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汤家丽小说

正文 第六十六章(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可以我来喂妳小斌解开了裤带,露出他硕大的对着汤加丽的脸。

    汤加丽知道儿子要她干什麽,她不得不张开嘴,抬起头凑进儿子的下身。儿子很快撒了出来,热呼呼的体打在她的脸颊上,儿子很快调整好角度,泻进她的嘴里。

    汤加丽大张着嘴,而喉咙则吞咽着。儿子排出的尿味道不是太浓,汤加丽勉强喝了一些下去,然后只是配合着儿子,微微张着嘴。

    汤加丽的姿势和神情激起小斌极大的欲望,他见汤加丽不再喝了,就撒到她头上,浇的她满脸都是,头发湿漉漉的,还有她的衣服、裙子,全都湿透了一大片。儿子排了很长的时间,尿浸满了汤加丽的全身,他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

    你今晚表现不错。小斌经过这一番前戏,早就兴奋得一柱擎天了,他放开汤加丽,暗示了一下。

    汤加丽便会意地爬到儿子脚前,用香口轻轻咬住儿子的裤裢拉了下来,又口舌并用的将儿子那硬梆梆的厌物叼了出来。

    小斌舒服的靠着墙角仰坐下,屈起大腿分开。

    汤加丽跪在地上,握住儿子的部,轻轻的把头含入嘴里。儿子很爽的颤抖了一下。儿子阳具实在太了,汤加丽的樱口无论怎样努力也只能吞下半既便如此,她的整个口腔都胀得满满的变了形,就服务水平来说,她比桑拿里的那些娼妓有技巧多了,她懂得按男人的状态进行调整,她很有技巧的吞吐总让男人们按捺不住爆发的欲望。

    汤加丽先用舌头在嘴里舔食着头,儿子的壮而光滑,色泽也比较白,头很幼嫩,样子没有平时被迫看的那些a片的男主角那么丑。她用舌头绕着沟冠处游走了一会儿,退出来,又去舔别的地方。

    汤加丽用心的舔着儿子的屁眼,会。儿子舒服的直颤。接着汤加丽把囊吃在嘴里,再含儿子的毛。最后她又回到上,用舌头勾住它的部,一遍遍来回的舔着,自下而上,时而从中间横着咬住。儿子今天没洗澡,部带着特别的骚味和刺激味,但汤加丽不敢表现出半点厌恶。

    汤加丽一直舔弄到头处,儿子的整都干净了。汤加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口吞进了半含住吮吸起来。

    这些动作小斌已经很熟悉了。

    滋、滋轻微的唾和摩擦声,极大的刺激着他的快感。渗出来了,混合着汤加丽的口水,顺着流下来。

    汤加丽开始用嘴上下套弄起来。小斌抓住汤加丽的手反扳到背后,这样汤加丽的重量就倾斜在头部,小斌一按,汤加丽整个头就低下去。已经顶到了汤加丽的喉咙,可小斌还不肯放松,汤加丽尽量的吞咽,头已经到达深喉,整被她吃进三分之二。

    汤加丽的屁股翘的很高,屁眼向上。小斌支起上半身,一只手仍然扳住汤加丽的手臂,另一只手越过背后伸到她的屁股,中指索着她的屁眼。找到后缓缓的用力按进去,然后揉搓了几下。

    汤加丽那里本来已经在隐隐作痛,儿子的手又干燥,被儿子一搞汤加丽不由得一颤,颤动传到儿子头上,让儿子很爽,于是就继续抠汤加丽的肛门,甚至把中指完全进去。

    终于,小斌松开汤加丽立起身来,汤加丽跟着仰起头,再度用手握住的部,用嘴巴快速的套弄起来。此时,儿子已快控制不住了,但他不甘心就此完事,他急急的把从汤加丽的嘴里抽出来,静脉缠绕的阳具上闪动着香唾的光泽。

    快,作个金独立。小斌笑着,不怀好意的看着汤加丽。

    汤加里顿时面红耳赤。

    小斌让汤佳丽做的所谓的金独立,就是像舞蹈演员经常上的形体课那样,双手扳住左脚从身后翘上来,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形,脚板贴到头顶,右脚独立支撑着身体。

