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禁忌情人 庭妍

正文 第二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轻轻衔住她" >前粉嫩的桃红" >尖,他忽重忽轻的吸啜。

    夏依辰瘫软在床上,遍体通红,红潮满布。

    他抚" >著她的俏臀,弹" >十足,娇情结实,他的手来回游走著,流连忘返。

    他舍不得放手,一直向内抚到了晶莹的爱" >。

    你的蜜露真不少。&r;他狎笑一声。

    她眼角沁出泪水。

    他将雄挺的男" >一鼓作气的挤进她泛滥成灾的体内,深深的结合&;&;

    两人都明显的感受到震撼,与深深的悸动。 他加快速度,这次没有再停顿,就像一只出闸的猛虎,一再的贯穿刺搅。

    她忘情的呢喃娇吟,欢愉的脸上有著一览无遗的满足。

    阵阵快感将她冲上了顶端&;&;

    好高、好高&;&;

    她本能的抓住他的背,忍不住留下长长的指痕,配合著他的冲刺,挺起柳腰,左右摆动,迎合他强健的刺捣。

    他就像永远都要不够她似的,发狂、疯霸的连续撞击她的花心深处。

    他非常的饥渴&;&;

    他非常的需要她

    在体内的压力累积到最顶点时,他释放了,她跟著他一同飞向欲望的天堂,两人一同呐喊出声&;&;

    第一次见到十五岁的夏韦纶时,十二岁的夏依辰手上还抱著小白兔的布偶,一双眼睛就像小白兔一样的可人无辜。

    夏正端一脸亲切的把夏韦纶带进客厅,来,这是你的妹妹,夏依辰,是我们夏家的小公主。&r;

    夏韦纶长得非常的好看,英挺俊朗的五官、器宇非凡的气质,跟夏正端有七、八分的相像,只是,他的眼神十分" >郁,对她似乎又存在著莫名的敌意。

    夏依辰偏头,陷入沉思。

    他好像不喜欢她

    她有得罪过他吗

    他跟她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她应该是没有得罪过他。

    依辰,过来,这是你哥哥,夏韦纶。&r;夏正端招呼著夏依辰。

    哥哥&;&;&r;她怯怯的叫了声。

    我不是你哥哥,也不是夏韦纶,我姓郑,我是郑韦纶。&r;他抬高下巴,不屑的睨著她。

    夏依辰愣了愣,呆立原地。

    韦纶,你是我真正的儿子,你姓夏你忘了你妈交代过你的事了吗&r;

    他有点叛逆的抿抿薄唇,摇头,言简意赅。我没忘。&r;

    郑郁颖一个人生下他并且独自抚养,因为她是孤儿,一切都得靠自己,又有经济上的压力,身子没有调养好就努力不懈的工作,而且为了他的" >粉钱,她让自己的三餐省到只吃一餐,长期的营养不良让她在儿子十四岁时身子就像老年人般虚弱无力,後来因为累倒送进医院,被诊断出已是肝癌未期。

