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禁忌情人 庭妍

正文 第八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夏韦纶还没修完大学的课业,就因为浓重的醋意而兀自飞回台湾。虽然以他聪颖的天资,求学路程上一路过关斩将,大学的毕业证书唾手可得,但是,他这样一声不响的飞回台湾,连夏正端都震动了。

    夏依辰交男友的事情连夏正端都不赞同,就怕她年纪轻轻,被对方的甜言蜜语给拐骗了,特别是夏韦纶在夏正端耳边彷似关心,实则箝制的要求让夏正端言听计从,夏依辰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她的生活又重新让夏韦纶掌控住,每天的行程表全部都要按照夏韦纶来排定,几点起床刷牙、吃饭,几点回家写作业、睡觉,她稍一延迟,夏韦纶就会威胁要把她不听话的事告诉夏正端。

    夏正端自从郑郁颖死後,整个人都变得没有什麽朝气,彷佛人生的一部分就此失去,孝顺的夏依辰不愿再拿自己的琐事来烦夏正端,因此,她很乖顺的听从夏韦纶的指示,活得像傀儡,完全没有自我。

    夏韦纶天生是读书的料,两年就取得国外知名的大学证书,夏正端笑得合不拢嘴。

    夏依辰很怕夏韦纶会回国,但是他没有,他选择留在国外继续专攻商学硕士。

    夏依辰松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被夏韦纶管得好严、好紧,她常常被关在房里,没有自由,没有自主。她需要去偷偷的透一口气。

    所以,夏依辰并没有让夏韦纶知道她去参加为期三天两夜的高中毕业旅行。

    她在书房里偷了一个夏正端较没用的随意章盖在毕业旅行的家长签章单上交回学校。

    夏宅的佣人、司机们都力挺她,私下已经套好要骗远在国外的夏韦纶的招数。

    毕竟,看著美丽动人的夏依辰活得一点也不开心,他们的心也会泛疼哪

    夏正端虽然把教养她的责任都交给了夏韦纶,不过还是每个月都会把零用钱汇入她的户头里。

    她从来没有用过,里头已经累积了两、三百万元。

    她从来没有自己花过钱,也不知道要带多少钱,带了十万元的现金在身上,怀著忐忐忑忑的心情悄悄的到学校集合,搭上往东部的游览车。

    尤若芳坐在她的身侧,她是坐在夏依辰旁边三年的同学,对於她的际遇多少比其他人清楚些,也同情她。

    依辰,你哥愿意让你出来了&r;

    她苦笑一声,没有回答。 你&;&;该不会是偷溜出来的吧&r;尤若芳大瞻的猜测。

    她眸子一闪,讶异的微张小嘴。

    你早该有这个胆量了&r;尤若芳为她拍拍手,你都被你哥压得死死的,这是错的。你有你的主张与思维,不该每次都被动的听从你哥的教诲,把他的话奉为圣旨。&r;

    她眸子幽幽,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回家&;&;&r;

    怕乐极生悲对吧三天玩完,你回家後他一定会大发雷霆。不然这样好了,快放暑假了,你乾脆来我家跟我一起住一阵子,我们可以天天一起玩,一起睡,你说好不好&r;尤若芳的眼睛闪闪发亮。

    可以吗&r;她退缩了一下,摇头,不好意思麻烦你,我看不用了。&r;

    不不不&;&;怎麽可以不用呢就这麽说定了&r;

    我怕我哥会去你家找碴。&r;她相信夏韦纶有此能耐。

    尤若芳才不怕呢来就来,我偏不放你回去。他只是你哥,又不是你爸你妈,我才不相信他能拿我怎麽办。何况我爸妈一看到你一定会很喜欢你,有我爸妈当我们的靠山跟说客,你哥也没辙。&r;

    真的可以吗&r;她好心动,但她真的拿不定主意,摇摆不定。

    当然可以&r;尤若芳把手放在她的手背上,我们就像好姊妹,一起睡是最好的了。你不想跟我一起睡、一起玩吗&r;

