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高中生的监护人老公

正文 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花呢。”真是的,一看到张婶就忘记水龙头还开着水呢。

    张婶却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把她往里推去,并对着外面倒车进车库的张叔说道:“喂!老头子,你马上去浇花啊。”

    “好了,好了。我这就去啊。”外面传来了张叔的声音。

    “格儿,”张婶拉着格儿坐在了沙发上,“让张婶好好看看你。你怎么就这么离开了呢?让人着急的。你都不知道,你刚走的那几天,先生都不成样了啊。”说着这些,张婶长长叹了口气,“好了,回来就好了。我和你张叔还买了好些吃的东西呢,一会我们就准备晚餐啊。你打电话问下先生,回不回来吃饭。”

    “他说回的。”其实这几天雷御已经上班了,但是每天他依旧按时下班,然后和格儿一起吃晚饭。

    “好好,我这就准备去啊。”

    那张铺着白色桌布的餐桌上,雷御和格儿坐在一边,张叔和张婶坐在一边。木讷的张叔什么话也不会说,孩子是一个劲地吃着饭。

    张婶举起了手边的高脚杯,说道:“来,过年的,我们一起喝一杯。也庆祝格儿回来了。”

    张叔马上跟着举起了杯子。雷御和格儿在一笑后,也举起了手边的就被。

    格儿懂事的说道:“谢谢张叔张婶,以后又要麻烦你们为我C心了。”

    “说什么呢?你也知道,这个家其实挺冷清的。先生忙,整天不在家,你能在家陪陪我,我开心还……”张婶的话突然僵住了,她的目光紧紧落在了格儿拿着杯子的左手上。

    格儿随着她的目光看去,那正是她的戒指啊。

    雷御也看出了张婶的疑惑,一笑后说道:“张叔张婶,这么多年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了。现在格儿的身份是我的未婚妻。以后也请你们多照顾她,包容她。”

    “呃……”这个转变张婶不是没有察觉过,只是有些突然,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倒是张叔马上说道:“那我们以后就叫格儿做‘雷太太’了。”

    格儿羞涩的一笑:“不用的,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格儿就好了。”

    121婚纱照事件

    生活总会慢慢变好起来的。就像现在的格儿,走在a大的林荫道上,哼着流行歌曲。已经开学了,她复学了,但是却只能跟着大三重新学过了。

    阳光温暖的洒在早春的街道上,路旁的紫荆花开得很热闹。格儿那一身名贵的裙装,和这城市的繁华呼应着。她在两年前离开这里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还会有再次站在这里的机会,更加想不到的是,还能穿上这么漂亮的衣服。

    她站在学校门口,一双大眼睛张望着东边。因为那将是纯美出现的方向。因为她们是已经约好了的,所以不到一会儿,一辆计程车就停在了格儿的身旁,纯美从里面探出头来:“格儿,上车!”

    格儿马上也钻进了计程车中。

    “你什么时候能拿到驾照啊?”纯美一见到格儿就问道,“我期待着你下次约我出来的时候能开着车子去接我呢。”

    格儿没有认真听她在说什么,而是把手轻轻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轻声问道:“怎么都不见大起来呢?”

    格儿的手就这么被她打了一下,说道:“才三个多月呢,至少要四个月以上才能感觉到他大起来。”

    前面的计程车司机不耐烦的回头对着他们两说道:“小姐,你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听到司机大哥这么一问,她们两这才发觉,原来车子还没有启动呢。纯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去蝴蝶树影楼。”

    车子开始朝着影楼的方向驶去。今天正是她们约在一起的原因。今天就是格儿和雷御的婚纱照大揭秘的时候了。

    那穿着正黑色套装的配着白色衬衫的接待员热情的接待了她们。当格儿看到放在影楼大厅角落上那超大幅的婚纱照的时候,不禁哇哇大叫起来。

    那真的是太美了!而且水晶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他们啊。枯黄的树叶,白色的婚纱,沉睡在落叶中格儿,美丽的真的就像一个公主一般。而雷御正轻吻着她的额,一切就像童话王子将公主吻醒一样。

    “好漂亮啊!”纯美也夸张地大声喊了起来。

    “是啊,是啊。”一旁的接待员笑意盈盈的说道,“新娘子这么漂亮,新郎也是很有型的。这么美丽的瞬间应该能让更加多的人欣赏到。而且我相信新娘子也一定希望自己的幸福被更多的人见证吧。”

    看着美丽的相片,听着她甜美的声音,格儿已经迷糊的只知道点头了。

    “那么,”那个接待员将格儿引到了一旁的小桌子旁,拿出了一份协议,“小姐是不是愿意将你的婚纱照让我们放在橱窗里,让更加多的人见证你们的幸福呢?”

    格儿微微的一愣。纯美惊喜的摇着她的胳膊道:“格儿!你要成为明星了。让每一个路过这里的人都看到你的幸福吧。”

    让大家都看到啊,这样好像也不错啊。格儿没有多想,就接过了那接待员手中的笔,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非常感谢你,小姐。”那接待员马上将协议递给了身后的副手,“我们将按协议在所收费用上再给你打八折的。”

    还能再少收点钱啊!真好!格儿傻乎乎的笑着。

    当那巨幅的婚纱照在张叔和工人们的共同努力下,稳稳地挂在了他们那张圆形大床的床头的时候,个儿真的感觉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了。她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久久看着那照片傻乎乎地笑着。

    她真的是他的新娘了啊。洁白的婚纱,和他相拥在一起的画面,真美好。一切有点像在梦中一般。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梦的话,那么就千万不要让这梦醒来啊。

    但是这份美好很快就被张婶的大叫声打破了。张婶在大厅扯着嗓子大声喊道:“格儿!格儿!你快下来啊!”

    格儿疑惑的从那沙发上跳了下来,是什么事情让张婶这么急的找她呢?她急冲冲地跑下了一楼。

    “你看看!你看看!这个!”张婶手中拿着一张商报,就递到了格儿的面前。

    格儿疑惑的接过报纸,那占了半张版面的婚纱照马上就映进了她的眼中。而标题是“雷氏董事长和小女佣的高调婚纱照”,小标题是“小女佣麻雀变凤凰”。而那婚纱照正好就是记者在蝴蝶树橱窗中拍到的。

    天啊!那天为什么没有想到会这样呢?这样的事情对于她这个根本就不起眼的小女佣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对于雷御……那些有钱人的婚姻不是曾经和股市挂钩的吗?会不会……

    看着格儿那越来越担忧的表情,张婶安慰她道:“好了,这样的事情雷先生会处理好的。”

    可是格儿还是很紧张,她紧紧拽着那报纸,担忧的看着张婶说道:“你说,他……”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等先生回来再好好和先生说吧。”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格儿只好点了点头。

    现在的工作即使有些忙碌但是还是很有生气的。因为雷御现在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奋斗了啊。他要为了格儿,为了以后总会出现的孩子做好准备啊。

    安静的办公室被几声敲门声打破了,随着敲门声后走进来的是雷御得力的秘书塞琳娜。虽然天气已经炎热了起来,但是塞琳娜依旧穿着那样封得严严实实的套装。

    她脸上有些焦急,手中拿着一张报纸递到了雷御的面前。“董事长,你看这个用不用处理一下。”

    雷御这才从那文件中抬起头来,接过她手中的报纸。那巨幅的婚纱照让任何人都不能忽略它。

    雷御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然后他对塞琳娜说道:“先去影楼把相片撤下来,然后……”他轻轻叹了口气,相信现在这张报纸已经很多人看到了,那么再解释什么似乎总有越描越黑的感觉了。“算了,等几天看看吧。”

    塞琳娜接到指示,马上就转身出去处理了,而雷御则有些烦躁地丢下了手中的签字笔。现在正是股市有些动荡的时候。江氏集团前段时间就因为下游厂商的产品出了问题,现在赔了不少钱呢。希望这次的事情对雷氏不会有什么影响才好。

