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禁忌情人 庭妍

正文 第四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夏韦纶跟夏依辰关在书房里。

    他的神情" >郁不快,她没有喘息空间,因为他在她做完功课後,会给她一大堆的考题,她都要做到很晚才能睡觉。

    日复一日,直到考完国小的月考。

    夏依辰不敢看自己的成绩,因为,她的压力过大,成绩反常,很多简单的题目反而" >心大意,她把自己的神经绷得太紧,当老师把成绩与名次贴在她的联络簿上给她看时,她顿时觉得血" >倒流、天地无光。

    她得了第十一名是数学的分数太低拉下的。 这是她进入国小第一次考这麽烂的成绩与名次。

    夏依辰" >本就不敢回家,还没放学前她就跟老师说想要上厕所,急急地躲到校园的某一个" >暗角落偷偷哭泣。

    她好怕&;&;怕夏韦纶找到她&;&;

    她不要回家,家变得好可怕。

    夏正端的重心都放在工作跟新婚妻子身上,而郑郁颖有了爱情的滋润,身体虽然愈来愈赢弱,但心灵是充实甜蜜的。

    她知道郑郁颖在人世的日子愈来愈少了,而夏正端的眼里、心里全都是郑郁颖,把握住每分每秒跟她共享两人世界。

    夏依辰不敢去破坏,也没有资格去破坏。

    她觉得自己好孤独。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

    夏依辰,你给我出来&r;

    夏韦纶的声音充满怒意,由远而近的传来。

    她躲在树丛後面,身子隐隐发颤。 不要发现她&;&;不要发现她&;&; 她蹲著,把头藏进两腿之间,有点鸵鸟心态。 依辰&;&;&r; 依辰,你在哪里&r; 依辰,你哥好担心你&;&;&r; 你赶快出来,依辰&;&;&r; 许多同班同学的声音也加入寻找她的行列。

    夏依辰惊怕得掉下眼泪,让泪湿衣裙。 那里有个裙角&;&;是依辰&r; 找到了&;&;在这里&r;王如大声叫道,指著夏依辰躲藏的地方昭告。 夏韦纶看到了把身子蜷缩起来的夏依辰,他把她拉起来,夏依辰眼里盈满泪雾,一颗眼泪无声的滚落下来。

    夏韦纶彷如听到眼泪的声音,他的心莫名地重重一悸。

    夏依辰犹如惊弓之鸟,甩开他的手直接躲到玉如的身後。

    依辰,他是你哥啊&r;玉如不解。

    过来。&r;他沉著声。

    不要&;&;&r;夏依辰惶恐。

    过来,我们要回家了,司机已经等很久了。你要司机惊动爸来找你回家吗&r;

    夏依辰犹疑了一下,缓缓的走向夏韦纶。

    夏韦纶拉住她的手,半施力的把她带走。

    依辰,考不好没关系,你哥不会伤害你的。&r;

    是呀你压力太大了,你哥也会担心的。&r;

    同学们都站在夏韦纶这一边帮他说话,夏依辰知道自己是孤掌难鸣。

    让夏依辰意外的是,夏韦纶并没有处罚她。

    连夏韦纶也搞不清楚自己,是她的泪让他不忍吗

    还是她对他的退避三舍让他不愿意再进一步逼迫她,愿意给她喘息的空间呢

    在夏依辰进入国中、夏韦纶考进明星高中的秋天,郑郁颖终究还是摆脱不了死神的追赶,躺在病床上气息微弱、奄奄一息了。

    夏正端心痛莫名的噙著眼泪,紧紧的抓住她的手,我爱你&;&;郁颖&;&;&r;

    郑郁颖心如刀割,尽管千般不舍,尽管心痛不已,她还是漾著一朵柔情款款的笑靥,脸上的表情好温柔、好宁静、好满足。

    谢谢你&;&;正端&;&;&r;

    他强迫自己也跟著微笑,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是我弥补得太晚,我希望下辈子还能当你的丈夫,下辈子我不会再负你,不会再让你伤心。&r;他在她的右手掌心画了圆圈,一画再画。