    这个动作本是造型极具观赏极能凸现女身体曲线美,可一但在裸露的情况下便具有了特别秽的意味,因为女的下体征也在肌的极限绷张中更加突出。

    小斌偏偏就喜欢这个,来了兴致了叫汤加丽做出这个造型观赏。本来以优秀舞蹈演员著称的汤加丽,完成这个动作只是小菜,可是今日却困难之极,下体被王大群肆虐的红肿不堪,连走路都很艰难,就是想抬起腿,双手被缚也无能为力。

    妈的臭婊子连这个动作都做不出来了我来帮妳。小斌把汤加丽的两只手用手铐铐在前,然后用房顶上的一铁链扣住手铐;同时他把汤加丽的一只脚绑在固定在地上的一个铁环上。

    小斌开始拉动铁链,铁链被向上拉动,汤加丽的手越举越高,她的身子被渐渐的拉直了。她的脚把地上的铁环拽的咣咣直响,可小斌仍在拉着铁链,她的挺了出来,肚子挺了出来,身子象被拉长了似的,骨节也开始嘎嘎作响,她那只没被绑着的腿不由自主地来回拍打着,全身的肌一阵阵抽搐。

    这时铁链停了下来。小斌又拿过一细麻绳,死死地捆住汤加丽没被绑在地上的另一只脚的大脚趾,然后用一麻绳栓死细麻绳,再将麻绳从房顶挂铁链的那个铁环上穿过。

    小斌拉动麻绳,汤加丽的那只腿被拽着向上举起。被奸了一夜的汤家丽,下身肿痛得要命,她的腿一抬就顶住了那微微凸起的肚子,可小斌却不管这些,死命地把她的腿向上拽。她的腿被拽的高过了肩,她疼的大口直喘气,小斌还不罢休,直到她的脚抬过了耳朵,两条腿几乎都成了一条直线,才停下来将绳子栓死。

    唔汤加丽痛得迭声惨呼,她咬着牙吃力的摆着这个让她感觉到屈辱的姿势。

    汤加丽的全身都被铁链和绳子绷紧了,她两腿中间大敞着的洞都被扯开到极限,以致她体内还残余的、大量白色的、粘糊糊的、温热黏稠的浆再一次从她道里不断的淌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流,在地上积了一滩。

    在一旁的小斌早已按捺不住,他猴急地上前一步,搂紧汤加丽的纤腰,连汤家丽下身流出的都顾不上擦,便挺着硬的想要硬捅进汤加丽鼓绷绷的下身。

    也许是汤加丽太紧张,或是户肿大了,还是这个姿式本不适合交合,小斌戳了几下就是进不去,胡乱戳中,小斌觉得下体发热变痒,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

    小斌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情绪,然后他搬过一个矮木凳,站在上面。这样他的刚好顶住汤家丽大敞着的洞口。他用手指将汤家丽那已肿的发紫发亮的唇向两边分开、压扁,将硕大的头戳了进去,两只手则不停的抚着汤家丽的肚子和肿涨的房。

    此时汤家丽全身的肌都在抽搐,她紧紧的咬着牙关,以这种耻辱的姿势被奸污,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难以忍受的毒刑,可对心理暗的男人来说,肯定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快感。

    小斌突然发动了,只见他腰一挺,已有半截挺入了汤家丽的下体。可能是先前被文主任玩弄的太狠,弄伤了她的道,也可能是这种奇特的姿势使她的身体扭曲,汤家丽对的入反应异常的强烈,她的手脚激烈地挣扎着,以致铁链都被拽的咣咣乱响,这种情况是她以前在被奸时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

    小斌见汤家丽的反应强烈,立刻来了劲,壮的几下就捅到了底,用尽全力抽起来。

    啊啊啊汤家丽痛苦地摆着头,头发凌乱地贴在她汗湿的脸上。

    这时,小斌将手放到汤家丽背后,伸出壮的手指无耻地进了汤家丽的肛门。

    呀嗯啊嗯汤加丽疼的娇躯直颤,还没等她缓过劲来,狂风暴雨般的抽就开始了。她实在受不了了,她的身体在空中拼命的扭动,经过这麽长时间被儿子的抚弄,她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变热变湿,分泌出大量体神经末端的反覆刺激和充实,带给身体的快感让她暂时忘却了羞耻,儿子面前大声的痛苦呻吟起来。

