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石头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禁忌情人 庭妍

正文 第五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夏依辰的心里对夏韦纶愈来愈依赖,而且对於他时而有之的亲密行为也毫不排斥,反而产生了期待与甜蜜。

    她觉得自己对他好像愈来愈喜爱了&;&;

    这样可以吗

    她不知道

    可是,没有人说不可以,不是吗

    他是她的哥哥,而她,对他产生了恋兄情结。

    她放任自己的心房不断的将他的身影、容貌填满。 依辰,你又来这里发呆了&r;

    夏依辰穿著白衣黑裙的制服,习惯" >的来到她找到的校园一隅,坐在草坪上,靠著一棵大榕树傻傻的发愣。

    她的死党周香竹走了过来,也坐在草坪上。

    依辰,你哥对你还那麽严格吗你这次的成绩是全校第二名,他应该满意了吧因为你一次比一次进步了。&r;

    我不知道,他没有说什麽。&r;

    你要保送北一女一定没有问题的。&r;

    我知道。&r;夏依辰点点头。

    不过,我想读男女合校,所以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r;周香竹惋惜的吁了一口气。

    为什麽会想读男女合校&r;

    我想要趁著高中好好的交个男朋友。&r;十六岁的年纪,是织梦少女的青舂憧憬。你呢想不想交个男朋友&r;

    我&;&;我没有想过。&r;她摇头。

    你哥把你过度保护了。哪有当哥哥的不让你放学後有自己的时间你都不能跟我及同年龄的女生下课後去拍个大头贴、逛街、看电影&;&;你哥太过霸道了换做是我,我一定抗议到底&r;

    他其实还不错的。&r;她呐呐的说。

    你呀只会替你哥说话,也要为自己著想。你看我们的同学,很多都在交男朋友了,你其实也可以交看看。&r;

    我&;&;我不敢交。&r;

    你哥又不能管你一辈子&r;

    可是,他真的说要管我一辈子&;&;&r;她喃喃轻语。

    你以後会嫁人的好不好而且你哥也会娶老婆。别傻了,没有当哥哥的会管妹妹一辈子,等你哥遇到了喜欢的人,就会忘了你这个妹妹了。&r; 真的吗&r;夏依辰的心咚地一沉。

    一听到哥哥会有爱人,会忘掉她,她的心里就不好受。

    我哥就是啊我哥大我八岁,现在已经准备要结婚了,以前还会管我,现在天天跟未婚妻腻在一起,我回家的时候都还看不到他的人呢&r;

    真的会这样吗&r;她声音微弱的自问。

    夏韦纶真的会交女朋友,忘了她吗

    她的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子,突然间觉得不能呼吸&;&;

    哥&;&;&r;

    夏依辰甜甜柔柔的娇音响起,欲言又止。

    想说什麽&r;他眸眼犀利的望著她。

    她的勇气顿时像老鼠一样夹著尾巴逃走了,摇著头,没有&;&;&r;

    赶快把这些试题做完,你要考进北一女,不要让我们夏家人丢脸。&r;

    嗯。&r;她被动的点点头,埋头苦干,一大堆的题目在她面前挥舞,让她眼花撩乱。

    其实,要读什麽学校,她从来就没有自己的思想,她总希望能按著夏韦纶的期望达到他的期许,用她的努力换他一些笑意。

    我还有事要办,你自己写,有问题的题目做记号,明天我再来帮你讲解。&r;

    好。&r;

    夏韦纶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外,她看著他的背影,觉得他的肩膀好宽阔,好像可以承担重责大任。

    她的哥哥好帅,是全天下最帅的男生

    夏依辰对夏韦纶产生了崇拜的心理,也以有这样的哥哥为傲。

    她看著面前半天高的试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我喃喃道:加油,夏依辰,你一定可以的有哥哥的教导,你一直在进步,你一定不会辜负哥哥的期望的&r;

    她为自己鼓舞,闭了闭眼,再深吸一口气,把全副心力都放在跟试题奋斗。

    时间过了两个多小时,她忍不住呵欠连连。

    揉揉了酸涩的眼皮,伸一伸僵直的腰,夏依辰索" >站起来动一动。

    她的小屁屁又坐疼了

    抿了抿唇瓣,她觉得口渴,决定下楼去拿果汁喝。

    经过夏韦纶的房门口时,房门虚掩,里头有断断续续的说话声音,她忍不住驻足,好奇这麽晚了他还在跟谁讲手机。

    夏韦纶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点" >感的磁音,她的同学都说他的声音非常好听,让人有" >幻想。

