成金色,彩妆得致无瑕的五官,配上一袭低碎花薄纱短洋装,刚好把她傲人的前展露无遗,还衬得那修长的腿更加动人。

    好个感女郎蓝岚看得火冒三丈──真是女公敌

    好巧,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感女郎的视线全定在司徒单身上,完全没注意到蓝岚的存在。她直接往蓝岚旁边一站,挡住了蓝岚。

    司徒单但笑不语。

    这感女郎是那帮余党的小间谍,专门以美色引诱男人,他还是小心为上。

    还是那么坏每次人家问你问题,你就笑得贼兮兮的你坏透了感女郎纤纤玉手眼看就要搭上司徒单的手了,突然旁边经过的服务生手滑了一下,稍稍撞到感女郎,也撞偏了她的手。

    对不起。服务生赶紧道歉。虽然他也不懂为什么走到这儿脚就自动滑了一下。

    小心点。女郎本想发作,可眼角扫到司徒单正盯着她,于是她只是娇嗔了一句,外加白眼一个。

    被晾在一旁的蓝岚则心情愉悦地喝了口茶。

    女郎还是没注意到蓝岚的存在,依旧认真地对司徒单放电。

    我说司徒,你怎么那么久没到我那儿坐坐了你喜欢的茶我都还帮你留着我记得你最喜欢早上喝一杯茶了

    她说着说着,手又要往司徒理肩上搭去。

    这时刚好又有一个客人经过,也滑了一下,顺便撞歪了女郎正要搭上司徒单的手。

    哎哟女郎吃疼地娇呼起来。

    不好意思撞人的客人很尴尬地道着歉,虽然他也不懂为什么走到这儿脚就自动滑了一下。

    感女郎娇媚的脸登时黑了一半。一旁的司徒单在心里闷笑到不行,蓝岚则是悠哉地继续喝茶。

    感女郎清清喉咙,努力挤出个诱惑的微笑,继续嗲着声音道:司徒,你哪天要再来呢

    她这次不再试图将手搭上司徒单,而是扭着曼妙玲珑的身躯向男人前进。

    就在女郎快靠到司徒单身上时,蓝岚手上那杯茶突然不小心地泼到感女郎身上,把她身上的簿纱洋装淋湿了,同时现出女郎用来遮点的贴,感风情顿失。

    啊对不起。蓝岚看来十分无辜,大眼眨呀眨的,一副很心疼地的好茶又很抱歉泼到人的模样,让人看了就发不了火。

    感女郎又气又无可奈何地拚命瞪着蓝岚,彷佛想将她五马分尸。

    司徒单则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安安静静地擦干泼溅到自己身上的茶渍。

    对不起啊我帮你擦一擦。看似无辜的蓝岚拿着湿手中往女郎身上擦去。

    啊──她这一擦效果更糟,女郎洋装内的感丁字裤都映现出来。

    真的不好意思蓝岚还是一个劲地道歉,并试图帮女郎擦干衣服。她说话的语调虽然无辜,声量却提高了不少。

    也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往这边看来。

    走开女郎手一挥,蓝岚顺势倒向旁边,正在帮女郎擦干衣服的手不偏不倚,撕裂了女郎前的薄纱。

    啊──女郎前一凉,忍不住惨叫。

    啊餐厅的男客大饱眼福,忘情的叫出声。

    司徒单感受到蓝岚的眼伸看向他这边,很识相地低头喝茶,不敢多看。

    蓝岚很满意司徒单的识相,再度把注意力集中在衣服又湿又破的感女郎。

    真的对不起她的模样很无辜很有诚意,但不知为何,她的语气就是带着那么一点半灾乐祸。

    你该死的小贱人感女郎不再感娇媚,反而变成准备对蓝岚发飙的泼妇。

    看到这情形,司徒单还是安静地既不阻止女郎,也不帮蓝岚,完全置身事外。

    看到司徒单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蓝岚就忍不住火大。

    论拳脚功夫,她是绝对不会输这感女郎的花拳绣腿;问题是,她不能泄底啊

    偏偏司徒单这笨蛋好象看傻眼了,完全不像罗曼史中的男主角,赶紧挺身而出,解救女主角──

    大猪头她又不会让他挨打蓝岚心里不停地咒骂。

    看来她只好自力救济了

    哎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嘛她惊恐地叫着,左闪右躲。