    说,妳最喜欢什麽在前、手指在后,小斌起劲地抽着,不时从汤家丽身体里抽出来的和手指都沾着白色的黏。

    我最喜欢男人的大巴,最喜欢男人干我的骚屄,最喜欢吃男人的

    汤加丽在失神的状态下脱口而出。

    大约折磨了汤家丽半个小时左右,小斌才低吼一声,解气地把进了汤家丽的身体。

    小斌的刚一拔出,浓白的浆马上顺着汤家丽被绑在地上的那条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臭婊子爽不爽我现在把妳放下来,我还要在爽一次小斌解开了绳子,把汤家丽按倒在地上,然后他用手抓住汤家丽的两只脚腕,把汤家丽的腿向上拉起来。

    不汤家丽死命地抵抗、拼尽全身的力气扭动全身。

    妈的妳给我老实点小斌扑到汤加丽身上,一手按住汤加丽的肩膀、一手攥住汤加丽的房狠命地按压、揉搓起来。

    汤加丽哪里小斌的对手,小斌轻易地就把她的两条腿直直地拉了起来。然后又将她的腿向两边劈开向下压去,汤加丽的脚被按在了地板上,她的身体被小斌摆弄成了一个山字。

    不求你饶过我吧求求你汤加丽完全失去了抵抗力,她知道她的下身在雪亮的灯光下已经完全袒露在了儿子的面前,儿子这是要她演出活春啊汤加丽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大声地哭叫了出来。

    小斌俯下身,仔细地用手指把汤加丽的唇分开,然后扑通一声跪下来,把他那条又一次硬起来的搭在了汤加丽被分开的唇中间。

    汤加丽知道恶梦又要开始了,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紧紧咬住嘴唇,眼泪止不住地滚了下来。

    小斌的下半身先动了起来,那的吓人的贴着汤加丽的下身来回磨擦起来。那先是向后拉,差不多是汤加丽顶住的肛门了,才猛地停住,向前冲去,顺着汤加丽被掰开的唇冲下去。

    汤加丽默默地吸了一口气,等着承受进入道时那痛苦的一刻。不料小斌的在冲到她的道口时突然一抬头,穿过她的下身,顶在了她的小腹上。

    意想不到的冲击让汤加丽浑身发抖,小肚子上的僵直的几乎痉挛。

    小斌显然一直都紧盯着汤加丽的反应,这时他得意地大笑起来。

    小斌将又拉了回去,汤加丽的心又提了起来。这次他的还是没有进入汤加丽的身体,只是在汤加丽的胯下横冲直撞。

    汤加丽虽然紧紧闭着眼睛,但她能感觉到儿子那火辣辣的目光象锥子一样钉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她知道自己被奸的每一个不堪入目的细节都会毫无遗漏地落入儿子这双已被欲火烧的通红的眼睛。屈辱的感觉竟比文主任在她的床上夺去她贞时还要强烈的多,她无比伤心地哭出了声来。

    汤加丽的哭声似乎鼓励了小斌,他上下的动作都越来越有力。在他的上下夹攻下,汤加丽身上的肌似乎再也不听使唤了,浑身软软的象被抽去了骨头。

    就在这时,小斌的又冲了过来。这次冲到汤加丽的道口没有抬头,反而头一低向里面冲了进去。可能是在汤加丽下身来回磨擦的结果,那竟的象小槌。

    汤加丽感觉有一把火在烧灼着她的下身,她的牙却在咯咯打战。儿子的顶在她的道里,向前的力量始终未泄,而且越来越大,把她顶的象是下身要被生生劈开了似的。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呼吸越来越急促,好像喘不上气来,马上要窒息了。

    呀终于,汤加丽疼的忍不住叫了起来。

    小斌似乎没有知觉,一股劲仍然把向汤加丽身体的深处顶,他嗓子里发出的呼哧呼哧的重的喘息声。同时也加重了手上的力量,死死的按住汤加丽的肩膀,汤加丽一动也动弹不得,只能绝望地听凭儿子将他那丑恶的暴地入她的身体。