    我想。&r;夏依辰点点头。

    那就这样决定了。放心吧我们好好玩,别想太多,其他的事情,等玩累了、想回家了再说吧&r;

    她真乐观夏依辰无限羡慕。

    夏韦纶不晓得发现她不见了没

    他的表情肯定难看到极点&;&;

    突然地,她打了个冷颤。

    夏依辰睁开美丽的双眸,却发现她的眼前一片漆黑,她的眼眸好像被军上一层眼罩,让她无法得知外在的一切。

    现在究竟是白天,还是晚上

    她究竟在哪里

    她试著挪一挪身子,想要动一动,却吓了一跳,整个人惊恐不已。

    她的双手受制,被分别铐在床柱上,她&;&;她好像是躺在床上吧&;&;

    这触感&;&;这熟悉的气味&;&;

    她应该是躺在自己的房里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睡在花莲的饭店里,怎麽会一觉醒来就变成这个样子动弹不得

    是谁是谁把她抓来这里的

    逃家的妹妹&;&;你睡得可真久&r;低沉讽刺的声音从她的头上传来。

    一阵寒颤从夏依辰的脚底升起,直往背上窜爬,她的全身感到冰冷,头皮更是发麻。

    哥&;&;&r;她的声音抖得不像话,有著明显颤音。

    你要出去玩怎麽可以不说呢让哥哥我好担心。&r;

    我&;&;我怕你不答应&;&;&r;

    所以,先斩後奏&r;他低哼一声。

    我&;&;我知道错了&;&;&r;

    如果我没有把你逮回来,你一定不相信我有这个能耐。你竟然还让整个夏宅的人都为你说谎,你这样子做对吗&r;

    他把她的心" >完全抓住,了若指掌,夏依辰突然觉得他好厉害,似乎所向无敌,却也好可怕,没有任何事可以瞒过他的视线。

    哥,别罚他们。&r; 他们要怎麽处置我会先问过爸的意思,不过,你让我还要派出爸公司里的菁英团去查,耗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把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回来,你是故大思考验一下我的能力吗&r;

    没&;&;我没有&;&;&r;

    她只大约知道夏家有个很大的跨国事业,但没有想到连夏韦纶手上也握有好大的权力。

    能够在一天一夜里将她神鬼不觉的抓回来,这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

    我&;&;我明明待在饭店里睡觉&;&;&r;

    你吸了安眠香,睡得不知不觉。&r;

    安眠香&r;她重复一次。

    那是我们公司组织另外研发出无臭、无害的微香气体。&r;

    哥&;&;我们夏家只是开公司这麽单纯吗&r;她狐疑。

    夏韦纶低笑一声,你也变聪明了&r;他沉思了一会儿,爸确实只有开发事业,我们夏家的事业遍及全球,超乎你想像的大。不过我觉得还不够,当爸把一部分权力交给我时,我买了一个医疗团体与一批菁英帮我做事。&r;

    夏韦纶在夏正端为郑郁颖的死而委靡不振时,就暗中扛起了庞大的事业压力。

    他的智慧与魄力是天赋异禀的,表面上是夏正端在下命令,暗地里却是他行事自如。

    夏正端因为夫妻之恸而思绪大乱,无心工作,外传他因为丧妻而成为工作狂其实都是烟雾弹,实际上他完全没有工作的动力,所有的行事指令都是夏韦纶从电脑的另一端指挥。

    夏韦纶深谋远虑、目光如炬的思考模式让公司赚进了大笔的钞票,业绩比夏正端亲自坐镇时上升了一倍,连夏正端都忍不住对这个好儿子刮目相看、赞誉有加。

    像现在,夏韦纶就一面读书,一面维持公司运作,还一面监控著夏依辰的一举一动。

    换做是常人,早就大呼吃不消,哪像他还游刃有馀,简直不可思议。

    就是他们把我带回来的&r;她无法置信。

    没错。&r;他沉稳的说,眼神深沉得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些什麽。

    哥,你放开我,我不要被这样子铐著。&r;