    夜已经深了,空荡荡的雷家别墅大厅中,格儿还穿着棉布睡衣靠在沙发上,努力地睁开已经快要闭上了的眼睛。

    在再一次点头下来的时候,她惊醒了,马上就甩甩头像暂时抛开那份疲倦。可是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作用一般。她还是决定到餐厅去取杯水来提提神算了。也不知道雷御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

    当格儿一边喝着水,一边走回大厅的时候,雷御也推开了大门走了进来。

    “怎么还没睡?”他淡淡地问道。

    格儿马上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跑到了他的面前,将手中的水杯放到了茶几上,然后从睡衣口袋中掏出了那张报纸,递到了他的面前,她弱弱的说道:“对不起。”

    雷御扫了一眼那张已经看过了的报纸,从她手中扯过来,随手丢在了茶几上:“婚纱照领回来了?”他还是那么淡淡的问道。

    格儿咬了咬下唇,轻轻点点头:“真的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的。昨天我去看婚纱照的时候,她们一个劲的夸我们照的漂亮,然后就让签了协议,我以为只是在橱窗里挂挂就完了的。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

    “我已经叫人去处理了。”他打断了格儿的话,靠近她,用食指轻轻勾起她的下巴,让她面对自己后,才很严肃的说道,“你必须要明白,格儿。我虽然并不算是什么公众人物,但是有很多人都在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

    格儿还是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会注意的。”

    雷御轻轻叹了口气,牵着她的手,往楼上走去:“算了,我应该多带你出席公众场合,让你能尽快溶入商界中,做一个合格的雷太太的。现在已经很晚了,上楼休息吧。”

    合格的雷太太啊?!她要怎么做呢?

    这场风波并没有这么容易就过去了。虽然影楼的橱窗很快就撤下了雷御和格儿的婚纱照,可是报纸上关于这件事的言论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一些小报直接指出,婚纱照中的人是一个大学生,而且一直住在雷家。甚至有记者蹲在雷家别墅门口就为了证实格儿真的是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住在这里似的。

    而对于这些,雷御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天空下起了绵绵的细雨,Y霾得让人开启了车子的雾灯。

    雷御让车子缓缓从停车场驶上了街道。在转角处,一个粉色的身影突然冲出了街道。他连忙踩下了刹车,让车子马上停了下来。

    那粉色的人影已经倒在了地上,雷御马上就下了车,查看那粉色的人影。

    那是一个披散着卷发的女子,她正跌坐在车子前,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脚。

    “小姐,你有没有事?用不用去医院?”他蹲下身子扶起那跌坐在地上的女子。在那卷发被撩起后,雷御才看清楚那是江华。

    正文 122 受伤害

    “不会吧,”格儿的回答也并不是很肯定的样子,“我们一直都很注意的啊。”

    “那你怎么一闻这味道就吐呢?这不就是怀孕了吗?”想着格儿刚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发觉有想吐的感觉啊,是闻到那扣R的味道后才这样的。

    格儿咬了咬下唇,如果真是怀孕了的话,那就麻烦了啊。她才刚刚复学,不会要像纯美那样为了生孩子而休学吧。

    “好了好了,一会先生回来了,你跟先生说。我看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这段时间看着先生和格儿甜蜜的样子,真是让人羡慕啊。

    可是张婶的建议马上就被格儿否定了。“张婶,”格儿说道,“还是不要和他说的好,没几天就是周末了,我约纯美陪我去医院检查,等有了确定的结果再和他说。”

    “也是,也是。”张婶应着。

    看着张婶那一脸高兴的样子,格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现在并不是要孩子的时候啊,而且他会喜欢这么一个没有一点提示就来到他们身旁的孩子吗?

    ·

    华丽的会场,明亮的灯光,精致的酒杯,漂亮的小点心,穿梭在它们中间的华衣丽影,还有……虚伪的笑容。

    至少格儿是这么认为的。这些人她大都不认识,可是还要挽着雷御的手臂穿梭在人群中,对着他们微笑着,听着他们讨论现在的商业局势,而且一点也听不懂。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初读大学就报商业管理之类的专业,现在也许还能C上一两句话了。

    突然会场上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来人的身上。格儿也随着大家的目光望去,那正是黎天杰夫妻。

    黎天杰一身浅色的西服,衬着韩璐同样浅色系的礼服,两人噶然是一对璧人。几名记者对着韩璐一阵猛拍,希望能从照片中找到一点关于她怀孕了的确切消息。可是韩璐是一个很会打扮的女子,她身上那礼服的下摆轻松垂下,显得很自然,而且也看不出小腹上的曲线来。

    在黎天杰夫妇融入会场之后不久,那些记者们马上又找到了另一个焦点,那就是江华。

    很多人都没有料到不氏集团的大小姐今天会出现在这个宴会上,因为江氏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她的出现让人疑惑。

    江华站在宴会大门前,扫视了一遍全场,马上就找到了雷御的位置,她径直朝着他走去。

    “雷先生,就知道能在这里见到你。”她朝着雷御甜甜地笑道,“格儿,你好啊,好久不见了。”

    格儿也只是出于人前礼貌地微微一笑而已。

    江华继续对着雷御说道:“雷先生,谢谢你那天送我回家。”

    “那是我应该做的而已。”雷御冷淡地回应着她,然后轻拥着格儿的腰,把她带向了另一旁。

    在远离了江华之后,格儿才嘟着小嘴问道:“你干嘛送她回家啊?”

    雷御一边将一杯红酒递到了她的面前,一边回答道:“我开车的时候撞到了她,她崴了脚,所以我才送她回家的。”

    “哦。”格儿轻轻应了一声,伸手接过酒杯的时候,却突然僵住了手,说道:“我喝果汁就好了。”如果真的是怀孕了的话,那么还是不要喝酒的好啊。

    雷御有些疑惑,以前的格儿多少也能喝下一小杯红酒啊,今天却说要果汁。但是他也没有多想什么,将递到她面前的酒杯换成了果汁。

    这时韩璐朝着他们走过来,轻轻对格儿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对雷御说道:“御,我给你介绍几个日本的社长。”

    雷御轻应了一声,对格儿说道:“你先自己吃点东西吧,一会我就过来找你。”

    “嗯。”格儿应着,看着韩璐挎着雷御的臂弯走向了那边的人群中。她转身给自己拿了一块精致的糕点。糕点还没有放进口中,身旁马上就有人对她说道:“格儿,你现在可风光了啊。”

    不怀好意的语气,让格儿即使不看过去也知道自己身旁站着的就是江华。

    江华继续说道:“我真想不通,就你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女人,是靠着什么手段从人家女佣,哦不,应该说最先是养女才对吧。从人家的养女变成现在的身份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格儿轻声回答着。

    “那我就说明白一点好了,你根本就不熟悉这个圈子,你看看你前几天给雷御惹了多大的麻烦啊。只要有你在身边,他……”

    “哟!江大小姐和郝小姐聊着呢?”有人C了话来。她们两随着声音看去,只见韩璐手中端着一杯果汁,走向了她们两。而雷御还有那边和别人交谈着什么。

    有人C入,江华自然摆出了一副可怜的姿势,微微一笑,低下头。

    “怎么不继续说了啊?”韩璐站到了格儿的身旁,“我也真的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江大小姐呢。而且还是一个人出席,怎么没有让你那姓绍的未婚夫陪你出席呢?还是想在这里钓到别的金龟婿啊。要知道,你们江氏现在也许也只有金龟婿能救得了的了。”

    江华的眼神一闪,突然大声地说道:“既然两位不希望见到我,那么我离开好了。”说着就装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

    就在她低头奔跑的时候,竟然撞上了一名端着酒杯的侍者,侍者一个不平衡,手中的酒杯全洒了出去,而且是不偏不倚地就洒到了站在那里和别人谈着事情的雷御的身上。

    一时间那些小报的记者又是一阵镁光灯闪过。他们拍到的画面是,江华带着一脸的泪痕,一个劲地对雷御说着“对不起”,然后就跑出了会场。

    把事情连起来看,就变成了,江华被韩璐和郝格儿欺负,最后含泪离开的景象了。

    韩璐不为所动地一个冷哼,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格儿却有些不安的样子,这不是让别人误会了吗?