    传说,在掌心里画圈,是代表下辈子还要在一起的记号。

    郑郁颖惨白如纸的唇绽开抽搐的微笑,你还记得&;&;&r;这是她年轻时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当时他还一笑置之,压" >不相信。

    我记得。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跟你的回忆,那些回忆历历如昨&;&;&r;

    她的手痉挛了一下,呼吸急喘,泪光闪烁,正端&;&;我也爱&;&;爱你&;&;&r;

    她的手轻轻的垂下,脸部的表情安详而满足,带著一抹满足的甜笑,就像是睡著了一般,不同的是,一旁的心电图成一直线,明示著她这一睡就是一辈子了。

    由於郑郁颖撒手人寰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多,夏韦纶与夏依辰都在好梦中,夏正端并没有惊醒他们。

    事後,夏韦纶一直以不能见母亲的最後一面引以为憾。

    当郑郁颖下葬後,夏正端命令司机把夏韦纶兄妹先送回家再来接他,他先留在原地方追思,再让去而复返的司机把他载到颖之居&r;去怀念郑郁颖。

    夏正端以为夏韦纶会好好照顾夏依辰,却不晓得他在失母之恸後," >格大变," >晴不定,伺机而动要对夏依辰不利。

    夏正端不在家无疑是给了夏韦纶一个大好机会。

    夏依辰在浴室里洗澡时,夏韦纶突然冲了进去。

    都是你我妈才会这麽早就死了我妈离开我了&;&;&r;

    他好看的眸眼变得" >沉,闪烁著邪恶的光芒,连表情也变得狰狞不堪,就像是刚从地狱里回来一样。

    夏依辰的" >部稍稍隆起,她那正在发育且白晳无瑕的身子让他看个清楚,他邪肆地紧盯不放,她好害怕,赶紧躲进浴池里。

    你出去&r; 他变得好陌生、好可怕,她的眼里闪动著害怕的光芒。

    夏韦纶一步步逼近,我妈离开我了,我再也看不到我妈了&;&;你有没有看到我妈&r;

    他的眼神迷离,一个人喃喃自语,对著她身後的墙壁呢哝道:妈,你来了&;&;&r;

    啊&;&;&r;她尖叫不已,背脊发冷,全身打颤。

    你干嘛害怕干嘛尖叫你不是没有害死我妈吗你怕我妈变成厉鬼来讨你的命吗&r;他的声音沉得不能再沉。

    呜呜&;&;&r;她吓到眼泪都飘出来了。

    他猛地抓住她的双肩用力摇晃,我妈在你後面对你笑,你看到没你看到没&r;

    夏依辰脸色死白,唇齿不由自主的打颤。

    他狠狠的瞪著地,你也会怕要不是你,我妈不会那麽早死你的存在间接夺走我妈的生命,你让我妈少活了好几十年,都是你害的你害死了我妈&;&;&r;

    他像发疯了似的,竟然往她洁白光滑的颈间使力的掐紧。

    哥&;&;啊&;&;救命&;&;&r;

    她沙哑了声音,急促喘气,声音微弱无力,拚命的想要拉开他要置她於死地的双手。

    你害死了我妈,是你害死了我妈&r;他眼里满布强烈的恨意,看著她清丽的脸蛋变形扭曲,竟找到一丝快感。

    好痛苦&;&;不能呼吸&;&;好像要死了&;&;

    夏依辰愈挣扎,他的手劲愈大,她挣不过他,也挣不过时间,慢慢的无力了,放下了双手,闭上了双眸。

    夏韦纶一惊,连忙放开手。

    她白晳的颈项上有著明显的红痕。 你不能死&r;

    他赶紧把她从浴池里抱出来,放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对她施以cpr。

    一会儿,她咳了起来,渐渐苏醒。

    好难过&;&;

    她的颈部又红又热,她对他又惧又怕。

    她全身赤裸,他衣裳整齐,她把全身缩成一团。

    你醒了就好。洗好澡,待会儿我帮你上药。&r;

    我不要&;&;&r;

    他恶狠狠的瞪视她,你这麽不配合,乾脆我帮你洗澡,省得你浪费时间&r;