    为此,郑郁颖只好想办法联络上他的亲生父亲,让他把韦纶带回去认祖归宗。

    只是,韦纶只认得自己姓郑&r;,不想继续夏&r;这个姓

    尤其当母亲含泪的娓娓诉说会让他成为私生子的苦衷时,他更加怨恨那个夺走属於他母亲的位置,夺走属於他的位置的女人,吕霜雪

    当夏正端来接他时,从那张跟他相像,只是较苍老成熟的脸上,他深信不疑,夏正端就是他的父亲

    夏正端意想不到,当初跟他分手的郑郁颖肚子里竟然有他的亲生骨" >

    吕霜雪当年" >本就没有怀孕,只是不愿意离开夏正端,才扯下漫天大谎。

    因为她抓到了夏正端爱子心切的心理,所以坐上了夏夫人的宝座。

    当谎言戳破时,她又扮柔弱,让夏正端优柔寡断。

    吕霜雪费尽心机想要替他生个孩子,但一年、两年过去了,她的肚皮就是不争气,没有消息。

    难道不孕吗

    夏正端与吕霜雪一同去医院诊断,发现确实是女方无法受孕

    吕霜雪犹如青天霹雳罩头,一张脸毫无血色。

    她紧紧抓著夏正端,乞求她看在她好爱他、没有他就会死掉的份上,别跟她离婚。 夏正端叹了一口气。

    他也觉得自己不该辜负郑郁颖,心想,也许这就是现世报吧

    他并没有跟吕霜雪离婚,但两人因为欺骗与不孕的" >影,分床而睡。

    吕霜雪自己带回了一个可人甜美的小女婴。

    这个小女婴是她在回家路上的垃圾桶边发现的,看到的第一眼,她就想要认养这个女婴。

    夏正端也想要一个孩子,於是就陪她一同带著女婴去警局报案,因为真的是弃婴,他们就领养,取名为夏依辰&r;。

    夏依辰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小孩,不过她秉" >善良,并不记恨,而且,养父母让她衣食无缺,对她的好就像她是个小公主,也许她在亲生父母的身边还没有办法获得这样的待遇呢

    既来之,则安之。

    夏依辰乖巧温柔,夏正端与吕霜雪疼入骨髓。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人生也许就像一场戏吧人无法预知自己能活多久。

    吕霜雪在夏依辰八岁那年夏天,因为车主的酒醉驾车而丧生

    夏依辰哭得梨花带雨,夏正端脸上也是戚伤难忍。

    夏正端的父母要他再娶,不过,他内心深处最爱的其实还是郑郁颖,对她,他有著一辈子也无法弥补的愧疚。

    他积极找寻她的下落,但总是下落不明。

    他的脸上,从此罩上一层永不融化的浓愁&;&;

    郑郁颖主动上门来找夏正端。

    夏正端不敢置信,眼前这个比实际年纪起码老十来岁的女人就是郑郁颖岁月在她的身上、脸上毫不留情留下了刻画的痕迹。 夏正端眼眶蓦地热了。

    郑郁颖望著面前这个虽已步入中年,却依然俊挺出众的男人。

    这个她爱了一生一世,以为能够共度一生的男人啊&;&;她怔仲地注视著他,神色戚然,淡淡地逸出一丝苦笑。

    好久不见了。&r;她凄楚的开口。

    是好久&;&;我找得你好苦&;&;&r;

    你找过我&r;她激动的问,心怦然一动。

    是,我找你找好久,你躲得让我找不著。&r;

    他看著她的眼神非常的温柔,就像他们刚相识的时候,那麽温文,那麽亲切,那麽暖和,只是,多注入了一些苦涩,多注入了一些愁绪,多注入了一些酸楚。

    你找我做什麽呢你有妻女了,不是吗&r;

    那你又怎麽会想来找我你不是躲得不见踪影吗&r;

    她被堵得哑口无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转身就想离开。

    他快一步的拉住她的手,不要走。&r;

    她回头望他,他眸里的深情依旧,一时之间,酸涩的泪意冲上她的鼻骨,她的双眸发热,一下子就被泪雾淹没了。

    他将她紧紧搂住。

    郁颖,郁颖&;&;&r;

    她紧紧抓住他的肩膀,泪水竟然在此刻流个不停。

    他的" >膛给了她十足的勇气,像是个安全的避风港湾,让她一时之间让情意控制了理" >,忘了礼法禁忌,忘了道德规范,忘了他是别人的丈夫,忘了他们的行为已经超越了基本礼貌。

    看她泣不成声,他情难自禁的俯头摘取她的唇瓣,尽情的吸吮起来。

    她惊讶,後知後觉的在他怀里挣扎。

    他放开她的唇,却把她抱得更紧,不要离开我。&r; 她羞愧难当,捆了他一掌。你不该吻我&r;

