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正文 第264章 神秘的杀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苏文谦他们天天盼着有行动,九哥齐锐说有任务那肯定小不了。

    “文谦,你先去蛋糕店,我等会开车过去,我跟你们三个一起说。”

    “好,我这就去!呵呵……”有新任务的苏文谦一个劲的傻笑,

    “老板,我什么任务?”唐凌问,

    “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黎叔那边现在如何了?”

    “黎叔去杭州了,组织决定让他把总公司设在那边。”

    “你暂时就盯着这件事情,记住,你只跟黎叔一个人联系,其他任何同志都不要见。”

    “明白!”

    齐锐开车来到蛋糕店,进门看到还真有顾客,不过大多数都是外国人,齐锐看池铁城做的蛋糕不错,于是也订了两个。

    “九哥,什么任务?”池铁城太忙,宋勉和苏文谦把他拉到后面没人地方问,

    “八哥被特工总部抓了,现在就在陆军医院。”

    “我们要救人吗?”

    “不,八哥身中两枪,根本就走不了路。”

    “那是要做什么?”

    “特工总部的头丁默邨明天会亲自从日陆军医院送八哥去特高课,你们的任务就是杀了他和他身边的人。”

    “那八哥怎么办?”

    “你们没有可能救八哥。”

    “可是八哥到了特高课那不就等于是进了地狱!”宋勉说道,

    “八哥一心求死,自从被捕他是一滴水都不喝,鬼子全靠输液维持他的生命,所以鬼子才这么着急的审讯他,就是想在他死之前得到些什么,酷刑肯定是避免不了的。”齐锐说道,

    “九哥,你的意思是送八哥一程?”

    “这是老板的意思。”

    如果是六哥郑耀先走之前的齐锐,他肯定想办法救人,但现在他知道思考失败的后果,如果救八哥,那自己可能暴露不说,还可能会把苏文谦,池铁城,宋勉,傅莹雪,陈佳影,庄晓曼他们全都搭进去,这个代价他实在承受不起。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送八哥一程,这样也是遂了他的心愿。

    “真的没有办法吗?”

    “文谦,宋勉,我想了各种各样的营救办法,经过推演没有一个计划能成功,再有八哥根本经不起折腾,为了让他有尊严的走,我决定还是服从老板的命令,我想四哥和六哥也会这么做的。”

    “九哥,我们听你的!”宋勉和苏文谦说道,

    “牢记行动计划?撤退路线我也都给你们选好,宋勉通知飓风行动队的兄弟接应掩护你们撤离!文谦,切记!你跟铁城只有三分钟的开枪时间,在这三分钟之内就算杀不死目标也必须立即撤离!”

    “明确!”

    布置完了任务,齐锐交钱买了两个蛋糕,开车先给庄晓曼送一个过去。

    “九哥,蛋糕真的很好吃,你能不能今天留下陪我?”庄晓曼可怜兮兮的问,

    怎么还真有在外面保养了一个小三的感觉呢,齐锐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明天我再来看你吧。”

    “今天不行吗?”

    “明天一早有行动。”

    “什么行动?不会是救八哥吧!”庄晓曼听了惊问道,

    “不是,是杀丁默邨和八哥海正初!这不是老板的意思吗,我已经安排好了!”

    “丁默邨!?这可是老板下死命令要杀的人。”

    “嗯,明天主要就是杀他!”

    “需要我做什么吗?”

    “你就负责把这个蛋糕吃了!如果计划成功明天我们再庆祝。”

    “九哥,你也要参加这次行动吗?”

    “不会,我已经安排好人了。”

    “那我明天哪也不去,就在家等消息了!”

    “不用这么紧张,计划我推演过几次,成功的几率很大。”

    齐锐回到家竹内云子还没有来,齐锐把蛋糕给了傅莹雪。

    “什么日子,为什么要买蛋糕啊?”

    “庆祝雅美跟我同床三天!”

    “讨厌!”傅莹雪从第二天可是就不裹被窝了,还任由齐锐钻进自己被窝,但只许他亲亲抱抱,其它就不许了。

    特高课酒井美惠子办公室

    “刘海东醒了?”

    “酒井课长,他醒来就说了一个重要情况。”丁默邨继续报告,

    “哦!?什么情况!”

    “他说在上海力行社还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就连徐百川,郑耀先见了都客客气气的,此人名字不知道,代号是杀神!”

    “杀神!?我听说过这个代号,上次袭击印刷厂这个杀神就出现过,当时跟着行动的还有个非常厉害的女人,就是她喊出来的这个代号!”酒井美惠子之前听渡边一郎说过,

    “酒井课长,这个杀神非常神秘。”

    “刘海东见过这个人吗?”

    “没有,他是听徐百川的手下说的。”

    “杀神!只在印刷厂的行动听说过他,他真的这么厉害吗?”

    “酒井课长,之前上海的大案我感觉这个杀神都参与了,只不过是郑耀先和判官组合的名气把他掩护了起来。”丁默邨说道,

    “丁处长!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吗?”酒井美惠子问,

    “酒井课长,之前的大案要是没有确切的情报,郑耀先他们怎么可能把行动计划计算的这么精准!”丁默邨就是个行动高手,所以看过这些档案之后就有了个大胆的怀疑,但这个怀疑他不能直接说,因为他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

    “你的意思杀神在我们内部!?”酒井怎么能听不出他话的意思问道,

    “当我看过这些档案就非常奇怪,郑耀先他们是如何获得如此准确情报的,尤其是亲王被炸的那一次,如果不是提前得到消息亲王在哪里用餐,郑耀先他们怎么可能提前准备十门迫击炮!要是亲王在别的酒店用餐呢,这些迫击炮又能起到多大作用。”

    “丁处长,这个我们已经推演过了,亲王是抵达饭庄半个小时之后才遭到袭击的,而这一路上都有军队开路,他们又是车队,很容易就暴露了行踪。”酒井美惠子说道,

    “如果郑耀先他们早就准备好,故意拖延了攻击时间呢,十门迫击炮排放非常整齐,而且射距调整的非常精确,半个小时真的能做到吗?酒井课长,那可是千米之外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