    一句话,办、不、到。&r;

    哥&;&;&r;

    别叫我,你需要受惩罚。&r;

    好,我愿意写考卷,就罚我写一千张、一万张试卷好不好请你放开我。&r;

    这个处罚你已经习惯了,不好我要换一个方式。&r;

    你要换什麽方式&r;她心跳漏了一拍,慌乱的急问。

    你会感受到的&;&;&r;

    夏依辰的心沉了,她屏住呼吸,连连摇头。

    不&;&;我不要&;&;哥哥,我要见爸爸&;&;&r;

    爸不会管你的,他已经把你交给我管了,你不乖,就要甘愿被处罚。&r;

    我&;&;好,随你处置&;&;&r;她不再轻举妄动,因为於事无补。

    夏韦纶拿掉她的眼罩,让她看清他眼里闪动的莫名光簇。

    那两抹热光好像火焰,她的心彷佛被烧开一个大洞,她全身温度上升。

    我不敢再偷跑了。&r;

    很好。我也要你记住,绝对没有下次。&r;他神色" >沉,口气无情,你敢有下次,就不要怪我冷血&r;

    他的双眼细眯成一条线,看起来无比危险而邪魅。

    拉开她的上衣,把" >衣往上推,他抓住她的双峰,恣意的揉搓起来。

    嗯&;&;&r;体内一股莫名的压力让她情难自禁的吟哦出声。

    这麽快就有声音,你真的很浪,很热情。&r; 他冷笑一声,力道加重,像要狠狠蹂躏她柔嫩浑圆的酥" >。

    会痛&;&;不要这样&;&;放开我&;&;&r;

    她瞻战心惊,不断的挣扎,一边低泣一边叫喊。

    我就是不放一放开你,你就又要挑战我的耐" >、我的怒气底线了。&r;

    不要&;&;哥&;&;&r;

    对,我是你哥,我现在就教你成人的" >爱游戏,你要好好体验,你一定会永生难忘。&r;

    不要放开我&;&;&r;

    我要处罚你,处罚你不甘寂寞,没有好好读书,偷偷的跑去玩乐。&r;

    他用力挤压,看著她白晳的" >房变形泛红,他还不知足,伸舌挑逗著她的" >尖,看著她的" >尖像朵红梅般充血挺立,接著,他张嘴含住,用力一吸。

    啊&;&;&r;

    她惊悸的喘气,难耐地娇吟。 看来你很喜欢的。&r; 她羞红著脸,不敢看他。 他继续吸著她的" >房,两边轮流来回。 她的" >尖深处好饱、好胀,而且隐隐作痛。 是怎麽样的痛楚呢像是&;&;因为莫名的渴望而痛

    痛得那麽尖锐,那麽真实&;&;

    他用牙齿轻轻一咬她饱胀充血的" >尖,她全身一颤,让他惊喜的笑了。

    真的很热情&;&;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你在床上是这麽热情的吧&r;

    她摇头,没有&;&;哥,放开我&;&;&r;

    她全身的力气好像在流失中,浑身提不起半点力气。

    怎麽会这个样子她不知道,她好害怕&;&;

    舒服吗把你的感觉说出来&;&;&r;

    我不知道&;&;好奇怪&;&;&r;而且,她觉得好羞耻&;&; 在他技巧" >的挑逗之下,一股强劲的热流在她的小腹间钻窜著,让她不安、骚动不止。

    这样呢&r;他舔咬著她的" >尖。

    她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暖昧呻吟。

    他居高临下的欣赏她含羞带怯的娇态。

    他的视线好火热、好奇异,她不知所措,侧转颈项看向旁边,酡红的小脸已经火烫了。

    你的身子变热了&;&;有点黏黏的&;&;&r;他抚揉著她平坦的小腹,你会紧张&r;

    她轻轻点头,你会放开我吗&r;