    伴随着蓝岚的尖叫及求饶声,感女郎先是被鱼汤泼得一身鱼腥味,再来是鲑鱼冷盘上的鲑鱼条突然变成她的贴,接着牛排盘上的装肺花到她如云的秀发上。

    金发跟兰花真的不太搭一旁观战的女客在心里下了这样的结语。

    可恶女郎的怒吼声超级可怕,在座男客纷纷看向自己的女伴,很是害怕原本娇媚可人的女伴原来也是河东狮吼一族。

    女客们努力挤出她们最脆弱无依的一面,生怕这一顿饭后,身旁的男伴就离她们而去。

    哎请你原谅我吧我真的好怕喔蓝岚继续左闪右躲,紧接着,感女郎的前多了一双大龙虾做为装饰。

    该死女郎继续喷火。

    莫名与妙地,装盘用的巴西利也跑到女郎的头发上去了。

    嗯,好看多了,比兰花还搭。女客们一面装脆弱,一面在心里如此评论。

    呜呜我好怕喔蓝岚哭叫着,却不小心把油蛋糕上的油抹上女郎的脸。

    别跑女郎气急败坏的嚷。

    随着女郎愤怒的呼喊,又换巧克力蛋糕抹上女郎的脸,刚好构成斑马线图腾彩妆。

    这个彩妆效果太差,难怪流行不起来女客们继续装脆弱,心里一直评论。

    啊──蓝岚叫得凄惨无比,一碗果冻就砸向女郎,害女郎跌个狗吃屎。原谅我她边哭泣,边跑出餐厅大门。

    留下原本应该感无比,现在却狼狈无比的女郎,及一脸错愕又好笑的司徒单──

    哈蓝岚在马路上又笑又叫。

    哼要她像芭乐肥皂剧中的女主角无助她哭泣,看着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调情

    休想

    讨厌的海咪咪,偌然敢勾引她的男人,真是不知死活。

    看她以后还做不敢勾引男人

    呵呵

    蓝岚得意忘形,猖狂地在暗巷中跳起舞来。

    有杀气她倏地警觉起来,连忙往身后一看──

    糟糕,有人跟踪

    她太得意于刚刚在餐厅造成的骚动以致忽略了可疑的脚步声这下可好,来人大约有五至七个,她刚刚在餐厅玩得大卖力消耗掉太多体能,现在的她本应忖不了这么多人。

    偏偏造儿又是暗巷,本不可能找得到求援

    看来她得想办法冲出这暗巷,到人多的地方去

    就再蓝岚试图寻找破绽好逃过一劫时,跟踪她的人已经按捺不住,扑上来要抓住她──

    蓝岚一个左旋踢,暂时撂倒一个;再来个石勾拳,又撂倒一个。

    说是谁叫你们来的她抬高声量,希望能引起路人的注意。

    别傻了,这儿不会有人来的。为首的歹徒看穿她的意图,冷冷地说道。

    快说,是谁叫你们来的蓝岚没被吓倒,继续努力拖时间。

    少啰唆上为首的歹徒不为所动,指挥属下去抓人。

    又有一两个人扑上来,蓝岚再度撂倒他们;只是她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开始不济。

    一起上,这娘儿们不行了为首的歹徒大喝一声,没倒的人一起拥上。

    缠斗之中,蓝岚被割伤了手臂,背部被踢到,体力正在耗竭。

    她没办法同时对付这么多男人

    正当地快撑不住时,她突然看到笑面。克利夫

    你顶着,我马上处理完这些杂碎。克利夫手脚俐落地痛宰袭击蓝岚的人。

    撤退为首的歹徒连忙指挥手下逃跑。

    蓝岚,你没事吧克利夫看到蓝岚手上的血,只能摇头,居然还带武器对付个女人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吗

    没事,手被划了一下罢了。蓝岚摇摇头,硬是挺着。

    我看看。克利夫检视一下蓝岚的伤口,幸好划得不深去给冷面包扎一下。

    嗯。蓝岚笑了笑,又突然想到什么似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呃克利夫思索着要不要告诉蓝岚,他刚刚也在那问餐厅里,看到那出闹剧他的女伴看到最后还尖叫了一声,脆弱地晕倒了。

    害他还得叫出租车送她回家。

    他本想跟蓝岚算这笔帐,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要是让蓝岚知道他们在同一间餐厅,而他没过去跟她打招呼,她肯定又闹得他三天三夜不得安宁。