    什麽是" >幻想如何" >幻想对於" >事,她还懵懵懂懂、一知半解。

    女同学们有时会嘲笑她,有时会同情她,总说她被她哥保护得太好了,才会人事全然不知。

    甚至有同学建议她有空去偷听她哥讲手机,男人对这档事非常了解,她从中也许能得到一些收获。

    夏依辰屏住呼吸,静静的聆听里头的声音。

    宝贝&;&;昨天觉得如何&r;夏韦纶勾勾唇角,磁" >的嗓音带点慵懒。

    讨厌我&r;他轻笑一声,充满嘲佞,毫不容情的戳破。是爱上我的技巧吧你的" >尖都硬了,还一直要我吸,你都忘了&r;

    夏依辰顿时双颊一阵火热,她没想到会听到限制级的对话。

    要不要重温旧梦一下想像一下&;&;你缓缓的脱下上衣,你的" >部弧型好美&;&;我的大掌在你的" >前抚揉&;&;你轻吟了一声,我更大力的抚弄你的" >部,你一点也不觉得痛," >尖又硬又挺,你的表情好享受、好" >感&;&;我偷偷地把手指伸进你的裙缝,窜进你的小裤,狠狠地直接捣弄你还微微乾涩的小洞&;&;你被我弄得好舒服,不断的分泌出又湿又滑的" >体&;&;记得吗你舒服得一直浪叫,不断的吸著我、吸得好紧&;&;我也翘起来了,直接扯开你的小裤,拉开我的裤链,掏出又硬又" >、你最爱的东西,有力的冲进你的体内&;&;嗯&;&;&r;他" >喘了一下。

    夏依辰咬住下唇,听得脸红心跳,觉得自己的" >部好像也跟著硬挺起来,而下半身似乎带点潮湿,她的体温突然飙高,全身微微颤动。

    她的眼里带著惊惶,带著讶异。

    原来,她哥是调情高手&;&;

    也是一个" >爱能手&;&;

    夏韦纶常常跟女孩子一起做爱做的事,一定的&;&;

    从他的话语里,她听出他的熟练。

    她的心好酸,好苦。

    好奇怪的感觉,但她就是这麽觉得,而且,她的眼泪失控了,自己突然无声无息的掉下来。

    她不要留在这里继续听他的模拟做爱方式,她的心好难过、好痛苦。

    她捂住自己哭泣的眼,难堪的走回自己的房间,一股强烈到极点的情绪直冲至她的全身每个细胞,她觉得自己好像要爆炸了,她的心&;&;好像下一刻就会炸碎&;&;

    她的反应好大,她不应该这样子的,可是,她就是觉得哥哥好像已经变成别人的了,他也对她做过亲密的事,但他对其他女孩子似乎做得更多,让她觉得好生气、好心伤。

    他如果要对其他女孩子做亲密的事,就不要那样子对她

    他已经一段期间没有对她做亲密的事了,他已经有其他对象了,就像死党周香竹说的,他会交女朋友,他以後也会有老婆&;&;

    她觉得自己好孤单、好旁徨。

    哥哥对她的举动是不是超出了对一个妹妹应有的亲昵范围

    她的直觉说是,但她每次都沉沦其中&;&; 她好坏,她变得好坏 她把脸埋进双手里,压抑地哭泣著。

    夏依辰发现自己对夏韦纶产生了悖礼的情愫,她直觉的认定自己是错的。

    他是哥哥&;&; 他只是她的哥哥而已&;&; 夏依辰好生气,好懊恼,她气的是自己,恼的也是自己。

    夏韦纶再怎麽说,都只是她的哥哥。

    仅止於此&;&; 她的心好酸,她的心好苦,她的心好涩。 她的情生" >,她的情萌芽,她的情发酵。

    她的身躯隐隐颤抖,对她冷,她从身体里开始发寒。

    她对哥哥竟然产生了嫉妒与占有的欲念,她变得好可怕

    夏依辰怕自己这种恋兄的怪癖会被夏韦纶发现,会让他鄙视自己,她极尽所能的躲开他。

    她装睡,她装忙,她装肚子痛、眼睛痛、生理痛&;&;所有能痛的地方她都痛了,就只有心痛她没有说出口。

    夏韦纶感觉得出来她的逃避心态,他闷不吭声,但是,他的戾气在脸上毕露,脾气也愈来愈暴躁,她在成绩上稍有差池,他一定怒声咆哮。

    她颤颤惊惊,她花容失色。

    她怎麽做,他都不满意,就算她做得十全十美,他也能够挑剔出一丝丝的缺失,将缺失扩大上亿倍,将她臭骂一顿。

    夏依辰觉得他是愈来愈不喜欢她了&;&;没办法,他喜欢的是他的女朋友,怎麽也不可能是她这个跟他毫无血缘关系,却抢走他多年家庭温馨的名义上妹妹啊 夏依辰更加努力的在课业上冲刺,对於他的冷言冷语,或是怒气谩骂,她都隐忍下来,在夜深人静时,偷偷的哭泣。