    不会&r;

    她柔滑白晳的肌肤诚实的泛起一层嫣红,他的大掌在她的肌肤上来回的抚" >,你的皮肤很光滑。&r;让他爱不释手。

    他的指尖轻轻弹了一下她尖挺的" >尖,她浑身大颤一下,看起来无助得惹人怜爱,无辜得让人想要继续欺负下去。

    你有著天使般纯真的脸孔,魔鬼般" >感的身材。&r;他的唇瓣勾勒出一抹赞赏的笑意。

    他吻住她的唇,灵活的唇舌在她的嘴里恣意纠缠著她,让她娇喘连连,他的手指拨弄著她的双" >,让她气喘吁吁。

    一只大掌直接撩高她的裙摆,滑向她的大腿" >处,把她的女" >热源整个包覆起来。

    她痉挛的低叫一声,整个脸烧红,扭动著。不要&;&;&r;

    他邪气的瞅著她,你感受一下。&r;他的长指略微" >糙,隔著薄薄的底裤前後有一下、没一下的滑动,她整个人深深的颤悸。

    嗯啊&;&;&r;

    你的叫声真好听。&r;他听得很著迷,修长的手指找到她敏感的花核,轻轻画圆。

    她尖叫、她呐喊,她摆脱不掉他的魔手魅力。

    她的身子变得好虚软,好无力,好热,好烫&;&;

    他的眼神变得深沉,从底裤缝隙往内钻去,直接抚上她的花心,触揉她柔嫩的花瓣。

    呃&;&;&r;她泌出动情的花" >。

    他恶劣的伸出长指在" >口外刮搔著,然後趁其不备,一举入侵她的花径。

    她娇小的身子紧缩不已,紧张得双膝打颤。

    嗯哼&;&;&r;

    在尖细的疼痛里,她享受到了欢快。

    她的体内似有源源不绝的热力,他的长指被紧紧束裹住,他深深的嵌在其中,感受到一层薄膜,轻轻的触" >。

    她吟出细碎的娇啼,小脸充满渴求,柔美的颈项左右的摇动,意识迷乱。

    他的长指来回活动,怕她的娇小无法适应他的" >长,他再加入一指律动。

    嗯&;&;啊&;&;&r;她咬著下唇,难耐地逸出破碎的娇喘。

    他将内裤慢慢的从她身上脱下,悬在一边的脚踝上,然後拉高她的一只玉腿,专注的看著她的美" >正激烈的收缩著。

    你要不要我&r;他邪气的佞笑著。

    她迷蒙,听不清楚,脑海里嗡嗡作响,身子浑身无力。

    他抵著她的唇,她情难自禁的启口,他长驱直入,勾住她的粉舌沉沦在" >爱的魔力里。

    她轻吟一声,声音被他吃掉。

    他热情的吻著她,极尽一切的侵占她整个口腔。

    她软哦娇吟声不断,体内莫名的高压向她侵袭而来,她没有叫出来,就会受不了。

    温度一直在高升中&;&; 他的身子也热到不行,他挺起上半身,迅速脱光上衣下裤,然後重新回到她的身上,赤裸的拥抱她。

    他傲热的火胀直接抵在她的下腹间。

    她讶异的瞠眸启唇,那是什麽&;&;&r;

    要进入你体内的宝贝。&r;

    不要&r;她慌张急叫,太大了&;&;容不下的&;&;&r;

    容得下的。&r;他坚定的说。

    不可以,我们不可以的那是夫妻间做的事,我们不适合&;&;&r;

    谁说不适合我说可以就可以。&r;

    他已经欲火焚身,不可能半途而废。

    她心焦、她心乱口

    他的眼眸因为情欲而黑得晶亮," >暴的扯掉她身上的衣服。

    她失声尖叫,不要&;&;&r;想哭的恐惧让她眼圈泛红。

    她不玩了&;&;

    她不要当他的玩具&;&;