    “你啊!”韩璐对格儿说道,“又不是你的错,别这个样子让人看笑话。她那是演戏呢,难道你还真的要配合她演下去不成。”

    听了韩璐的话,格儿也长长吁了口气,脸上重新带上笑话不去顾及周围人的目光。

    ·

    夜,已经深了。车子疾驰在街道上,朝着花山小区的方向奔去。

    路灯偶尔照在开车的人的俊脸上。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西装上衣被坐在一旁的格儿抱着。因为那上面洒上了不少的酒水。

    “刚才的事情……”格儿只开了个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雷御伸手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没关系,韩璐和我说了。你没有错,你做得很好啊。”

    听了他的话,格儿仰起头,微微一笑。

    “对了,”雷御继续说道,“明天我要去日本出差几天,去四五天这样就回来了。那边市场总监的位置定下来了,过去看看。”

    格儿突然就皱起了眉头:“明天就走吗?”后天就是周末了啊,原来还想着周末和纯美一起去医院检查,如果真的是有了的话,她就订一个大蛋糕,写上这个消息,让人送到公司给他。这样就能让他在公司的时间里好好想一想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啊。可是现在,他又要出差了,计划就要取消了啊。

    雷御有些疑惑地看着格儿的表情,说道:“怎么了,我就去几天而已啊。”以前他也常常出差啊,格儿也没有这个样子过啊。

    “哦。”格儿只能轻声应着了,心里却沉重了起来。

    周末,阳光灿烂,院子里的花开得也很灿烂。可是在二楼卧室中的那张大床上,格儿却沉着一张脸,躺在床上,仰头望着那大幅的婚纱照发呆。

    今天原来是和纯美约好一起去医院的日子的,可是现在已经将近中午了,她都还没有起床呢。

    张婶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格儿,怎么还没起床呢?”她看着床上那都还穿着睡衣,头发蓬乱的格儿说道。

    格儿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那你今天不去医院了?”张婶可是也很着急希望得出结果的。

    “不去!”格儿有些不耐烦地回答着,“不想去!”去了又怎么样?就算真的怀上了,那么也不能告诉雷御啊。他在日本呢,他的出差打乱了她原来的计划。

    正在张婶还想说着什么的时候,格儿放在枕头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连忙接听了电话,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今天不去了啊。没心情。……什么?是吗?……”电话就这么挂断了,格儿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对张婶说道:“张婶,快把今天的商报拿来给我看看。”

    “怎么了?”张婶疑惑着。怎么她就这么急呢?而且商报也不是她爱看的报纸啊。

    “快去!快去啊!”格儿推着张婶催促着。张婶只好马上走下楼去取报纸了。

    等报纸拿上来的时候,格儿已经梳洗好,焦急地扯过报纸就翻了起来。

    当她在报纸上看到了自己和雷御前天出席宴会的消息的时候,确信了纯美说的话。

    在那张照片下,是有关格儿以前的经历。包括什么家庭破产,给雷御当“养女”换学费,出走和别的男人结婚,现在因为钱又瞒着雷御回到他的身旁,用手段成为他家里的女主人。

    天啊!这是谁爆料的啊!虽然所有的消息前都加上了“据说”两个字,但是这也太让人迷惑了吧。

    江华?!知道这些事情,而且会爆出去的人也只有她一个而已!

    格儿气愤地将那报纸丢到了地上,重新躺回了床上。

    张婶疑惑着捡起了报纸,匆匆看了几眼。她连忙说道:“格儿啊,这样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的,先生会处理好的。”

    床上的格儿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嘟着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格儿,先下去吃饭吧。都中午了。”张婶小心翼翼地提议着。

    可是床上的格儿还是不说话,就那么生着气。为什么那个江华就是要和自己过不去呢?为什么她问题这样一次一次想诬陷自己呢?讨厌死了。

    ·

    夜晚来临了,雷家别墅的大厅里一片明亮。张婶坐在沙发上忙着她的C花,张叔坐在另一旁看着报纸。

    格儿总算肯下楼来了。饿啊,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

    “张婶。”她不好意思地叫着。今天张婶叫她下楼吃饭的时候,她连应都不应一声呢。

    “格儿啊,”张婶并没有为今天的事情而恼怒格儿,反而很热情地说道:“饭菜给你留着呢,在锅里蒸着。你拿出来就可以吃了。”

    “嗯。”格儿应了一声走向了厨房。

    简单的三道家常菜,被放在大锅中保温着,这就是家的感觉啊。蒸汽下,格儿微微一笑。突然觉得自己并不应该这么生气、担心啊。因为现在她有家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在这个家里,大家都会为她想办法的。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格儿一手端着碗,一手接听了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雷御的声音,他说道:“格儿,吃饭了吗?”

    “正在吃着呢。”

    “怎么这么晚才吃啊?”日本和中国的时差并不明显,现在在中国应该也是夜里八九点这样了。

    “哦,今天……今天下午我出去外面,在外面吃了才回来的。现在是在吃宵夜呢。”格儿马上撒了谎。她并不想让雷御担心些什么。

    “那你先吃饭吧。一会再晚些我再给你打电话。”说着雷御就想要挂断电话。格儿马上焦急地说道:“等等等等……”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雷御问道。

    “嗯……”报纸上的那件事情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说好,格儿想了一下,还是直接明说吧,“今天的上有关于我的消息,说……”

    “哦,那件事啊。”听着雷御的口气,好像他早就知道了这么一回事似的,“你不用担心的,韩璐已经在处理了。”

    韩璐在处理?上次的事情是他的秘书赛琳娜处理的,为什么这次要他们的总经理亲自处理这样的八卦新闻呢?格儿还是在思考着,雷御已经说道:“好了,先吃饭吧。什么也不用想了。一会晚点我再给你打电话。拜拜。”

    说完雷御就挂断了电话。

    格儿有些心情低落地捂着自己的手机,叹了口气。可是一会儿后,她又笑了起来。家的感觉啊。不管发生什么事,总有他在为她挡风遮雨。真好!

    这个周末过得真的一点也不快乐啊。原来计划得这么好的,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还平添了报纸八卦这种烦人心的事。

    格儿为了抛开这样的心情,约上了纯美一起逛街。女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喜欢用花钱来带给自己快乐。她也不例外啊。

    在买了很多的东西,再送纯美平安回到家后,她才顶着漫天的星星缓缓驱车朝着花山小区驶去。

    从市区驶往市郊的花心小区,有着一段较为偏僻的路段。但是每天都会经过这里,格儿也没有感到害怕。

    此刻,她正慢慢地让车子绕开好路旁的石块。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缺德地,把一些石块放在了路中间。而且又是在晚上,要是开车一点没有看清楚的话,说不定还会出事呢。

    几块更大的石块让格儿不得不停下了车子。她有些气愤地下了车,看着路中央那大石头狠狠地吐了口气。白天都还没有的石块,现在竟然多到堵住了路!连她这种小型的车子都过不去。而且一路来也有石块,现在就是倒车回去也很难了。

    格儿只好走向了那些石块,弯下腰试着滚动一下。也许她能滚动其中一两块,能让车子过去就行。

    几个黑影在这个时候突然冲到了格儿的身后,在她还没有来得及惊叫的时候就捂住了她的嘴,把她往路旁的黑暗中拖去。

    她挣扎着,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脚上的鞋子也被踢掉了一只,双手胡乱地挥舞着,试图能打到拖着她的人。可是她的力气怎么能和两个大男人相比呢?

    在路旁黑暗的草地上,那男人终于放开了格儿。在她得到自由的那一秒钟,她马上就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救呜……”

    命字还没有出来,她的嘴就被一块布紧紧地塞上了,让她再也喊不出任何的声音。

    格儿终于看到了抓住自己的人。那是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一个矮小一些,另一个中等身材,但是偏瘦。

    他们一个人用绳子紧紧地绑住了格儿的双手,另一个人压住了她的腿。

    他们想干什么?抢劫?弓虽.暴?不!一定要想办法找人来救自己,不能这样啊。

    “刷”一下,格儿身上的裙子被其中一个男子撕开了,他还抓着她的下巴,让她仰起了脸。

    “咔嚓”一声,一阵镁光灯闪过,映亮了这片黑暗。

    照L照?他们是要钱?格儿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问题。想着逃离的方法。

    “喂!”身后抓着她的那名男子突然大声喊道,“你不要开灯!会把我也照进去的!”

