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禁忌情人 庭妍

正文 第三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韦纶很听母亲的话,跟著夏正端住进夏家。

    在夏家看到夏依辰的第一眼,他就决定了,他要这个玩具。

    夏依辰怯懦单纯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她是那种从小就被养在温室,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公主。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残佞的微笑。

    她占领了原本该属於他的家,而她妈妈也占领了原本该属於他妈妈的地位

    这笔帐,他会一点一滴的从她身上讨回来

    韦纶,明天一早我就带你跟你妈一起去户政机关。你是我真正的儿子&r;

    他点点头,看得出夏正端认子心切。

    你会娶我妈吗&r;

    我会&r;夏正端坚定的说。我亏欠她太多了,我打算先带她去公证,等她身体康复了,再帮她办理风光的婚礼。&r;

    他抿著下唇,无语。

    母亲日夜" >劳,要不是有母爱支撑,不愿意让唯一的儿子流落街头,恐怕早就倒下去了。

    他对於母亲的付出,感恩在" >怀。

    他对夏依辰" >出一道犀利的锐光

    要不是有她跟吕霜雪的存在,母亲何必承受十五年的苦楚辛酸

    要不是有她的存在,母亲现在会是个人人称羡的富家少" >" >,锦衣玉食、不愁吃穿,更不用为了生计而东奔西跑打零工。

    都是她

    他狠狠地瞪著她。

    夏依辰明显的感受到他的敌意,而且是很深的敌意,忍不住全身掠过一阵颤抖,脚底冷了起来。

    爸,我&;&;我有功课还没做完&;&;我先回房了&;&;&r;

    她想躲开他

    他嗤笑一声。

    不可能

    他就是要她面对他,没有他的决定,她休想有躲他的念头

    既然她是我的妹妹,我想我可以教她功课。&r;

    好,很好。你一定会是个好哥哥的&r;夏正端对他刮目相看,赞赏有加。

    依辰,不会的地方要问韦纶哦,我听郁颖说了,韦纶的功课独占赘头,一直保持著班上第一名的宝座,从来都没有掉下来过哦&r;

    好厉害&;&;&r;她有感而发,有话直说。

    比起他,她的成绩总是起伏难定。不过幸好她都维持在前十名以内,不致於考得很差。

    依辰,带你哥去你房间温书。&r;

    啊&r;夏依辰吓了一跳。

    我想看看你的房间。&r;夏韦纶微微放柔了声音。

    夏依辰的眼里有著困惑,他的转变好大。

    刚才明明就很恨她的样子,现在却像个亲切温和的好兄长&;&;

    也许是她太敏感,会错意了吧

    她同学的哥哥都是爱护妹妹的,她一直是家中唯一的小孩,心底其实也好想要有个手足,现在凭空蹦出一个哥哥,看他想要呵护她的样子,应该是跟同学们的哥哥一样,是个好哥哥。

    夏依辰玫瑰般的粉嫩唇瓣绽开一朵美丽笑花。

    我带你去我的房间,我的房间全是粉红色的哟&r;

    粉红色&;&;天真又幼稚

    他不屑的在心底暗忖。

    夏依辰脸上单纯快乐的笑容让他有种想要撕裂的冲动&;&;

    哥哥&;&;这就是我的房间。&r;

    果然全都是粉红色粉红色的墙壁、粉红色的天花板、粉红色的床铺、粉红色的枕头、粉红色的被单、粉红色的书桌与粉红色的椅背&;&;任何可以看到的东西都是粉红色的,代表著房间的主人对粉红色的热爱程度已到了著魔的境地。

    他不屑的抿嘴。

    幼稚&r;

    夏依辰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解的直望著他的眼眸。

    他也盯著她,一张脸庞比千年冰山还要冷酷,轮廓像是刀凿斧刻,充满了不凡的" >格美。

    她的心泛起莫名的情愫,脸蛋蓦地一红,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就像做错事的小孩。

    夏韦纶挑挑眉,你是个被保护过度的女孩,你夺走了原本属於我的一切。&r;

    夏依辰太讶异,呆愣而纳闷的立在原地,张著嘴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听不懂吗我说,你是小偷,偷走了我的家&r;