    他露出带点沧凉的笑意。我不後悔吻你,我只後悔当年不应该放开你的手。&r;

    她摇头,别再说了。我来只有一个目的,希望你能让韦纶认祖归宗。&r;

    韦纶&r;他覆诵。

    是我们的儿子,今年十五岁,暑假之後就要升上国三了。&r;

    你&;&;你当年怀孕了为什麽不告诉我&r;他大吃一惊,双眉紧蹙。

    有这个需要吗&r;她淡淡的漾开一丝感慨的笑。

    如果我知道你有身孕了,我绝对不会弃你不顾。&r;他承诺。

    你如果真的爱我,你不会背著我跟吕霜雪上床,还让她怀孕。&r;

    我们是一起去应酬,我不小心喝多了,把她误以为是你&;&;而且,她显然是有备而来," >感又迷人&;&;&r;

    她神色惨白,坚决的看著他,别再说了&r;

    她不愿意再听男人这些不负责任的话语。

    我知道错了,让我弥补你,好不好&r;他的眼中有恳求。

    你有心要弥补,那最好。韦纶就托你好好照顾,你会以这个儿子为傲的,他长得跟你年轻时满像的。&r;

    我想补偿你。郁颖,霜雪已经死了,我一直没有续弦,就是一直在等你。&r;

    她沉吟了一下,酸楚莫名的合著眼泪说道:来不及了&;&;&r;

    郁颖,你还不能原谅我过去的荒唐吗我已经失足一次,受到的教训也够多了,你就给我一次机会。&r;

    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正端,我&;&;&r;

    你怎样&r;他屏息以待。

    我剩下不到半年的寿命&r;颗颗晶莹酸楚的泪珠从她的眼里不停的凝结、滚落。

    我不相信&r;夏正端後退了一大步。

    她喉头梗塞,无语凝噎。

    不可能的&;&;你是这麽好的女人,老天不会这样对你的&;&;&r;他紧紧搂著她,好害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郑郁颖强迫自己绽开一朵笑花。

    过去的,就算了。至少此刻,她愿意原谅他

    若不是有著宽恕的心态,她不会把自己的儿子交给他。

    我带你去看医生,我相信只要有钱,一定有医生可以医好你的病,说不定是医生误诊,就算台湾的名医都治不了你,我还可以带你出国去医病。&r;

    郑郁颖一颗斗大的眼泪霎时冲出了眼眶,她好感动、好感动。

    来找夏正端是对的,他对她还带著深情挚爱&;&;够了。对她而言,真的够了。

    她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内心激动澎湃。

    答应我,好好照顾韦纶。他从小就没有父爱,但他很聪明,也很早熟,很敏感。他需要亲情,我不希望我不在他身边,他就没有亲情了。&r;

    我会的。我们一起照顾他。&r;夏正端热泪盈眶。

    正端&;&;&r;

    激动过度,她全身的力气似乎用尽,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她双腿虚软。

    郁颖&r;

    她昏厥在他的臂弯里。

    夏正端毫不迟疑,立刻把郑郁颖送到医院里,手上拿著郑郁颖说的地址,找到了一间破旧的老公寓,找到了在里头写作业的韦纶。

    在六月的闷夏里,只有一台会发出噪音的电风扇在斗室里来回吹拂,而且连吹出来的风都像会咬人似的炽热。

    这样闷热的地方,住久了难怪会生病

    夏正端发誓,他一定要把他的儿子带离开这里。

    韦纶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眼里有著无畏的神情。

    请问你找谁&r;

    你&;&;你就是郑郁颖的儿子吗&r;夏正端发现他的声音正隐隐颤抖。

    是。&r;

    你叫韦纶&r;

    我妈在哪里&r;他眼珠子一溜,开门见山的问道。

    母亲有提到会去找他的亲生父亲,他猜测眼前有些激动的中年男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她生病了,现在在医院里。&r;

    带我去看她。&r;

    好,我带你去。&r;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