    “这么黑,不用闪光灯上面也看不到,笨蛋。”举着相机的男人说道,“再说,像她这样的有钱人家的女人,死要面子,她才不会去报警呢!你怕什么?”

    “那你来抓着她,我来拍啊!”说着,那男子就松开了手。

    格儿看到了这个好机会,马上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趁着他们两人还在争执的时候,就朝着外面的马路跑去。她记得这节路上有路面监控摄像头的,只要她能跑到路边,应该就会有警察在监控室里看到她才对。

    可是在她刚跑出没有几步,脚就被人牢牢地抓住了。她脸朝下地重重地跌在了草地上。

    脸上、腰上、脚上都是痛的感觉。可是格儿心中有一个声音却喊着:“孩子?!”她的肚子里也许已经有了孩子了啊,这么摔下来,孩子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啊。

    “想跑!”抓着她的那个男人大声喊道,“告诉你,今天你是跑不掉的了。乖乖地配合一点的话,我是不会动粗的。”

    由于格儿掉下去的时候,脸旁正好有一小块石块。正是这个小石块让她得以吐出了口中的布。她大声喊道:“那么不要动我!不要动我!我可以给你们钱!你要多少都可以!”

    那两个男人一听,愣了一下,相继着一笑,说道:“小姐,你说真的?”

    看着这两个男人似乎相信了自己,格儿也放缓了声音:“真的。你们要多少?说吧。”

    两个男人相互看了一眼,后,其中一个说道:“人家可是给了我们两万呢。你能给我们多少?”

    人家?!他们是被人指使的?才两万他们就做这样的事情!

    格儿咽了咽口气,说道:“我给你们四万,你们放过我吧。”

    两个男人又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说道:“行!你……不行!你怎么拿钱给我们?你一走就会报警了!”

    说着,他不由分说地就上前一个巴掌打在了格儿的脸上。“哼!想骗老子啊。没门!”

    格儿在这个巴掌的重击下,头狠狠地撞到了草地上,撞上了一块石块上。顿时,她的额角出了鲜红的血,剧烈的痛也让她昏了过去。

    “喂,”另一个男人有些担忧的说道,“她怎么了?一动不动的。不会死了吧?”

    “你……你看看去。”那男人一听,也害怕了起来。

    他们慢慢靠近了格儿,伸手探向她的鼻息。在手指离鼻子还有四五厘米的时候,他们就同时“啊啊”大叫着跳了起来,朝着草地外跑去了。

    现在这事情可真的是闹大了啊。

    正文 123 怀孕?

    白白的墙,白色的床单,手臂上凉凉的感觉,一切有些模糊。眼前还有一张模糊的脸,是……御!

    格儿一个惊醒!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就紧紧捂住了小腹:“孩子呢?!孩子呢?孩子呢?”

    身旁的雷御马上抱住了她,轻轻在她耳畔旁说道:“格儿!格儿!已经没事了啊!没事了啊!我们在医院呢。”

    格儿挣扎着推开了雷御,双眼紧紧盯着他,还是那么紧张地问道:“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孩子?!”雷御有些疑惑,再看着她紧紧捂着小腹的样子,难道格儿怀孕了?他连忙对着身后同样关切地望着格儿的张婶说道:“张婶,你去叫医生过来。”

    “哎哎。”张婶连连点头就走了出去。

    雷御爱怜地整理着格儿那散落下来的头发,轻声安慰着格儿:“格儿,你现在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啊。听话,先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在他柔声安慰下,格儿缓缓地在那张病床上躺了下来,但是眼睛中还是充满了恐惧和担忧。

    医生很快就来了,那是一个中年女医生。在医生进来的时候,格儿又反S性地坐了起来,紧紧抓住了医生的手,焦急地问道:“医生,我的孩子呢?孩子没事吧?”

    “孩子?!”那医生一时也有些弄不明白了,她说道:“小姐,你先放松,我给你说下你的情况,你现在只是有一些外伤,头上的伤也没有什么问题,只要经过休息很快就能出院的了。”

    “不!不!不是这些!”格儿摇着头,焦急地说着,“我是说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我……孩子……”说着,格儿的双手又再一次捂上了自己的小腹。

    雷御在一旁补充道:“医生,她之前是不是怀孕了?”

    “没有啊!”那医生一头的雾水,“她进来的时候我们给她做了全身检查了,没有发觉有怀孕啊。”

    听着医生的话,格儿呆在了床上。原来她并没有怀孕啊。原来……她没有怀孕啊!格儿马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格儿,”雷御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轻轻拥着她。

    格儿在他的怀中哭着说道:“我……以为有孩子了呢……为什么是这样的呢……孩子……”

    “没关系的,”雷御安慰着她,“只要人好好的就行了,孩子以后总会有的啊。”

    “对不起,我真的以为……”雷御轻轻擦去了格儿脸上的泪。

    张婶送医生出去了,这间小小的病房里一下就只剩下了格儿和雷御了。雷御这才轻声问道:“格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他提前赶回来,本来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没有想到,还没有回到家里,就接到张婶的电话说格儿被警察送到医院里来了。当他在医院看到满身伤的格儿,昏迷在床上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心痛啊。他才离开几天的时候,他的格儿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格儿一边哭泣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出了那晚上的情景。

    雷御在听她的话以后,疑惑道:“他们确实是说‘人家给了他们两万’?”如果真的有人在背后故意这么伤害格儿的话,又会是谁呢?而且还敢这么直接对她下手?

    格儿擦了眼泪,点点头。

    “好了,先休息吧。”雷御扶着格儿轻轻躺下。可是格儿却紧紧跩着他的衣袖,弱弱地说道:“我想回家!我不想在这里!”

    “好,我一会去跟医生说啊。让张婶先给你吃点东西。”说着雷御就转身出去了。

    张婶拿着早已经准备好的粥走了进来。格儿在闻到香味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真的已经很饿了。

    可是才了两口粥,格儿眼睛又红了起来。

    “怎么了?格儿?粥不好吃?还是伤口又疼了啊?”看着格儿手上、脚上、头上都缠着纱布,真是让人心疼啊。

    “张婶……”格儿又嘤嘤哭了起来,“我其实没有怀孕啊。”前几天,虽然也不能完全确定是不是怀孕了,但是内心深处却时时期待着这个孩子。现在真的让她好失望啊。

    “好了,不要这样了。你和先生以后总会有自己的孩子的啊。那是迟早的事情啊。”

    “可是……我真的以为是有了啊。”格儿一边吃着粥,一边哭着。一滴滴眼泪落在了饭盒中。

    ·

    雷氏集团办公室二十六楼的董事长室,现在是没有人敢进去送死的了。看了商报的人都知道原因。商报上可是一点也不吝惜版面来报道这样的事情啊。

    雷氏集团董事长前段时间刚曝光的婚纱照女主角,被人在一处路旁弓虽.暴了!虽然那弓虽.暴两个字的后面连打着三个问号,在内容的陈述上也没有明说是被弓虽.暴了,但是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就是这个意思!

    雷御一脸烦躁地将手中的报纸丢到了地上。现在的记者都喜欢这么夸大其辞,胡写一通。

    而且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去开记者会澄清。那样的话只会越描越黑。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什么也不做,让人们慢慢忘记这回事。

    雷御在把目光对着桌面上的公文发了五分钟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在这样烦躁的状态下办公,所以站起身就朝外走去。

    ·

    夜幕已经降临了,流年酒吧里也热闹了起来。烟味、酒味、香水味,,一声声桌球声中夹杂着女人和男人调笑的声音。

    雷御脱下了西装外套,也扯掉了领带。一手拿着球杆,一手拿着酒杯。在将手中酒杯放在球桌沿后,他俯下身,准确地一杆进D。跟在他身后的那兔女郎马上兴奋地跳起来,就靠在他的身上,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个红红的唇印。

    一旁的阿何抱着球杆看着他一杆又一杆地打下去,问道:“御哥今天心情不好吗?放着这么大一家公司的繁忙公务有空到我这里来打球。”

    雷御一边瞄准着桌面上的球,一边说道:“别告诉我你没有看到报纸。”

    “哦,那件事啊。”阿何拥着身旁的兔女郎,“警察应该在办了吧。”

    雷御一杆失力后,换上了阿何。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为自己点上了烟,才说道:“我不相信警察。因为下手的人并没有真正做出实质伤害来,这样的事件警察不会把它当成大案子认真办理的。”

    “没下手成功吗?”