    他抓住她的双腿向外拉开,将她的左大腿搁放在他强健的右臂上。

    这个姿势" >本就是门户大开&;&;

    她羞得想要死掉算了。

    放开我&;&;呜&;&;&r;她的声音像猫咪般软弱无力。

    他伸手扯弄著她的花瓣,你已经又湿又热了,别否认,我不会停下来的。&r;

    不要&;&;啊&;&;&r;

    她仰头,身子火热得让她难受,体内一股尖锐的空虚感让她觉得好羞耻。

    从第一眼见到你,你就是属於我的。今天这一切我早就想做了,若不是你一再的挑战我,我会等到你高中毕业再要你。全是你的错&;&;&r;

    不&;&;我不要&;&;&r; 她的拒绝让他火大,不停的凌虐她脆弱而敏感的花瓣。

    当他扯弄她的花核时,她尖叫著,热情的蜜汁泛滥成灾。

    我本来不想弄痛你的,但你让我太生气了,我要给你终生难忘的教训&r;他气势凌厉,脸上挂著恶魔般的冷笑。

    求求你,不要&;&;呜呜&;&;&r;

    他好像是辣手摧花的通缉犯,望著她粉红的雪肌,喉间逸出" >嘎的嘶吼。

    你听话,你的痛苦就会少一点。&r;

    不要&;&;&r;

    乖,听话&;&;&r;他暗哑著声音,抚" >著她烫红的粉脸,无限柔情,无限依恋。

    嗯&;&;&r;她完全无法思考。

    他著火的双掌捧著她的酥" >揉捏,低下头,他大力的吸吮。

    她的腰间迸" >出一波波的激流&;&;

    欲火无限蔓延,笼罩在他们的全身周围。

    他雄健的身躯覆盖住她,硬挺火热的巨硕男" >抵在她的私密入口外。

    热烫的感觉从敏感的花" >扩及全身每个细胞,夏依辰有一瞬间的清醒,她推著他,我不要&;&;&r;

    男人已被情欲燃烧到快要疯狂了,他就像发情中的雄" >野兽,已无人" >," >暴的让她无法抵挡。

    他直接把昂长的男" >分身慢慢的" >进她的体内。

    好痛好痛&;&;&r;

    她不停挣扎,不停扭动,不停尖叫,不停退缩。

    他退开一点,在她有点放松时,他一鼓作气的刺破她的薄膜。

    啊啊啊&;&;&r;

    她痛到出口无声,一张小脸皱巴巴的,无比可怜。

    他缓缓退出,她的血迹滴落在洁白的被单上。 他的汗水滴落在她的" >前,烫得她缩著身子,而体内的收缩让他还未完全退去的男" >又更巨大了。

    好强烈的存在感&;&;

    我好胀&;&;&r;她呜咽,无助的、可怜的看著他。

    他把她整个花径都撑大了,她好不舒服。

    夏韦纶的手指老练的找到她的珠蕊,摩搓著、揉捏著、扯弄著,让她发出更多媚入骨髓的娇吟。

    她的体内收缩著,愈来愈紧,太销魂了。

    他无法再忍受,双瞳黝黑而且深沉,他用力的摆动腰臀,深深的" >进她的体内,直没入" >处。

    她急喘不止,身体在他的侵占下,有著前所未有的奇妙感受。

    他一直撞击著她,将她撞得灵魂都快要出窍了。

    啊&;&;&r;

    惊人的快感、可怕的电流,她无法制止,也无力制止。

    他放纵自己享受她的稚嫩与紧窒," >哑的低吼、" >重的喘息,像一头猎豹正快意的享受著猎物的美味。

    情欲的气息、暧昧的氛围&;&;

    她的低吟夹杂著他的重喘,他狂猛的摆动,又狠又急、又快又猛,激烈的顶弄著她。

    夏依辰沉沦在情欲的世界里,堕落了&;&;

    她的身体轻飘飘的,热呼呼的。

    在他的带动之下,她头一次看到了真正的天堂。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