    小斌越兴致越高,一边抽嘴里还一边含混不清地叫着什么。

    也不知道抽了多长时间,汤加丽觉得下身的疼痛感消失了,下身的水象开了闸一样一阵阵涌出来,弄得她浑身都水唧唧的。小斌的体撞到她的体上的声音也变成了呱叽呱叽的水声。

    汤加丽感觉自己整个的身体都要熔化了,变成了一滩泥,马上就不存在了。可一种被什么东西攫住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她听出自己发出的声音变了调,已不只是悲凄的哭泣,而是一种让人听了脸红的呻吟。

    汤加丽为自己的反应脸红,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的心跳在加快,她觉得全身的水都要从下身涌出来了,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泻过多少次了。

    小斌突然加快了节奏,在汤加丽的道里嘣嘣地跳动着,冲到尽头顶住不动了,紧接着一股滚烫的洪流冲了出来,汤加丽被烫的浑身颤抖,悲号一声瘫在了那里。

    当小斌把汤加丽从床铺上拎起来的时候,她的下身就象被水洗过一样。她的两腿不由自主地岔开,大量的体几乎是喷涌而出,清的、白的,还夹杂着粉红色的血丝。

    汤加丽垂着头,在灯光的映照下看着自己下身象小便一样涌出的黏羞辱的哭了起来。她好像已经失去了意识,记不起自己身在何处,只知道嘴里干的象要冒火,下身撕裂般的疼痛,而房胀的象要爆裂开来。她痛苦地呻吟着,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坐在火炉上,屁股和后背都滚烫滚烫的。

    不许哭看妳刚才骚的给我起来 小斌站起身来,用一只脚踩住汤加丽的脯踹了两下喝道。

    汤加丽动了动身子,全身轻飘飘的一点劲都没有。

    小斌看汤加丽没动,又连踹了她两脚。

    汤加丽拼尽全身的力气侧过了身子,才勉强坐了起来。

    給老子滚过去小斌踢着汤加丽的屁股指着沙发喝道。

    汤加丽浑身象散了架一样,特别是下身,每迈一步都象被撕裂似的。她的大腿内侧粘满了黏乎乎的体。虽然只有几步的距离,但汤加丽每挪一步都异常的痛苦,大量白色的黏稠浆不断从她道里流出来,随着她移动的脚步流了一腿。

    汤加丽一步一挨艰难地移到沙发,她侧着身子蜷缩在沙发上。

    给老子起来跪好小斌走过来用他那又脏又臭的大脚挑起汤加丽的下巴命令道。

    汤加丽不知道小斌要干什么,但她知道她没有选择,她也无力反抗。她拼命直起身来,身子软的象面条,试了几次才歪歪扭扭的在沙发上跪住。

    小斌嘿嘿笑着,蹲下身捏捏汤加丽肿胀的房,突然他抓住汤加丽的头发往下按去。

    汤加丽一下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跌到在沙发上。

    谁让妳趴下了起来給我跪好小斌抓住汤加丽的头发。提起来喝道。

    汤加丽泪流满面,挣扎着抬起身子,战战兢兢的重新跪好。小斌又抓住她的头发,这次是慢慢地向下按去。

    汤加丽不知道小斌要干什麽,只有拼命稳住身子,不让自己再倒下去。她的脸被按在了地上,脯贴着地,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屈辱的姿势让她喘不过气来,可她不敢动,拼命保持住身体的平衡。