    她的亲生父母在生下她後就将她抛弃了,她不懂,为何要生下她,却不要她

    不过,她从来不怨,只是,遗憾。遗憾她不知道她的生身父母是谁。

    她在这个家里好孤单,好寂寞,好压抑。

    她对读教科书的兴趣不高,绘画、唱歌的才艺天分较高,但是,美术与音乐在夏韦纶的眼里他都是嗤之以鼻的,他觉得她连学主科的时间都不够用了,却想学偏科来浪费时间,他是不会答应她的。

    她很努力的想当夏家的一分子,很努力的想光耀夏家的门楣,考出好成绩换得夏韦纶一个赞赏的眸光,一个鼓励的微笑,一个开心的表情,但是,她想得太简单,他从来不曾在她面前放松的笑过。

    他总是很讨厌很讨厌她。

    如果她有一天离开了,他真正清静了,他才会露出笑脸吧

    她猜测著。

    骊歌响起,国中三年的日子已经到了尾声,夏依辰搂著周香竹的颈子,她是夏依辰最好的死党。

    夏依辰进了松山高中&;&;她在最後决定不读北一 女,因为她也想结识一些异" >同学,也许,她可以藉由跟异" >的交往而脱离跟夏韦纶之间不正常的关系。

    周香竹就读住家附近的普通高中,她们以後相见的日子将会变少,离情依依,夏依辰的眼眶泛红了。

    香竹&;&;恭喜你,毕业了。&r;

    依辰,我们毕业了,以後要保持联络哦&r;

    可能吗夏依辰的心里只有无数的问号。 夏韦纶希望她的世界里只有他,对於周香竹在她心中有一定的地位,他还会吃醋呢

    咦,那个人是不是你哥他今天不是也要参加高中的毕业典礼吗&r;

    嗯。哥&;&;&r;她轻轻唤道。

    夏韦纶穿著高中制服,高大的身躯、俊挺的五官,引来不少侧目。

    恭喜你毕业了,我带你出去玩。&r;

    出去玩&r;她一愣。

    夏韦纶从来不曾带她出去玩,今天他怎麽如此反常

    对,司机在那边等我们,我们去庆祝我们的毕业。&r;

    好好哦&;&;&r;一票女同学羡慕的声音不断。

    我哥都没有对我这麽好。&r;

    我也好想参加,依辰,我们可不可以去&r;

    啊&r;夏依辰一脸迷茫。

    夏韦纶漾开帅气迷人的笑靥,各位,抱歉,这是我们夏家的庆祝方式,只有我们夏家人可以参加。祝你们毕业快乐&r;夏韦纶奉送一个飞吻。

    我要&;&;&r;

    一群女同学尖叫不已,个个争先恐後的伸手要抓取空气中的飞吻。

    夏韦纶趁乱把夏依辰带开,而夏依辰的手还牵著周香竹,一并也带著她离开。

    你怎麽也来了&r;夏韦纶挑眉。

    依辰紧抓我的手不放。&r;周香竹无辜的说。

    对不起&;&;&r;夏依辰窘迫的放开手。你也跟我去好不好&r;

    你哥说只有夏家人可以参加,我不是夏家人。&r;

    如果你当我女朋友就有可能&r;夏韦纶半真半假的说,一双眼眸朝著周香竹放电。

    周香竹心跳加快,一脸情窦初开。我没有意见。&r; 夏依辰的脸蛋转白,她咬著下唇,不敢置信夏韦纶会对周香竹有意思。

    她的心&;&;竟觉得隐隐作疼,还泛起一丝丝的酸味&;&;

    不过,今天只有我跟依辰两个人,以後有机会,我再单独找你。&r;他露出一抹坏坏的笑意。

    周香竹全身飘飘然。

    夏韦纶把夏依辰塞进车里,自己也快速上车。

    可以开车了。&r;他吩咐司机。

    是,少爷。&r;

    周香竹看著飞逝的车影,期待著夏韦纶永不可能的约定。

    哥,我们要去哪里&r;

    车子一直往山上的方向开,夏依辰胆怯的问。

    山上。&r;

    我想回家。&r;

    不行我已经安排好了。你看,我还准备了餐篮,里面都是你喜欢吃的食物。&r;

    我们要去山上野餐&r;

    嗯。我发现一处满不错的地点,你会喜欢的。&r;

    车子停在一千公尺以外,夏韦纶一手牵著夏依辰的手,一手提著餐篮,往山林深处走去,直到穿过一个小森林,眼前豁然开朗。

    水声潺潺,让人听了通体舒畅。

    绿意片片,让人看了满眼舒服。

    这里好美&;&;&r;