    “对!”

    “而且,下手的人背后应该还有人用钱收买他们的。格儿只是一个没有什么价值的大学生而已,谁会下手这么对她?很明显,这似乎是因为我的原因了。”

    在阿何将桌面上的球全打入D中后,他才落座在雷御身旁,很严肃地说道:“御哥的意思是……让我们帮忙看看?”

    “对!有把握吗?”

    “就冲着御哥这样的大老板,我想我们兄弟传回来的消息一定会很快的。”说着朝着雷御一笑。

    雷御自然是知道他话中的意思的,也跟着一笑,算是答应了。

    ·

    夜,已经很深很深了,整座别墅都已经安静了下来。

    格儿躺在那圆形大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睁大着两只眼睛在黑暗中细细听着楼下的声音。

    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摸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可是雷御却还是没有回来,打他的手机也总是打不通。

    “嗒嗒”楼下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格儿马上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拧开了床头灯。

    接着是上楼的脚步声,然后是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当雷御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格儿马上有些兴奋地喊道:“你回来了!”

    可是很快她那兴奋的表情就被失落代替了。因为今天雷御不仅仅是晚回了,而且他身上的衣服不是很整齐,在他拧亮大灯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他脸上、脖子上的唇印。在他走到沙发旁,丢下手中的西装外套的时候,那浓浓的酒味更是让格儿不能忽略了。

    “睡吧。我洗完澡就陪你。”雷御淡淡地说着,就走进了浴室。他甚至没有发觉格儿眼中闪烁着的泪花。

    这么晚才回来,而且是带着一身酒味和女人的唇印回来的。那么说,他之前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且……格儿不争气地落下了泪。她知道,虽然医生也证明了她没有被弓虽.暴,但是在男人心中,这样的事情谁不会在乎呢?

    格儿躺下后,关掉了床头灯,背对着另一半床,用被子擦去脸上的泪水,然后闭上眼睛,让自己装出一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水声停止了,大灯也被关掉了,雷御轻轻滑入了被中。

    许久,身后的雷御并没有像平时那样轻拥着自己。他真的有问题!格儿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舒服,这样的不舒服让她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她在被子中翘了翘臀部,让自己的身体能碰触到雷御。

    可是雷御却在感觉到她的碰触后,往外移了移,远离了她。

    格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她腾地坐了起来,拧亮灯的同时,也用力掀开了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

    雷御也因为她这么一闹,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坐在身旁的格儿。她一副气愤的样子,眼中也带着泪水。

    “你……”格儿大声地吼道,“你和什么女人乱来了?”

    听着她突然冒出来的话,雷御先是一愣,然后才说道:“格儿,很晚了。睡吧。我今晚只是有事晚回来了一点而已,没有和别的女人乱来。”

    “我才不信呢!”格儿依旧吼着,她靠近了雷御,指着刚才那红色唇印的地方就嚷着,“这里,还有这里,都被女人亲了,衣服也不整齐,你还说没有乱来吗?”

    看着她气愤的样子,还有听着她的话,雷御一笑。看来他的格儿现在已经开始学会怎么质问他了。以前她可没有这样的胆量啊。

    “你还笑!”格儿更加生气地大声吼道,“你……你是不是……”说着格儿就轻轻哭了起来。

    雷御看着她哭泣的样子,马上也坐起了身,伸手帮她擦去泪水:“是什么?别哭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只是去一些特别的场所谈事情,所以才会这样的。只是这样而已,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突然,格儿一个反身就将雷御压在了床上,她坐在他的身上,用力擦去了眼泪,用宣布的语气说道:“你是我的!我不要其他女人碰你一下。如果……如果你是因为那件事情而介意的话,那么你就明着和我说好了。”

    雷御看着骑坐在自己身上的格儿,她的手腕上还缠着绷带,头上的伤也没有好,但是……该死的,这个女人不知道这样的姿势没有几个男人会忍受得了的吗?

    “格儿,下去!”雷御压抑着已经被她点燃的感觉用冷冷地声音说道。

    可是格儿并没有听他的话,反而俯下身来在刚才那印着唇印的地方狠狠亲了几下:“我不要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说着,她又吻上了他的唇。

    雷御微微地吃惊着,任由着格儿的舌在他口中交缠着。可是……

    他还是推开了她,看着她的眼睛很严肃地说道:“格儿,你身上还有伤,会弄疼你的。”

    “我不在乎!”格儿再次吻上了他。

    看来,已经无法停止了。雷御放纵了身体中那早已经奔腾起来的感觉,伸手推开了格儿,同时也解开了她睡衣上的扣子。

    “格儿……”雷御迷醉着眼神,看着格儿第一次这么主动地在他的身上摇动着自己的身体。

    格儿也被这样的感觉冲去了理智,她在他的耳旁小声地呢喃着:“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不准你和别的女人这么做。”

    雷御听着她的话,一笑。挺起了自己的身体。就因为他这个小小的动作,让格儿不禁低吟出声来。先前是出差着,回来后却因为担心格儿身上的伤而一直没有要求过她。积蓄在身体中的欲望,早已经到了忍耐程度的极限了。

    他坐起了身,抱住了格儿,在她耳畔说道:“是你勾引我的,一会弄疼你了,你可不要后悔啊。”

    格儿紧紧地抱住了他。在这一刻,他就是属于她一个人的。而她也是属于他的。

    (扫黄,省略了)

    ·

    这是恢复上学的第一天。已经到了下课的时间了,雷御把车子依靠在学校大门对面,等待着格儿的出现。现在她的情况并不适合自己开车,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格儿上下学都安排张叔或者雷御自己接送了。

    正在雷御有些无聊的时候,车窗外有人敲响了玻璃。他转头看去,竟然是江华。他可不记得江华也读这所学校啊。

    江华并没有等雷御做出回应,就已经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座的位置。“真难得见到你啊,雷先生。”

    雷御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虽然不喜欢她的出现,但是出于礼貌也不好直接赶人家下车啊。

    “等格儿吗?”她问道。

    “对,那你呢?不上课?”

    说着,江华就低下头,眼眶红红的样子,轻声回答道:“我现在已经休学了。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我大概连大学也不能读完了。”

    “那你今天是……”总不会说是故意在这里等他的吧?

    “我本想找绍和海的,让他先跟他父亲谈谈,让他们公司帮我们度过这个难关的。可是他现在连我都不见了,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啊。”说着,她就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哦。”雷御只是这么应了一声。他可不会傻到女人在他面前装下可怜,他就要掏钱包出来做那英雄救美的傻瓜。

    “哦,对了,格儿的事情……我听说了。”江华看着雷御有些不耐烦地转头看向了外面,连忙转换了话题。“你……”她继续说道,“是在等她吗?”

    “对!她快要下课了。”

    “嗯……”江华顿了一下,才说道,“虽然说,我这么问很冒昧,但是我还是想为雷先生不值啊。格儿既然已经……都那样了,雷先生又是一个受关注的人物,难道雷先生还打算和她在一起吗?”

    雷御这才将目光看向了江华:“格儿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要她的。在她大学毕业后我们就举行婚礼。”

    听着他的话,江华微微一愣,她根本没有想到雷御会是这样回答的。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死心地再次问道:“要是……我说如果……她真的被人给……怎么样了,你还会跟她结婚吗?”