    夏依辰猛烈地摇头,我&;&;我没有。&r;

    有你可以去问你爸,当年若不是他负了我妈,我早就是这个家的一分子,而你," >本就不属於这个家。&r;他讥诮的眼神冷若冰霜。

    她整个人像一尊腊像般一动也不动。

    我妈得了重病,可能会死,都是你跟你妈害的&r;

    我妈&;&;已经死了&;&;&r;她颤颤的低喃。

    所以,我要向你讨回你跟你妈欠我的&r;

    他怒气高涨,眼底冒出炙热的恨意。

    她的背脊猛地窜过一阵冷意。

    我&;&;我要去找爸爸&;&;&r;她想离开这里。

    夏韦纶靠著门板,守株待兔,而她一欺近唯一的出口无疑是羊入虎口,让他抓个正著。

    她吓得全身都剧烈的颤抖著,连心脏也急促的跳动。

    放开我&;&;哥哥&;&;&r;

    记住,我不是你哥哥,我也不承认你是我妹妹,你只是我的玩具,从今天开始的玩具&r;夏韦纶深邃的眼神布满仇恨与" >霾。

    我不要当你的玩具&r;她抗拒。

    由不得你&r;他深沉的凝视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不要&;&;你放开我&;&;不要抓住我的双手&;&;&r;

    她怎麽努力挣扎,就是挣不开他的掌握。

    他们年纪相差三岁,但已经十五岁的夏韦纶酷爱打篮球,身高已经直逼一百七,比还未发育、身材娇小玲珑的夏依辰足足高出一个头。

    夏韦纶凝注著她娇美可人的丽庞,明白她长大後一定会是个美人胚子

    她既然已是他的玩具,就该要让他烙下记号。

    放开&;&;&r;她抬起头,清亮的眼里透著乞求,楚楚动人。

    他的心房狠狠一悸

    夏韦纶做出了自己也想像不到的事情&;&;

    他冲动的把她拉进怀里,重重地封住她的樱桃小嘴

    夏依辰整个人惊呆了,全身的血" >都像是冻结般,毫无反应。

    很甜的味道

    夏韦纶吮咬著她瑰嫩的唇瓣,见她像木头人一样呆住,忍不住在她嘴上咬了一下。

    她整个身子重重的震撼,瞪大眼睛望著面前放大的脸庞。

    夏韦纶放开了她。

    夏依辰感觉得到自己的唇上有他专属的气味,有他的唾" >气息。

    她的脸蛋烧红,一颗芳心急促跳跃。

    他在亲她的嘴巴,在吃她的嘴巴&;&;

    这种行为好亲昵,她不知道这种行为是不是对的,充满迷惘困惑,但她的内心深处竟然没有排斥的感觉,只是,她太太太惊讶了。

    哥&;&;&r;她眨眨迷濛的眼眸。

    从今天起,在人前,我是你哥,在人後,你是我的玩具。记住,玩具。&r;他邪恶的刻意强调。

    我不&;&;&r;她猛力摇头。

    你享受了原该属於我的家庭温暖," >本就没有说不的权利。在你衣食无虞的时候,你" >本无法体会我需要去捡一些空罐、旧报纸来卖钱才有零用钱花,你" >本就无法体会我的衣服大部分都是从旧衣回收箱捡回来穿的。我妈赚钱很辛苦,又常常生病,我们穷人连生病都是奢侈。&r;

    夏依辰听得目瞪口杲,那是个她无法想像的世界。

    要不是你侵占了属於我的幸福快乐,我" >本不会过那样的生活&r;

    为什麽你一直说是我的错我什麽都不知道。&r;

    你鸠占鹊巢这是最大的错。&r;

    我没有&;&;&r;

    没有吗&r;

    我&;&;我不知道&;&;&r;她觉得自己好迷惘,好无辜。

    我妈都告诉我了。我妈怀我的时候,爸为了你妈抛弃我妈。&r;

    那是上一代的事情&;&;&r;

    不不只上一代,还有我们这一代。爸来接我时,让我知道你是我们家的养女,你不是爸亲生的孩子&r;

    我知道。爸对我一直都很好,可是我并不知道有你。&r;