    小斌撒开了手,汤加丽的身体开始向前滑动,汤加丽想挺住,可全身软的象滩泥,一下就趴在沙发上。

    娘的,臭娘们,給老子耍滑头跪起来小斌抓住汤加丽的头发,掀起她的脸,挥手就是两个重重的耳光。一边打一边骂。

    不听话是不是 小斌猛地把手伸到汤加丽的前,一把攥住她的房,一边抓住她的房向上用力拽一边喝道。

    汤加丽疼的浑身发抖,不由自主地直起了身子。

    小斌再次强迫汤加丽跪好,又按住她的头趴下,撅起屁股。

    小斌得意地看了看汤加丽这屈辱的姿势,忽然又上前一步,把手伸进汤加丽的前,把汤加丽压在下面的两个房向外拽了拽。

    叉开,叉开小斌转到汤加丽身后,把一只手进她的的两腿之间,另一只手用力拍着她的屁股喝道。

    汤加丽没有选择,只有服从。她痛不欲生地、小心翼翼地把腿叉开。但她叉开了小斌还不满意,还要她叉开,直到她的腿劈到不能再劈了,小斌才罢休。

    小斌用手按住了汤加丽高高撅起的屁股,两大的手指顺着她的股沟了下来。

    我倒要看看妳有多骚小斌点起一香烟抽着,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扒开汤家丽的唇看着徐徐流出的浓浆说道。

    啊啊汤家丽下意识地呜咽起来了起来,她痛苦地咬住下唇,闭上了一双美丽的眼睛,珠泪不断沿着她雪白的脸颊滚下。

    妈的妳再哭 小斌可不管那麽多,他的两手指象毒蛇一样缓缓地钻进了汤家丽的胯下。

    小斌重重地捏住了汤家丽的唇。一阵刺痛传来,汤家丽禁不住一哆嗦。

    经过一夜昏天黑地的奸汤家丽的那里已经是又红又肿,轻轻一碰都疼的钻心,哪里经的住小斌这样揉搓。

    小斌看到汤家丽的反应,又捻了两下,才用手指分开汤家丽的唇,将中指入汤家丽灌满的道抽起来。

    汤家丽的道在小斌手指的抽下,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汤家丽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她的身体晃了两晃,但她不敢乱动,只有老老实实的任儿子揉搓。

    小斌的手指在汤家丽的身体里连抠带搓,动作越来越快,他的另一只手还一边揉搓汤家丽的房、一边捻着汤家丽的头,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急,越来越重。

    汤家丽浑身的神经一下变的异常敏感,疼痛、酸麻、酥软各种感觉都一起向她袭来,她掉进了黑色的惊涛骇浪之中。

    突然,小斌在汤家丽道里的那手指碰到一个什麽地方,汤家丽全身立刻麻酥酥的,不由自主地躲避着,同时叫出了声。可她的身体被小斌紧紧的抓住,本动弹不了。

    最后突然停了下来。他用两只手指暴地拨开汤家丽的唇,进道狠狠地搅动着,然后又猛地抽出来。他在雪亮的灯下举着手指看了半天,然后恨恨的对汤加丽说到。

    小斌好像察觉到了什麽,手指按住汤家丽那里重重地揉,汤家丽顿时浑身就软了,涌出一股强烈的便意。

    不行啊我我不能当着儿子的面。汤加丽这样想着。可这时哪里还由的了她儿子的手上下夹攻,没几下就拉开了她拼命想关住的闸门。她只觉得下身一热,一股热流呼地就涌了出来。

    妈的终于出来了小斌用纸擦着又腥又粘的手。

    接下来小斌又强迫着汤加丽继续作出各种各样的动作。汤加丽在儿子的命令下,一会单腿点地两手和另一腿高举的姿势;一会肩头着地,屁股朝天,两腿打开任儿子仔细的观察她的道、肛门以及会部位的肌皱褶和细毛。汤加丽柔软的身体又被倒翻反折过来,两条光腿从后面越过肩头落在地上,下巴抵在地毯上,还要被迫在这种古怪的姿势下舔自己的光脚,儿子肆无忌惮的揪着汤加丽观察和玩弄着她的毛,玩弄着她不知羞耻地冲天大开着的两腿之间的道。

    知道吗这叫老鼠偷油小斌得意洋洋的对汤加丽说到。

    汤加丽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屈辱,放声哭泣起来。

    儿子本不管汤加丽的感受,象耍马戏一样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她赤裸的身体先后摆出各种下流的体位,比如白狗撒尿,懒驴打滚,母猪拱槽,狗熊倒立,青蛙过河,猴子观海,孔雀开屏

    人世就是这样丑恶。美艳的少妇被扒光衣服,在自己的家里被如此虐待,付出巨大的努力忍受着非人的羞辱,而得到无上乐趣的却是活得潇洒开心的男人。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