    “会!”雷御看着江华,很严肃地回答道,“不管格儿身上发生了什么,只要还是她,我就要她。”

    她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她真幸福啊。我好羡慕她。雷先生,让我靠一下你吧,就一下!”

    没有等雷御答应,江华已经倾过身子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雷御正要出声制止的时候,她却突然又坐直了身子,朝着雷御一笑,说道:“谢谢。我也该回去了。”说着她就下了车,还站在车外朝着他挥挥手才走开了。

    可是江华并没有走远,而是慢慢在那街道上踱着步子。她就是看到格儿看见了雷御的时候,才快速靠到了他的肩上。在格儿走向他们的时候,她才下车朝着雷御笑,并故意避开了格儿的。她相信没有哪个男人会真的一点不去在乎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扒了衣服的。也没有哪个女人会亲眼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靠在一起而不生气的。

    他们之间的感情现在应该已经很脆弱了吧。

    还有,他不是说,不管格儿身上发生什么,他都要她吗?世界上哪有这样的男人啊。如果格儿真的发生了什么,让他亲眼看到的话,那么相信他也不会为这句话而信守承诺的。不如……就让她来试试看好了。

    格儿一身运动装正好把身子上还残留着的瘀伤都遮住了。她嘟着小嘴坐上了副驾驶座,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江华问道:“她怎么在啊?”反正这个女人她就是不喜欢。

    雷御也感觉到了格儿的不高兴,他回答道:“她来找绍和海的,见面搭几句话罢了。回家吧。”说着,他就启动了车子。

    格儿却怎么也不舒服了,心中总像堵了口气一般,吐不出,吞不下。

    雷御开着车,用余光看了一眼格儿,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后,马上说道:“怎么了?不喜欢我和江华在一起?”

    “不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格儿嘟着小嘴嚷着。

    “别生气了。”雷御伸手过来溺爱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和她只是随便说几句而已。而且我也不喜欢这个女人啊,心机太重了。”

    “真的?!”

    “嗯。”

    听着他的话,格儿才重新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雷御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用蓝牙接听了电话:“喂!”

    “御哥。”电话中传来了阿何的声音,还有那酒吧里暧昧的音乐声,“你要的消息兄弟我找到了。”

    “嗯,晚上我去你那里再谈。”他可不想在格儿面前说起这样的事情,对于格儿来说,现在只要让她开心地过每一天,渐渐忘记了那件事就好了。

    “好啊,我调好酒等你。拜。”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雷御摘下蓝牙耳机,对身旁的格儿说道:“晚上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不用等我了,我可能会比较晚才回来。”

    格儿马上嘟起了小嘴,小声而害羞地要求道:“不准去找别的女人。”

    雷御看着她那模样,不禁一笑:“好!晚上回去找你做运动。”

    格儿那低着的脸就马上红了起来。

    正文 124 危险

    因为这几天雷御不知道在忙些什么,都是张叔在接送她的。雷御说再过一段时间,等江华家彻底宣布破产,他们家搬出这个城市以后再让她自己开车上学的。真是奇怪了!她能不能自己开车还要看江华家的经济条件啊。

    一辆黑色的小车缓缓停在了她的身旁,那并不是张叔的车子,格儿有些疑惑地偏着头朝这奇怪的车子里看了看。

    她还没有看清车子中的人,只觉得一阵香味飞来,然后就昏倒了。

    (这个情节似乎用了三次了,哎~~~没办法,大家就当情节需要,导演安排吧。)

    ·

    夜已经很深了。漫天的星星下雷御才开着车子回到家中。大厅中有着些许异样。因为以前的这个时间中,张叔都是早早休息了的,而现在他还有些紧张地坐在沙发上,拨打着电话。

    “先生啊,你可回来了!”张婶一看到雷御就迎了上去,还没有等到雷御应一声,她就急急说道:“今天张叔没有接到格儿,都这么晚了,也没见格儿回来。你说……会不会出事了啊?”

    雷御一听,马上警觉了起来,问道:“她的手机打不通吗?”

    “我们都打了十几次了!”张叔坐在沙发上手中依然拨打着电话。

    正在这个时候,雷御的手机响起了。他匆匆接下了电话,电话中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说道:“雷先生,想看看你的格儿和别的男人快活的画面吗?”

    “江华?!”这个声音不是很熟悉,但是应该是她没有错。

    “对!是我!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刚才问你的问题啊,你想看吗?”

    “你干什么?!”雷御低声吼着。他应该在知道上次的事情是江华安排的后,就应该尽快行动,而不是妄想着给这个女人留条后路的。

    “别急啊,想看的话,就到海边的七号仓库里来吧。要快点啊,要不就要错过了。”

    雷御马上挂了电话,就冲出了大厅,马上启动了车子。也不管身后那对焦急的张叔张婶。

    车子以每小时300码的速度在海边空无一人的仓库前飞驰着,寻找着那七号仓库。在车子以一个漂亮的回旋在七号仓库前停下来后,雷御马上掏出了手机,拨下了号码。

    “阿何,叫人到海边七号仓库来救人。另外,报警!”说完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相信,以他和阿何这么多年的交情来看,他能理解他的意思,并能办好事的。

    雷御大步走向那七号仓库。

    仓库中几盏大吊灯把这里点得很明亮。空空间场地中央放着一张长形的桌子,桌子上的格儿被人捂住了眼睛,反绑着双手,就连脚也被绑上了。

    “哈,你来得可真快啊。”坐在那桌子一旁的椅子上的江华打量着走进来的雷御说着。

    而这里不仅仅有着这两个女人,还有四个体型彪悍的男子。看来他们就是江华请来的人了。

    雷御看着江华说道:“你想怎么样?”

    “御……”听到雷御的声音,桌子上的格儿马上出声喊道。可是她的话一出口,她身旁的男子马上就打了她一巴掌,狠狠吼道:“闭嘴!”同时一把手枪抵住了格儿的头。

    手枪的出现让雷御倒吸了口气,他没有想到江华竟然会找到这样专业的黑道分子来做这样的事情。

    江华站起了身,一手扯掉了格儿眼上的布,说道:“请你来看好戏啊。说实话,雷御,我不相信一个男人在亲眼看着他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占有以后还会要她的。今天我倒想让你来证实一下了。”

    雷御轻轻吐了口气,让自己保持镇定地说道;“江华,我知道你家里出了事,也许你现在还不是很了解自己在做什么,我必须提醒你一下,你是在犯罪,而且你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意思。即使你伤害了格儿,你也照样什么也得不到。”

    “可是我能得到快乐啊!我就是不喜欢看到她笑的样子。”

    “这女人疯了!”雷御心中暗暗骂道。

    江华说道:“好了,废话少说了。开始吧,上演一场好戏给雷董事长看看。”

    她的话说完,那四个男人中的其中一个就走近了格儿,一点不含糊地撩开了她的裙子,在格儿的尖叫声中扯下了她的小裤子。

    “住手!”雷御大声吼道,“江华!你有什么你冲着我来!”在面对着还指着格儿头上的那把枪,他不敢直接冲上去动手。因为对手能这么熟练地拿着枪,自然也会有开枪的。他紧紧拽起的拳头“咯咯”作响。

    江华一个箭步冲了上前,就在雷御的脸上狠狠打下了一巴掌,大声喊道:“为什么你就这么狠心!几年前,你明明以我的男伴出席了我的生日宴,那么多商界的人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就连我也以为你是默许了这段政治婚姻,可是你却当众丢下我就走了!要救我们家的公司对于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你却连我厚着脸皮自己脱衣服面对你的时候,你都还那么的绝情!你就是要看着我们江家败落,就是要看着我江华成为一个什么也没有的下等人你才高兴是吧。对!我就是下等人。可是现在,我就要看看你到底爱她爱到什么地步!”

    她真的疯了!雷御压低着声音轻声说道:“江华,现在先放了格儿吧。你家的事情我可以再考虑。”

    “对不起,”江华说道,“我已经想好了,等法院宣布我家破产之后,我就去当舞小姐好了。所以,我家的事情就不用再考虑了。”

    “那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格儿?”