    我也不知道我有个这麽富裕的家庭,要不是我妈的身体已经&;&;&r;他的声音沙哑,我妈也不会让我知道这些事情。&r;

    阿姨她&;&;&r;

    我妈的事不用你管&r;他朝她大声咆吼。

    夏依辰的身子缩了缩。

    你的养母不应该养了你。虽然她死了,但若不是她养了你,爸一定会马上来找寻我跟我妈的下落,我们就不会吃苦这麽多年&;&;都是你的错你不该让他们领养&r;

    我&;&;&r;她吓坏了,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

    她其实觉得自己很无辜,她也不愿意一出生就成为弃婴啊

    要不是有夏家的抚养,她最坏的下场就是饿死在街头 我要你偿还我跟我妈在这个家里失去的十五年温暖&r;他恶狠狠的宣告。

    夏依辰望著他狰狞的脸孔,吓得全身一阵战栗惊悚,忍不住软软的昏倒了。

    郑郁颖不愿意照顾六十,也不想接受其他的药物治疗。

    夏正端脸色突变,忧心如焚。

    郁颖,这还有一线生机&;&;&r;

    肝癌是绝症,没有任何医师有把握能将我从死神的手中完整的救回来,正端,你也不要白费心机了,我明白自己的病情,我不要做那些让我更痛苦的治疗,也不要开刀,我要死得庄严一点。&r;

    夏正端心中一恸,泪水从眼里流出来。

    他抱住把生死看得洒脱的郑郁颖,头埋进她肩膀,泪" >沾湿了她的衣裳。

    郑郁颖的唇边浮著一朵凄凉迷离的微笑,他的热泪也让她的心重重一震,泪痕满腮。

    她语音哽咽,你明白我把韦纶交给你的目的。我没有能力让他获得更好的生活品质,而且&;&;你懂我的,我是个择善固执的人,要不是真的走投无路,我不会来找你。&r;

    我懂,我懂。&r;他沙哑著声音。

    韦纶从小就很早熟,他很爱很爱我,我希望我死了以後,你能代替我好好爱他、管教他,让他以後成为社会上有用的人。&r;

    等他长大,我会把我的事业全部交到他手上。&r;

    如果你发现他不是做事业的料,就别把这个" >子交给他。你的企业王国是你一手打造的&;&;别忘了,除了韦纶,你还有一个女儿。&r;

    依辰太柔弱了。本来我是打算以後要招婿,不过现在不用了,韦纶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会好好教导他。你放心,我相信我们的儿子一定是人中之龙。&r;

    正端&;&;其实我的心里也好怕&;&;我也会怕死&;&;&r;她用尽全身力量去维持的自制力,在他一连串的保证下忍不住崩溃了。

    夏正端把她抱得更紧,两人的身子紧紧相贴。

    她哭得肝肠寸断,哭得泪雨迷濛,哭得无法自抑。

    他陪著她哭,静静的陪著她。

    男人有泪不轻弹,可即将失去一生挚爱,只要是有情人,都会哭的。

    好久,好久,真的过了好久。

    郑郁颖停止了眼泪,喉头哽塞沙哑,我哭得好丑,我要面纸。&r;

    夏正端拿手帕给她,你不丑。在我心里,你是最美的。&r;

    谄媚&r;她吐槽。

    是真心的。我发现我们失去了好多时光,郁颖,你愿意嫁给我吗&r;

    郑郁颖惊讶的望著他,我们都已经老了,而且我的日子不多了。&r;

    我想把握你剩下的时日。嫁给我,好吗&r;他深情款款。

    她泪水再度夺眶而出,几乎无法言语。

    好不好我想娶你,让我给你名分。&r;

    好&;&;&r;她哽咽,泣不成声。

    暑假之後,夏正端全心全意为郑郁颖打造一个颖之居&r;,他们平常住在主屋,跟夏韦纶、夏依辰一起,但遇上假日,夏正端就会带著郑郁颖一起去位於山中的颖之居&r;住个一、两天。

    夏韦纶扮演著好哥哥的角色,让夏正端打从心底信任。

    本来就很柔弱胆小的夏依辰,看著夏正端对夏韦纶赞誉有加,她就更加不敢说夏韦纶打算报复她的事情。

    不过,除了强吻她以外,夏韦纶倒还没有其他逾矩的动作,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是,夏韦纶管她管得非常严苛,要她功课进步,因为她是夏家人,不能考第一名以外。