    嘿嘿克利夫干笑两声,以为可以敷衍了事。

    蓝岚看他笑得如此尴尬,心里已经猜到七八成了──这家伙八成又带哪个想借着跟他的绯闻炒知名度的心模特儿上餐舱。

    看她怎么跟他的小甜甜打小报告

    不过现在,她先整整他──

    蓝岚窃笑一下,甜蜜蜜地对克利说:克利夫,我就知道你暗恋我很久了

    你说什么克利夫吃了一惊。开玩笑他已经有温柔可人的小甜甜了,怎么可能吃饱撑着,招惹蓝岚这混世大魔头

    嗳,你就别害羞了,我知道蓝岚还故意娇羞地看了克利夫一眼。

    她这一看,把克利夫浑身的皮疙瘩全逼了出来。

    别别闹了

    讨厌蓝岚假意含情脉脉地看着克利夫,柔声道:其实你可以对我老实说的你长得这么好看,找我也不会舍得拒绝你的嘛

    笑话蓝岚这混世大魇王会喜欢他

    专门在他跟莺莺燕燕欢好时出来吓坏他的致,还不断挑剔他的女伴,末了再笑他眼光差,这叫喜欢他

    本就是折磨他

    你别害羞嘛人家可是女孩子,多少要矜持一点你怎么什么话都让我说呢讨厌

    别胡闹了克利夫翻了翻白眼,无力地说。

    要不,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救我呢蓝岚很是痴情地说着,两眼眨呀眨。

    克利夫已经开始后悔来救她了。

    那是那是

    嘿嘿,大笨蛋克利夫就快被她套出话了

    是什么呢蓝岚睁大眼,无辜地看着克利夫,心里不停偷笑。

    因为因为克利夫还在考虑要不要讲实话。谁知道这恶魔在搞什么花招

    好嘛,你就承认再欢我嘛蓝岚玩得太高兴,完全没看到司徒单出现。

    原来除了你那位大哥,你还有其它爱慕者司徒单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跟耳朵。

    原来他心目中的百合,竟是人尽可夫的女人

    亏他刚才还想办法甩开最后扑到他怀中、已经抓狂崩溃的女郎,赶紧追出来找她

    结果呢马上就有个英俊小生跟她在路上纠缠

    单完了蓝岚以子捂着嘴,知道他又要发火了。

    有到突然出现的司徒单,克利夫的心情好了许多。

    他认得这个男人,就是让蓝岚大演餐厅闹剧的那位仁兄。

    呵呵,看样子魔王的克星出现了

    克利夫嘴角噙着笑,靠在墙漫准备看好戏。

    请问一下,我是排行第几位呢司徒单轻声问。

    单,你听我解释蓝岚急忙抓着司徒单的手,试图解释。

    解释省省吧你去找你要的男人吧眼前这个不是不错吗司徒单本不打算听她解释。

    不是啦他只是朋友。蓝岚急得不得了。

    他们好不容易和好,她也终于不再那么介意自己杀手的身分,她不要再为了争风吃醋的小事失去司徒单

    她只是个追求爱情的女人而已啊

    别说了。谁知道你哪天又会冒出个男人反正你不是说这男人长得很好看吗司徒单还是冷言冷语。

    他很想相信蓝岚,但心里就是不舒服,那些伤人的话忍不住就蹦出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找这男人蓝岚也被激怒了,开始口不择言。

    笨男人居然硬要将她推给别人

    好,她就找别的男人来气死他

    一旁看热闹的克利夫一听,马上跳出来反应。

    你别误会了。开玩笑,谁要当她的男人克利夫连忙摇手澄清,我只是蓝岚的老朋友。她刚被几个混混欺负,我正好经过,就帮了她。你要不信,可以看她手上的伤。

    看到司徒单狐疑的表情,克利夫赶紧秀出蓝岚的手伤。

    这下他总算相信了。

    是谁弄伤她的看见蓝岚受伤了,司徒单的声音变得很低沉、很危险,令人联想到狮子要发威前的低吼。

    该死最好不是那群王八蛋伤了他的女人,否则他肯定让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司徒单眼神惊地盯着蓝岚手上的伤,克利夫跟蓝岚都觉得压迫感十足。

    我也不知道,只是正好看到她被几个混混欺负。克利夫尽可能轻描淡写地带过。

    不过直觉告诉他,眼前这男人来头不小

    真的不知道司徒单不认为事情这么单纯。

    随便你信不信。不过我觉得先带蓝岚去给医生包扎比较重要。克利夫聪明地避重就轻。

    他们做杀手的,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不该说的,轨尽量避开。

    说的也是。岚儿,走吧,我带你去看医生。司徒单要牵起蓝岚的手离去,不料蓝岚却挥开了他的手。

    你先跟我道歉。蓝岚还在气司徒单误会她。

    司徒单沉默以对。

    他有男人的尊严──要他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低声下气,他办不到。

    你蓝岚气结。

    好了好了。蓝岚,看医生要紧。万一你的手感染细菌,以后可能就不能弹琴了。克利大赶紧打圆场。

    他一边说着,拉着不情愿的蓝岚离去,顺便再向司徒单使个眼色,示意他跟上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