    江华一个冷笑,退后了几步,对身后的那些大男人道:“给我打他,打到他躺下来说不出话,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女人被你们几个轮着玩一遍为止。”

    接到命令,除了那拿着手枪的男人没有动之外,其他三个男人都朝着雷御走了过来。

    “御!别管我!你快走啊!”格儿也不顾顶着自己头上的枪,大声地喊了起来。

    江华拿起一旁的布条就狠狠塞进了格儿的口中,制止了她的声音。“你就安静地看着他被打吧,然后再让他安静地看着你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有多风S。”

    “呜呜”格儿的口中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来,可是她的泪水却不停地流了下来。

    为什么雷御就这么傻呢?他根本就不该来啊!

    雷御看了格儿一眼,就马上转向了走向他的那三个男人。因为他现在不能分心,他要尽快地处理好这三个男人才行。

    在一个拳头挥向雷御的时候,他灵巧地一个闪身就躲开了。他可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到的。十几岁就混黑社会,他打的架可也不少。

    在那三个男人几次拳头落空之后,江华急了,她朝着雷御大声喊道:“雷御,你只要乖乖站着被打就好了,不然,我就让他开枪了!”她给了那拿着手枪的男人一个眼色。

    雷御看了看那男人,他的眼睛S出的光很镇定,很冷。不管他会不会为了不华这样的女人去开枪杀人,雷御都不能拿格儿的性命来开玩笑啊。

    在一个拳头再次挥来的时候,雷御没有再躲开了。那拳头狠狠打在了他的左脸颊上,瞬间,他的嘴角马上留下了一两滴鲜红的血来。

    看着他被打,格儿挣扎着,口中“呜呜”地喊着,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这么看着他为她受苦。

    第二拳!第三拳!……三个男人的拳头就像雹子一样落在了雷御的身上。慢慢地,他终于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额上、脸上全被鲜血染红了。但是他告诉自己,不能就这么倒下,因为他倒下了,他们就要对格儿下手了。而他能做的只有支撑着,拖延时间,等着阿何或者警察的到来。

    他的目光看着格儿,桌上的格儿被捂着嘴,根本就说不出声来,可是他看到了她的眼泪。他好心痛,他的格儿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伤心地哭了。如果,不是他的话,江华根本就不会伤害她。

    重重的一脚踢在了雷御的肚子上,让他吃痛地歪倒在了地上,目光也不得不离开了格儿。

    “咚!”突然一声巨响C进了这个仓库中。那是仓库门被打开的声音。也因为这个声音,拿着手枪的男人一个错愕,看向了门外。

    倒在地上的雷御突然一跃而起,冲上前就紧紧抓住了那男人的手,重重地砸到了桌面上。那男人吃痛地丢开了枪。

    来人正是阿何,他的身后还有着十几名兄弟。场面很快就安静了下来。阿何带着兄弟们将雷御和格儿都围了起来,对着那四个男人说道:“识相的就快走!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我也不想得罪你们老大,但是我们来之前已经报了警,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来了。”

    听着他的话,那四个男人相互看了一眼,一个冷哼后撩下了一句狠话:“下次再给你们好看的!”说着就匆匆跑出了仓库。毕竟为了钱和一个自己送上门的女人不值得和警察作对。

    “别让江华走!”人群中的雷御一边喘息着一边说道。

    阿何马上明白过来,拦住了即将要逃出仓库的江华。

    雷御吃力地站着,扯掉了格儿口中的布条,再解开了她手上的绳子。

    “御……呜呜……御……”害怕的格儿只能这么一遍一遍哭喊着他的名字。

    雷御深吸口气,让自己那越发昏沉的脑袋清醒一些。他吃力地扯着格儿脚上的绳子,并轻声安慰道:“好了,格儿,别哭了。都过去了啊。”

    绳子终于被他解开了,他伸手抱住了格儿,轻轻吻了吻她的额。让她的头上也染上了他的血。

    “御……疼不疼?你为什么……不自己走呢?……御……”

    听着格儿在他耳边的哭泣,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对她说话了。可是他还是做了一个深呼吸,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格儿,对着她微微一笑,说道:“没事的,我没事。一会警察就来了啊。”

    格儿捧着雷御那满是血的脸,还想说着什么,可是他的身体却从她的手中滑落了下来,重重摔在了地上。

    “御!”格儿惊叫着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把雷御抱在了怀中:“御……你不要有事啊……御……我还等着做你的新娘子呢……我们……我们都还没有登记结婚呢……御……不要这样啊……”她的泪水一滴滴滴在了雷御的脸上,冲开了他脸上的血迹。但是她怀中的雷御却没有睁开眼睛的力气了。

    阿何连忙拨下了急救车的电话,心里也无数遍地说着那些为什么来得这么迟的警察。

    趁在阿何打电话的时候,江华突然冲向了外面。试图能躲避这一切。因为这些都不是在她的设计中的,她也只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人而已,她是那么的害怕这样的场面啊。哪怕这一切根本就是她造成的。

    可是她却没有能逃脱,因为几辆鸣着警笛的警车已经挡住了她逃跑的路。

    正文 125 结局

    安静的医院中,只有格儿那微微哭泣的声音。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人更加的不安。

    阿何实在听不下去这个女人一直这样哭的声音了,他不耐烦地说道:“小姐!你能不能安静一下啊?医生刚才不是也说了吗,御哥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伤,现在也只是在包扎而已。”

    格儿瞟起眼睛,望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来低声哭着。

    急诊室的门被打开了,几名医护人员推着一张病床走了出来。格儿连忙围了上去,在床上的雷御双眼还是紧闭着,头上、手上,凡是露在被单外的部分都缠上了绷带。

    “御,御。”格儿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可是床上的人却一直没有回应。

    在医护人员将雷御安置在一间宽敞的病床上后,那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医生才说道:“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啊?”

    “我是!”格儿马上擦干了眼泪离开了雷御的身旁。一直以来,都是雷御在帮助她,保护她,今天在他昏迷的时候,就让她来照顾他一次吧。

    那男医生吩咐道:“一会会有护士来给他打点滴的。他受的都只是皮外伤,一会就能醒过来了,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格儿不停地点着头。

    医生则要走出病房,病房外马上就围过来了两名警察。这次毕竟是报了警的,所以现在警察也在C手这事了。

    格儿刚要走出去,阿何就拉住了她,对她说道:“你留下来照顾御哥,警察那边我去就可以了。”

    她正想拒绝他,可是在她看向床上的雷御的时候,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正在有些吃力地看向她。

    格儿马上就奔到了病床旁,坐在靠近病床的椅子上,看着满身是伤的雷御,那泪水又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御……”

    雷御无力地抬起了手,想擦掉她脸上的泪水,他轻声地说道:“怎么又哭了?刚才不是已经不哭了吗?现在我动不了了,得靠你了。所以你不能哭啊。”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格儿面对着医生,仔细听着医生说话。那一刻,他轻轻一笑,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也有要依赖这个小女人的时候。

    听着雷御的话,格儿擦了擦眼泪,用还满是鼻音的声音说道:“御,你现在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没事的,几天就好了。格儿,”雷御说道,“你打电话通知张叔张婶了吗?”

    格儿摇摇头。

    “那黎天杰呢?”

    格儿还是摇摇头。

    雷御吃力地一笑,看来他的小女人还是不够理智啊。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照顾好他这么一个大男人呢?当然需要别人的帮忙啊。他吩咐道:“你先给张叔张婶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受了点轻伤现在在医院。他们知道要做什么的。至于黎天杰,你就直接让他过来就好了。警察那边你不用管,阿何会处理好的。”

    格儿连忙点着头。

    “我好累,我先睡一下了,格儿,不要离开。”

    “好,我不走。我一会就打电话通知他们过来。”

    在看着雷御重新闭上眼睛后,格儿从放在一旁的他的衣服中掏出了手机,她的手机早在被抓住的时候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在她握着手机,正在拨号的时候,床上的雷御又睁开了眼睛。他无力地抬起手,搭在了她的手上。

    格儿马上看向了雷御,他看着她,说道:“格儿,我记得,你好像说你还没有能当我的新娘子呢。是吗?”