    不过,夏依辰的头脑又不像夏韦纶那样可以举一反十、倒背如流,他可以一小时读完的书,她就要花一个星期。

    夏韦纶威胁她,若她没有得第一名,就要处罚她

    她提心吊胆,实在想不到他会如何处罚她,但她想一定不是好事。

    她放弃了爱看的卡通节目、课外书籍,与教科书为伴,读得满脑子都是书本内容,苦不堪言。

    每天早上,司机都会尽责的载他们到校门口,在这个上学的尖峰时刻,很多学生都会看见夏韦纶帮柔弱的夏依辰拿书包,一直提到她的教室门口递给她後才又小跑步的回到门口,让司机载他到附近的国中上学。

    夏依辰不喜欢夏韦纶让她变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但是,有一个像明星一样高大耀眼的哥哥,她想不出名也很难。

    依辰,你哥对你好好。&r;同学们非常羡慕她。

    我哥从来没有帮我拿过书包,我的书包里头有教科书、参考书、测验卷,重得不得了,但我哥才不理我,有时还要我帮他提书包回家,跟你哥对你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r;

    依辰,他真的是你哥吗你会不会留著自己用&r;一位较率" >、有话直说的女同学玉如暖昧的低问,还用手肘顶了她的手臂一下。

    他是我爸的亲生儿子,错不了的。他们有去验dna。&r;

    你真的多了一个哥哥,你在家里就不会无聊了。&r;

    没有人知道她是夏家的养女,因此,大家都认为夏韦纶是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哥哥。

    嗯。&r;她不想解释,只是轻应一声。

    你哥好帅,如果我有这麽一个好帅的哥哥就好了&;&;我也好想当你哥哥的妹妹,帮我问问看,你哥还需不需要妹妹我要当他的乾妹妹。&r;

    我不知道。&r; 就是不知道才要问啊我好羡慕你有一个这麽" >的哥哥哦&r;玉如坦言。

    依辰,我们放学後去你家玩好不好这样就可以更进一步的认识你哥,也许我们就能跟你哥当朋友了。&r;有同学想出主意。

    对对对,我们一起去你家做功课。&r;大家兴高采烈的叫嚷著。

    夏依辰皱著脸,一脸为难迟疑。

    不可以吗依辰,不要这麽小气嘛以隧你都会让我们去你家玩,现在有了哥哥就没了同学吗&r;

    依辰,这样就不行哦,好歹大家都是朋友。&r;

    不是&;&;是我哥&;&;要看他答不答应。&r;

    你哥管你管那麽严哦&r;同学们都不相信的望著她。

    放学时间我哥会来接我,你们自己跟他说。&r;

    好,我当代表,我来说。&r;玉如点点头。

    玉如,那就拜托你了。&r;大家的眼里都充满期待。

    夏依辰苦著脸,皱著眉。

    夏韦纶会答应吗

    除非太阳打从西边出来

    以後有机会再说,好吗&r;

    夏韦纶自信的微笑,那抹浅笑让一票女同学都脸红心跳。

    他好帅哦

    笑起来更帅

    我们想陪依辰&;&;&r;玉如看到他,眼里全是爱心,说话变得有气无力。

    依辰的功课比较弱,我爸跟我妈把依辰交给我,我需要盯她功课,让她考试可以更加进步。&r;

    我们也可以盯依辰&;&;&r; 不好意思麻烦你们。等这次考试过了,我再请你们来我家做客。&r;

    真的吗你真的要请我&r;

    还有我&r;

    是我们吗&r;

    夏韦纶轻颔首。

    在场的女同学们高兴得笑声不断。 依辰,司机在外头等了。&r;夏韦纶帮她拿书包走在前头。

    夏依辰慢慢的跟在後面。 玉如大叫,依辰,你要考好哦你哥要帮你复习功课,对你真好。&r;

    加油,依辰,你哥是个硕果仅存、绝无仅有的好哥哥&r; 是好哥哥吗

    夏依辰抿紧下唇。

    恐怕这个答案,只有天知、地知、她知,跟夏韦纶本人知而已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