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改革家

正文 第199章 善后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整个燕赵战争,燕国征募了二十万燕人参与,在浊鹿攻城战中,前后两个月,燕军损失了四万多,而勺粱之战十万五万大军,战死四万多,俘虏了十一万。

    这是赵国最大的战争收入。至于那两千辆战车,对于赵军来说,不算是什么了,只能拖回去给农人做拉土或者庄稼的工具了。

    不过,对于赵兴来说,还有一笔收入,那就是燕人十几万的青铜铠甲和兵器,在他眼里,融化了,就都是叮当作响的钱啊。

    在赵雍按照绅士的规矩,后来释放燕国卒长以上的将校之后,赵兴依依不舍的送这上千将校出营,还一再的和他们商量:“我用我的银甲,换大家的青铜铠甲,这是多么合算的一笔买卖啊,你们穿着我银光闪闪的盔甲回都,那将多么荣耀?”

    赵兴所谓的银甲,就是他的镀锡的铁甲,外观看着的确是威武的狠,其实,防御上,也比青铜甲来的好。为此,赵兴还特意的拿出了一件青铜甲和自己的镀锡甲做了抗打击对比,结果当然是赵兴的镀锡甲完胜了。

    战败投降和接受投降,都不是一件羞辱都事,但你剥夺人家的铠甲和武器,那就是对投降者的羞辱。

    但赵兴实在是舍不得这些将士身上的铜盔铜甲,那都是自己未来的钱啊,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钱被别人就那么穿走呢?

    但是,有碍于这个时代的规矩,他不能剥下这些投降将士身上的盔甲,所以,他只能请求人家跟自己换,虽然付出了成本,但赵兴还是认为自己会大赚一笔的。

    为此,赵兴不得不放下胜利者的身段,谈判,请求,乃至哀求大家完成这笔交易。

    看到为钱不要脸的老师这样的表现,赵雍不得不捂着脸,派人将赵兴拉回来,因为,战后的善后还需要和老师商量呢。

    一面被拉着往回走,赵兴还恋恋不舍的回头对那些将校大声的规劝:“这样的交换是合适的,大家考虑考虑,再考虑考虑,不成,我再送你们一把钢剑,那可是天下难寻的真的至宝啊——”声音渐行渐远。

    “我们歼灭了燕军二十万主力,让燕国的军事实力大大的虚弱,估计没有五到十年,燕国是缓不过这口气了。”赵雍对赵兴骄傲的道。

    “我认为我的指导思想实现了。”赵兴当仁不让的提醒,这是我的指导思想的胜利。

    “而娄烦人搜刮的手段太娴熟了,现在燕都周围,燕国最富庶的地区,已经达到了想找一根草,都成为了一种奢侈野望的程度了。”许杰这时候才真正看到娄烦的搜刮能力。

    娄烦王就长叹一声:“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啊。在你们的眼里,一个笨重而不值钱的磨盘根本不值一提,但在我们连块石头都难看到的地方,那就是无价之宝,那就是继续生存下去的好东西啊。”

    “北方苦寒,寡人也感同身受,也体会了大王你的苦衷。这次的缴获里,寡人尽量的多赏赐给你些,让你和你的子民的日子能好过些。”赵雍语气亲和的对娄底承诺着。广西

    由于上次赵兴在中间和稀泥,让赵雍对娄烦人的感观发生了变化。所以,这是整个周朝建国以来,第一次,也是第一个和胡人的王这么平等对坐的。说话的语气也不再是官方的,高高在上的辞令,而接近于盟友朋友。

    而这次娄烦出兵五万,对这场燕赵对勺粱之战的胜利,是有大作用的。他不但借道给赵兴,出其不意的让赵军冲到了燕都城下,让燕君和他的群臣彻底的乱了阵脚,为此昏招迭出;更在勺粱决战的时候,阻挡住了燕军不多的想要增援的军队,让整个战役仅仅一日就结束了。这些可谓功不可没,获得整个战役的缴获的分配权力是理所应当的。

    在赵兴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赵雍和带来的臣子们没有怎么反对。在他们看来,上次娄底派出使节,带去牛羊到浊鹿军前,就是娄底对赵国纳贡,娄底就已经是赵国的附庸了。给跟随参战的附庸国以平等的战利品分配,这是宗主国该表现的宽容和贵族风度。

    “这次派使节去燕都责问燕王哙的不礼之后,我们战胜了。寡人该不该按照规矩和他筑坛会盟,然后向燕国索取战败国的征税呢?”赵雍向赵兴请教。

    赵兴果断的摇头:“规矩虽然如此,但这个规矩却不适合于现在。”

    “请兴君分析。”紧赶慢赶过来的礼部尚书谨慎的称呼,谨慎的询问。

    赵兴道:“第一,这次是燕人首先挑起的战争,我们向他们派使节责问,是应该的。但目的不是和他没完没了。我们胜利了,就应该见好就收,再打下去,看着我们都能趁势灭国,但我们不能那么做。因为我们把他们逼急了,他们狗急跳墙,我们就会陷入没完没了的消耗战里。这不符合我们赵国的利益。”

    赵雍和他的臣子们就一皱眉,因为他们实在不习惯赵兴动不动就拿利益说事。大家都是君子,是绅士贵族,贵族怎么能把利益总是次果果的挂在嘴边呢?挂在嘴边的,应该是周礼,是大义,是天下大道。虽然,赵兴说的对,但装也必须装。

    “只要我们向天下宣布了燕国的不仁和不讲道理,我们占据道义的制高点。然后我们撤兵,就会让天下的诸侯看到我们的仁德宽容,就会看到我们守礼,这会让君上获得巨大的好名声。现在君上还年轻,还没有得到其他诸侯真正的尊重。所以,不惜一切代价让君上获取诸侯的认可和尊重,才是第一重要的,这也再次附和我们的利益。”

    礼部尚书深有同感,自己为赵国奔走在各个诸侯之间,深深的感受到因为国君的年轻而被轻视的痛苦:“兴君说的对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在不损失我们的利益的时候,做些宽容让步,这是必须的。”

    “而君上最好也不必和燕王哙见,因为那是对燕王的一种羞辱,我们没有必要打击燕王的自尊心,那会让他的思维改变的。改变了思维,让我们不了解,对我们没有好处的。”

    赵雍想了下,最终心有不甘的恨恨道:“当初他那么的羞辱我,我却不能羞辱回去,真的不甘啊。但老师说的对,那就按照老师说的办吧。”

    “那么太后那里该如何处置呢?”礼部尚书继续问:“赵太后毕竟是我们赵国的太后,是君上的母亲,君上应以孝道之名奉回啊。”

    赵雍一想老妈对自己那么样子,就气呼呼的闭口不语了。

    “古语云,子不嫌母丑,母亲虽然做错了,哪里有儿子记恨的权力呢?先有郑庄公掘地见母,我们的国君就应该三请太后回家。赵太后是赵国的太后,总是在燕国,对君上的名声不好,为了表示国君对太后对孝敬,请国君带兵,是带兵,去燕国国都郊外迎接太后归国。”

    礼部尚书就苦笑:“带兵去燕国国都郊迎,赵太后要是敢出来才怪呢。”其实,在坐的所有人,是都不希望赵太后再回国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