    那是她在看着他昏倒的时候说的话,他竟然听到了。

    雷御继续说道:“等我出院,我们就去登记吧。等你大学毕业后,我们就举行婚礼。”

    他真的要娶她了啊!格儿的眼中再次泛起了泪花:“好!我们结婚。”

    ·

    一个星期后

    一片绿茵茵的草地上盛开着很多鲜花,洁白的大楼,优美的环境,让人根本不相信这里会是收容站。

    一辆宝马跑车缓缓停在了停车场上。雷御一身深西服走下了车子,他此刻的状态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刚出院两天的人,只是他额上还包着的那一块四方的纱布提醒着他,那天的事情是真真实实的。

    车子的另一旁走下了穿着浅色衣装的格儿。看着雷御已经先进了收容站,没有等待她的意思,她微微嘟起了嘴。可是她的雷御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何必自己一个人不高兴呢?

    想着这些,格儿转为了一笑,马上跟上了雷御的脚步。

    当他们按照约定来到接待室的时候,江老先生和一名医生已经在那里说着话了。看着他们走进来,江老先生马上起身说道:“雷先生,郝小姐,真的很对不起,我的女儿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这个做父亲的……”

    “好了,江老,”雷御说道,“这也不是你的错。现在事情都过去了,你也不要再自责了。”

    听着雷御的话,江老先生更是惭愧地低下了头。

    这时,一旁的医生也站起了身,说道:“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去看看江华吧。”

    说着,他就带头走出了接待室,走向了走廊的另一头。

    医生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是这样的,警察在对江小姐的审讯过程中,发现了她有严重的人格分裂。她对那天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的记忆。所以让我们心理医生对她的病情做出诊断。”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一扇铁门前。铁门上有一小块玻璃,可以让人看到里面的情形。

    里面是一间只有着一张小床的空房间,浅蓝的墙,浅蓝的床,那一切都透着浅浅的蓝色。而穿着白色病号服的不华正披散着头发,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眼睛无神地望着地下。

    那医生继续说道:“经过我们对她的几次试验,证实了她是一个患有严重人格分裂的病人。在她的心里,她有时候是一个大小姐,有时候是一个充满报复心理的舞女,有时候是一个只有五岁智商的孩子。对于这样的病人,法律上不追究刑事责任。这也是我们请三位今天来的原因。”

    格儿上前一步,透过那小小的玻璃窗看着里面的江华。她的眼中再没有以前的傲气了,那低垂着的眼,看上去就像被吸光了生气一般。格儿转看向了雷御,等待着他的意见。

    雷御对着那医生说道:“她能一次两次伤害郝格儿,这样不追究她的责任的话,谁能保证没有第三次呢?”他不像格儿那样富有同情心,他只知道,像那样的事情还是这辈子都不要再遇上的好。

    “我保证”一旁的江老先生马上说道,“我保证!我会带江华得远远的。我会给她找医生看病的。她不会再伤害你们了。”

    看着江老先生那恳切的眼神,格儿拉了拉雷御的衣袖,轻声说道:“算了,既然她是生病的,而且只要把她带走就好了。”

    “这是放弃追诉权的同意书,”那医生递上了一份文件,“如果两位同意让江华由她的监护人带走的话,请在上面签字吧。”

    雷御低头看向身旁的格儿,为什么他的格儿就是这么的善良呢?不过也正是她的这份纯真和善良才让他爱上她的啊。他也只好在那医生递上来的一份放弃追诉权同意书上签下名。

    不管怎么样,江华也受到了教训了。

    签下字后,雷御就拉着格儿的手,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车子缓缓驶去出了收容所,但是并没有朝着花山小区的方向走去,而是驶向了市区。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格儿连忙问道:“御,我们不回家吗?你要去上班了吗?韩璐不是说给你放一个月的假吗?”格儿一下问出了好几个问题来。

    “不回家,我们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啊?!”格儿微微一愣。在出门的时候,他可没有跟她说要直接去登记啊。

    雷御一笑看了她一眼,说道:“怎么?想后悔了吗?”

    格儿羞涩地低下头,露出了笑容。她才不会后悔呢!一辈子都不会。她就是要做他的新娘子。

    可是格儿却突然抬起头,指着他的额说道:“你这里还贴着纱布呢?怎么照证件相啊?”

    “撕掉就好,然后用头发挡住伤口就行了。”

    “那等几天吧,等你伤好了我们再去。”

    雷御溺爱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我怕你后悔了,又逃跑了,我上哪里去找你呢?”

    “我才不会跑呢。”格儿嘟起了小嘴。

    两年后

    a大校园里今天特别的热闹,因为这是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走在大学里,到处可以看到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他们或在照相留念,或在一起写着毕业感言。

    当然,在场的还有很多的学生家长和朋友。而其中最能吸引人眼球的就是那一身白色衣服,手里拿着一大束红艳艳的玫瑰的高大男人。只要是常看商报的人都知道,那是身价几十亿的雷氏集团董事长雷御。

    他那一大束玫瑰在人群中真的很显眼,可是他却要很吃力地在一大群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中寻找着一个根本不起眼的女生。确切地说,那是他的妻子,法定的妻子了。只是这个消息并没有几个人知道罢了。

    不远处正在照相的格儿看到了他,马上朝着他跑了出来,也不理会她身后正在准备和她一起照相的抱着一个小婴儿的纯美。

    雷御看到了这个跑过来的女人,眉头一皱,也管不上这里还是公共场合,马上大声喊道:“别跑!慢慢走就好了!”一边说着,他一边大步走向了格儿。

    听到他的话,格儿马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放慢了脚步。

    雷御走近她,就说道:“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不要这么跑,很危险的。怎么都不注意一点呢?”

    格儿吐了吐舌头:“我忘记了吗。”

    “为什么总是忘记呢?”

    听着他有些僵硬的语气,格儿马上转移了话题,从他的手中抢过了那玫瑰,并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谢谢你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哎呀!”纯美抱着那小婴孩也走近了他们,说道,“格儿怎么搞的,照相照到一半呢。雷先生也一起来照吧。”

    “不用了。”雷御看着纯美,他的目光转向了纯美怀中那粉嘟嘟的小女孩,一笑,然后说道:“今晚到我们家一起吃饭吧。张婶做了很多好吃的呢。”

    “呃……”纯美还没有回答,格儿就抢先说道:“好啊,好啊。纯美和宝宝一起去也热闹一点啊。”

    雷御继续说道:“你也好和格儿一起选选婚纱、场地什么的。离婚礼也不到一个星期了很多东西都没有定下来呢。”

    “婚纱?!”纯美总算反应过来了,她马上吃惊地看向了格儿,“你真的要结婚了?真的要嫁给这个钻石王老五了?真的假的?”高中时候和她一起挤一张床的情景仿佛都没过去几天,她眼前的好友竟然真的成了有钱人的太太了?

    “真的!”格儿骄傲地说道,“祝福我吧。”

    “可是……”纯美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你也不用这么急啊,才刚毕业,过个几天就结婚?”虽然一直有人说大学毕业就结婚,但是也不至于毕业几天就举行婚礼吧

    格儿马上羞红着低下了头,浅浅地笑着说:“再不举行婚礼的话,我的肚子就不下婚纱了。”

    这回纯美吃惊地张大了嘴。格儿那娇小的身材塞在那韩版的裙子中真的看不出来啊。

    “好了,太阳已经很大了。”雷御催促道,“我们先回家吧,别热感冒了。”说着,他就牵着格儿的手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在他身后的格儿看着他的背景,扑哧一笑。阳光映在这个高大的男人身上,他真的属于自己的了。他会一生陪在自己的身旁,看着属于他们的孩子慢慢长大。

    回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他,被他赶出家门,在雨夜中去找他,第一次睡在他的身旁……这次点点滴滴都仿佛没有走远。

    现在他们在了自己的孩子,孩子正在她的肚子中悄悄成长着。这一切是多么的幸福啊!他们的孩子的小名就叫幸福吧。他和她,加上他们的宝宝,这就是她郝格儿最大的幸福了!

    (完)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