    不要我已经长大,可以自己洗了。&r;她惊怕不已。

    我决定了,我要帮你洗澡。&r;

    他拿起莲蓬头与沐浴绵,沾了一点沐浴" >往她身上搓去。

    她惊叫,惊慌,惊怕。

    他恣意,故意,任意。

    乖乖的让我洗,如果让第三个人发现我在你的浴室里,後果你要自行承担。&r;

    兄妹同在浴室里,而且她还一丝不挂,若是传出去,她的名誉与清白都将毁之一旦。

    她不敢再乱动。

    夏韦纶勾起一抹嘲谑的、微乎其微的笑意。

    我还不曾帮任何人洗过澡,亲爱的妹妹,你是第一个。&r;

    我可以自己洗&;&;&r;

    你怕什麽怕我吃了你你这种乾扁身材我还不屑吃。&r;他撇撇唇,嗤之以鼻。

    他一边用沐浴绵帮她抹背,一边用手指抚" >她白嫩的肌肤。她的骨架小,难怪她长得娇弱可人。

    她全身紧绷,被他碰过的地方都会产生奇怪的感觉,她不懂,也很陌生,只有害怕充斥著她的内心跟脑海。

    你什麽时候开始自己洗澡&r;

    妈妈过世的时候。&r;她指的是吕霜雪。

    他哼了一声,我上幼稚园大班就自己洗了。&r;

    不过,我洗得比你乾净。你的背上有一层垢,而且还长了症痘。&r;

    有吗真的吗&r;她知道自己常常构不到後背,所以她都用沐浴绵来回刷著,刷到她觉得痛才放手。

    其实并没有

    夏依辰的身子看起来白嫩细致,让他好想咬咬看&;&;

    我帮你刷,你不要乱动。&r;

    谢谢&;&;&r;她尴尬的说。

    他闷应一声。

    你不会洗自己的背,以後晚上我有空就来帮你洗。&r;

    不好吧&;&;哥哥是男生,我是女生。&r;

    没有什麽不好,我是你哥。&r;

    可是你刚才好可怕&;&;&r;

    我知道。我气你&;&;我知道我不对,我帮你洗澡,算是弥补你。&r;

    你只要不限制我的行动,不要时时刻刻都紧盯著我,这样好不好&r;

    不行&r;他一口回绝。爸要我保护你,所以除了学校的上课时间以外,你都要在我的视线范围里面。&r;

    可是,我好久没有跟同学一起玩了。&r;

    夏依辰的眼睫毛往下一垂,笼罩住淡淡的愁绪。

    夏韦纶的心里产生了怪异的情愫,他甩甩头,一双手抚" >著她的" >尖,小小的,粉粉的&;&;她还没完全发育," >房只有轻微的隆起而已。 她害羞的微微扭动,不要" >那里,我可以自己洗其他地方。&r;

    夏韦纶的视线往下直瞅著她私密的三角地带,眼神深沉,心机很重,看不出在想些什麽。

    好,剩下的你自己洗。&r;

    他把沐浴绵交给她,自己洗完手後离开浴室。

    他已经进入青春期,对於" >&r;这件事充满好奇,夏依辰平板却柔滑的身材让他有了蠢蠢欲动的欲望。

    脑光一闪,他突然想到折磨她的最好方法。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哥&;&;不要&;&;&r;

    夏韦纶变得愈来愈大胆,常常藉著洗澡不断看著她的私处。

    她粉嫩娇弱的小花非常美丽,他总是看得著迷,就像现在。

    她被迫扳开的大腿好酸好酸哦

    她的眼泪全悬在眼眶边缘,摇摇欲坠。

    她的自觉告诉她,他们的举止是不对的,但是,他很霸道、很强悍,会偷偷潜入她的房里,她就算锁门也没有用,因为他拥有家里每一个房门的备份钥匙。

    你好小&;&;但是很可爱的样子&;&;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粉红玫瑰&;&;&r;

    他手指轻轻的触碰她的花瓣,一摺一摺的抚" >。

    她全身战栗,吓得哭了出来。呜呜&;&;&r;