    绿得亮眼,绿得迷离,绿得让夏依辰放开了夏韦纶的手,一个人东跑跑、西跑跑,非常的喜爱。

    她洋溢著清脆如铃的笑声,好久没有如此开怀了,她笑得像不知尘忧的天使,笑得像个稚气的幼童。 喜欢这里吗&r;

    喜欢,我好喜欢。&r;她跑过来环住他的腰间,由衷的说:哥哥,谢谢你。&r;

    夏韦纶的心被敲了一记,莫名的悸动,被她软软的小手抱过的地方产生热力,电流直窜四肢百骸,没有一处不被电到。

    他酷著脸,你这样子,我没办法放餐盒。&r;

    对不起&;&;&r;她脸若红霞,娇羞可人。可是抱著你很有安全感耶&r;她单纯的、由衷的说出真心话。

    他的心再度被重击,暖流盈满全身。

    你真的这麽觉得&r;

    当然。&r;她皱皱鼻,不过,不要再对我做好亲密好羞人的举止,好不好&r;

    为什麽不能&r;他皱眉。

    我觉得好奇怪。&r;

    你会讨厌吗说真的。&r;他严肃的问。

    我&;&;&r;她屏气凝神,静思数分钟。

    你不喜欢吗&r;他等得够久了,再问一次。要说真话,我不听谎言。&r;

    我不知道&;&;&r;

    你并没有真正的排斥&r;

    这样是不对的行为,不是吗我们不可以的&;&;&r;

    没有什麽不可以。我是你的天,我是你的一切,你只要听我的就好了。&r;

    不对&;&;老师教的书里没有这样的&;&;我的朋友也不会跟哥哥这样&;&;&r;

    你把我们的事对别人说了&r;他沉下脸来。

    她慌忙摇头,没有,我才不敢说。&r;

    不准说,这是属於我们的秘密。&r;

    我不会说的&;&;&r; 嗯,这样的你才乖。&r;他轻抚她乌亮的黑发。

    她怯怯的抬头,那哥哥&;&;你以後不会说恨我、讨厌我了对不对&r;

    他微愣,你怕我恨你&r;

    嗯。&r;她坦白,我的亲人只剩下你,爸爸工作好忙,只有你会关心我&;&;虽然你有时候变得很恐怖,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哥哥,我只剩下你了,没有你,我的世界就好孤单好寂寞了。&r;她的言语幽幽然。

    你只要跟我好好配合,我就不会恨你。&r;

    真的吗&r;她眼眸一亮,笑得好阳光。

    夏韦纶著迷不已,低头就吻住她娇红的檀日。

    她红了脸,轻应一声,嗯&;&;&r;

    他的吻加深,潜进她的嘴里攻击她的丁香舌瓣,相濡以沫,纠缠不清。

    她的心跳又急又快,像鼓声咚咚。

    像是在呼应她,他的心跳频率也加快,身体变烫热,抚贴著她微冷的娇躯。

    她的脑子全糊成一片,她的理智早烟消云散。

    嗯&;&;&r;她呢喃著愉快的单音。

    他无法隐藏、无法抗拒,她对他确实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少爷、小姐,你们忘了把饮料拿下车&;&;&r;慢慢跟来的司机看到他们亲吻的画面,吓了好大一跳,赶紧冲上前把两个人分开。

    老王,你&;&;&r;夏韦纶怒目相向。

    夏依辰像被浇了一桶冰水,惭愧、羞赧,掩面无颜以对。

    老王在夏家待了近二十年,是个忠心护主的好司机。

    少爷,你不能这样吻小姐。你们是兄妹,这种事情是丑闻&r;老王义正词严。

    我知道我在做什麽。&r;

    小姐年纪还小,你不能这样对她。她什麽都不懂,你会害了她一辈子&r;老王把夏依辰护在身後,小姐,我带你回家。&r; 老王,我是你的主子。&r;夏韦纶把夏依辰拉过来。

    少爷,你再一意孤行,我就把这件事告诉老爷,让他来处理。&r;

    不,不要说&;&;&r;夏依辰知错了,她脸色苍白,害怕的轻叫。

    少爷,老爷把你看得很重要,你不会希望他为你失望吧还有你在天之灵的妈妈也不希望你变成这样子吧&r;老王苦口婆心。

    夏韦纶放开了夏依辰的手,任她走向老王。

    你们先回去吧,我以後会控制好自己。&r;

    少爷,要不要一起回去&r;老王不忍的问道。

    夏韦纶没有长辈管教,认为只要我喜欢,有什麽不可以但是,至少他还懂得敬老尊贤的道理,听进了老王的话,这点让老王欣赏。

    不用了,这里很安全。我想先一个人静一静,你把依辰送回家後再来接我。&r;

    小姐,我先送你回家。&r;

    哥&;&;&r;她轻道。

    你先回家&r;夏韦纶斩钉截铁的下命令。

    小姐,我们走吧&r;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