    他猛地惊醒,放开她,旋出门外。

    夏依辰无助的低泣。

    她不想当夏韦纶的玩具,他老喜欢" >她的身子,把她的全身上下都" >遍了。

    可是,她没有办法拒绝他 她" >本就没有意思要夺走他的家园,她什麽都不知道,但是,造化弄人,他受得就是因为她,才让他过了十五年的苦日子,固执地非要从她身上讨回来。

    有时他会叙述幼年艰困的生活,她听得心惊胆战,由衷的升起一股怜悯与歉疚之情。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就仗著她的罪恶感,不断的向她压迫,不断的玩弄她的身子。

    她求救无门。

    夏正端以夏韦纶为荣,因为他不论做任何事都能独立自主、独当一面,不像她,依赖成" >,又怯懦胆小。

    夏正端安心的把夏依辰交给夏韦纶,失去郑郁颖之後,他成为工作狂,因为唯有如此,才能不去想逝世的郑郁颖。

    夏依辰的生活作息都是夏韦纶在把关,她的喜怒哀乐也全是夏韦纶在主掌。

    她&;&;真的成了他的傀儡、他的玩具,以他为天,无法自主。

    表面上,夏韦纶是一个非常保护妹妹的好哥哥;私底下,夏韦纶把夏依辰当成自己的宠物、所有物,占有欲非常强烈。

    他常常玩弄她的身体,把自己弄得欲火焚身,直到受不了才夺门而出,自己回房间浴室处理。

    她的身子很美丽,她的表情很真实&;&;

    对於" >欲,他了解的比她多太多了。他好想占有她,却怕她无法承受他的欲望,他一直不敢真正的拥有她。

    升上高三后,班上有早熟妩媚、身材丰满的女同学对他示好,他来者不拒,因为,他已经忍欲忍到快要发疯了。

    他的初次早在高二的夏天就给了一个他已经忘了脸孔、忘了姓名的女同学。

    他从来不会去记身下的女人长得什麽样子,因为对他而言,那只是发泄 不过,他倒是常把身下的女人幻想成夏依辰那张清纯俏丽的容颜。

    夏依辰的身材他了若指掌,不过,当她开始来潮时,他就没有帮她洗澡了。

    一来,她会害羞、退怯、害怕;二来,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而饿虎扑羊。

    她的第一包卫生棉是他去买的。

    那是个晚上,读国一的她躺在床上准备就寝时突然腹痛如绞,不断的呻吟。

    他就睡在隔壁房间,听到了,赶紧冲过来她的房间。 你哪里痛&r; 我肚子痛&r; 吃坏了肚子吗&r; 我也不知道。好痛&;&;&r; 他拉开她的被单,看见她的短裤渗出血迹。

    你来潮了。&r; 我&;&;这就是月经&r;她茫然。

    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r;

    夏韦纶飞快的跑出家门,到附近的便利商店买了卫生棉。

    他一脸酷样,不理会店员趣意好奇的眸光,匆匆付帐,匆匆走人。

    买回来後,他马上交给她,脸上并没有尴尬的神情。

    反而是夏依辰,她羞极了,恨不能躲进床被里,不要见人。

    赶快去厕所处理一下。你会不会要不要我教你&r;

    你会用&r;她惊奇,朱唇半启。

    上头有使用说明,看了就会。不过我不需要&r;他酷样十足。

    我&;&;我会自己看&;&;我们学校上健康教育课时老师有教&;&;&r;

    她拿著卫生棉,抚著腹部,缓缓的步入浴室。

    夏韦纶面无表情的帮她准备换洗衣物,在浴室门外扬声道:把身子再清洗过我帮你准备了乾净的衣物,你开门拿一下。&r;

    她轻轻开门露出一条细缝,接过他递来的衣服。 哥,谢谢你&;&;&r;

    夏依辰心里觉得好温暖,暖流一道又一道的灌进心窝里,肚子的痛楚不再觉得那麽沉重了。

    我买的牌子如果用不习惯,明天我再陪你去商店里找。&r;

    嗯。&r;她羞赧的点头。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